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59 脱胎换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59 脱胎换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须奴在虹光湖魔阵之内熬过了三个月的煎熬,出来后正好到了他化形重生之期。

    他本是鲛人异类,在南明礁xiū liàn,糅合自己元丹精气练成一腔南明离火,又为了避劫,用五百年苦功练就第二元神和一双南明火眼,道力已经十分深厚,若真动起手来,紫云宫中除了傅则阳以外,其他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要脱体化形有两个办法,一是放弃那以妖类元丹炼成的第二元神,转世去投人胎,若有人接引,下辈子会很容易成道。不过他舍不得将几百年的努力付之流水,选择了第二条路,来紫云宫求取天一真水。初凤早已经答应把天一真水给他,他感念初凤的恩情,虽然这些年来帮了初凤许多,但一直以“恩主”称呼初凤,以“小奴”自称。

    利用天一真水化形解体,类似母胎重生,亦有一段时间的“隔阴之谜”,这时节六神无主,极容易为魔所乘,金须奴过去一直担心这个劫数。

    傅则阳在光明境教化万妖,对于妖类化形颇有经验:“用天一真水化形,虽然可一触而就,但你欠下一段因果,未来还有一宗迈不过去的魔劫,仍然要再转一世才能成道,到了来生,你这一世的所有苦功全都白费,南明离火、第二元神尽数消除,从头再来,实在可惜。我另有妙法,可以让你渐进熔化妖类躯壳,获得人身,而且这一生就能成道?!?br />
    金须奴闻言又惊又喜,双膝跪地:“我亦通晓些微末术数,推算未来气象,着实可惊可怖。实不相瞒,那冬秀和三宫主是我命里的魔星?!彼档秸饫?,他向初凤磕头,“冬秀当年入宫时被海水碾压得全身骨骼尽碎,我当时便知,碍于恩主面上,还是将她救活,唉……昨日出关时重新推算,将来竟然有了变数。若真人能够帮我化解此劫,无异于再生父母!”

    金须奴能够通过三个月的魔境考核,傅则阳对他刮目相看,这是个修魔的好苗子,不应该让他继续走修仙飞升的老路,更不能去走皈依佛门的邪路,唯有随自己修魔最好。

    “我看你可怜,数百年来处处碰壁,常遇天敌,还能保持一颗坚毅道心,实在难能可贵?!备翟蜓羲?,“这样吧,你也听我讲过道法,我现在要正式收你为徒,你愿意么?”

    金须奴不敢相信:“小畜……小畜何德何能……”

    “愿不愿意?”

    “愿意!小畜愿意!”金须奴磕头不止。

    慧珠从旁端茶过来,等他磕够九个,把茶碗递给他:“这几年我看他也是个好的,论道行,论根性比我们都强,却因是异类,时常低人一等。想我前生亦是这般,人身难得,仙法难闻,遇到真正的有道真仙战战兢兢,连话都说不利索。我早有引荐他的心思,今日能正式入哥哥门下,他有个归宿了,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愿了?!?br />
    金须奴双手捧着茶碗,举过头顶:“弟子请恩师用茶!”

    傅则阳接过茶碗喝了一口:“我数世积修,零零散散也收了不少人,你们呢,不论入门先后,各修各的,也没有排行,等将来有遭一日,我把你们都聚到一起,到那时候看个人功业,再定大小?!?br />
    金须奴接过递回来的茶碗,再次叩谢。

    傅则阳说:“起来听我说话,咱们这一门,最重要的是一股心气,永不服输,勇攀高峰,绝不肯低人一等,要的就是那么唯我独尊的一股心气。你做我的弟子,先把你那自甘xià jiàn的畏缩性子改了,你再那样,不只是丢你的脸,更是丢我的脸。你从一畜类进入人道,先要得人心,然后方能得人身,不然既是修chéng rén形,本质里也仍然是个畜生!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自称‘小畜’‘小奴’这等话,我就把你吊在这岸边的柳树上,抽你五百蛟鞭!”

    金须奴答应:“弟子谨记,日后绝不会让师门蒙羞!”

    傅则阳给他一瓶转生丹,传了一套gōng fǎ,带他在圆椒殿偏殿闭关xiū liàn。

    转生丹是傅则阳在小南极时候和诸多妖族大圣共同研制出来的灵药,那些妖圣妖王多得活了**千年,短的也有五六千年,对于化形方面总结出了许多经验,虽然都是不成功的案例,傅则阳也受到很多启发。

    他以天府玉莲的藕为主药,再配合小南极和陷空共三千两百种灵药,参杂五行精气和他自己的血液炼成,共有六种。

    金血奴在他的指导下,先服下木生丹,从初一朔旦之夜开始,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各服下一颗。同时内练,运用gōng fǎ将浓烈的木行精气混合药力散入四肢百骸,使得经脉跳动,肠鸣如雷,骨骼关节咯嘣嘣地爆响。

    木气主生,象雷象风,他此时有使不完的精力,恨不能跳起来把紫云宫顶盖给掀了。

    好在他的心性足够,强行压制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冲动,继续宁心静气,服药xiū liàn。

    第二个月服用火生丹,全身酷热难忍,从里到外如被烈火焚烧,到月底时候,筋肉骨骼都似乎在火焰中熔化,整个人瘫在床上,再不能动弹。但是心中的躁动之意却更加地浓厚,忍不住要遁出元神,出去大肆杀四方。

    这时他本身不能动,又是万魔来袭,幻境重生的时候。

    换做别的妖类,这一关绝难度过,必定元神出窍,形神分离,功败垂成。金须奴除了自卑自贱以外,心性极佳,又在虹光湖魔阵内磨练了三个月,虽然难过,仍能岿然不动。

    傅则阳亲自在偏殿为他hù fǎ,按时依次喂他吃下土生丹、金生丹、水生丹。

    每一种丹药都给金须奴带来不同的体验,这药之所以叫做转生丹,便也似重新投胎转世了一回,四大解体,五行崩散,舍去原本的妖身,再以五行精气和灵药精华贴服元神重铸身躯,获得人身,先成内脏,再凝经脉,次长筋骨,后成肌肤。

    最后一个月服用的是六颗血神丹,开始在原有的基础上生发人象。

    先是那一身金毛迅速脱落,再是黑皮褪掉,骨骼生长,身量拔高,突出的额头向内收回,鼓囊囊的眼睛向内凹陷,憋塌毁的鼻梁坚挺起来……

    这世上能够帮助异类脱胎换骨的丹药不多,最出名的是幻波池圣姑的毒龙丸。

    不过数量之所以少,不是各家得道高人都没有办法,而是无人愿意花费功夫心血去为异类想辙,旁门的人类修士都不被待见,异类就更低了几等,大多有道真仙们都选择让异类兵解转世改投人胎,不过二十来年功夫,比辛苦搜集仙药炼丹施法轻省得多。

    芬陀大师和极乐真人都施过让小人长大的法术,那个比让异类化形更难,直接扭转因果,通达好几世人生,直接改变根性。前辈仙人毛公也曾专门创出给异类xiū liàn成道的道书。跟这人比起来,傅则阳这转生丹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傅则阳坐拥陷空岛和光明境两处巨型的仙药出产地,手下又多是妖类,为了锁拿妖心,他费了不少心血,在各种妖精身上实验不下几千次,终于摸索出这一条以药固神,以魔化形,再用道家五行精英重铸肉身的方法令其重得人体的办法。

    先前徐无鬼的功行不够,傅则阳只给他一组丹药,金须奴形神都到了火候,傅则阳给他用全套的六组丹药彻底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半年之后,金须奴在一堆褪下来的老皮里面坐了起来,变成了一个面目清秀的英俊少年,彻底脱胎换骨,获得新生。

    他下床跪拜:“感谢恩师这半年来的守护之恩!”声音也变得清朗如泉。

    “起来吧?!备翟蜓舭咽虑白急负玫囊路美慈盟┥?,“你跟初凤她们学过地阙金章,能得十之四五?金母也真够小气的,你跟她瓜葛不大,就只给你看到这些。我这几年宣讲五行真经你也学了,而且学得最好,无妄真经你也听了一些。贪多嚼不烂,我还是先教你无妄真经,等以后看时间再教你更高深的gōng fǎ?!?br />
    金须奴乍得人身,穿完衣衫,左右活动手脚,脸上满满的激动欣喜之情。

    傅则阳又道:“你是异类成道,身上没什么傍身法宝,我这个做师父应该送你,以资庆贺。不过我向来只重自身修为,法宝终是外物,也没有几件能拿得出手,就手头上这些都各有用处,不能给你。若帮你炼一口飞剑倒也还使得,但我看你已经有了锁阳钩,那飞钩品质还不错,我短时间助你练的未必能及得上,若豁出几十年连成一件外物又不值得?!?br />
    金须奴赶忙说:“弟子蒙恩师收录,脱胎换骨,修chéng rén身,已经是天恩了,怎敢再有非分他求?恩师千万不要因此为难,弟子生受不起!”

    傅则阳拿出一个檀香木盒:“虽然没有飞剑和法宝,这里倒有一颗龙珠,其本质是条近万年修行的火虬所练,死后被一个千爪章鱼精得去,章鱼精于我不敬,被我杀了。本想用它炼成一件隔空照影的法宝来着,现在我逐渐修成天视地听之法,以后已经用它不着,正好给你,再给你一瓶丙火精英,按照我教你的无妄仙法将第二元神与其相合,炼成一颗南明火神珠,未来御敌护身,消灾避劫,比什么飞剑法宝都更加管用?!?br />
    金须奴感动得几乎落泪,将龙珠双手跪接过去,哽咽道:“弟子何德何能……”

    “你我师徒之间,不必如此客气??銮椅沂┓ㄓ靡?,使你散去妖形,重铸人身,虽无父子之名,已类父子之实,你只管好好xiū liàn,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金须奴仍要回珊瑚榭去,傅则阳令他以后在虹光湖居住,不必再去看守大门。

    看着金须奴挺拔的身影飞速离去,傅则阳扪心自问:金须奴跟天一金母断了因果,确实不需要再转一生去投青城派,却跟自己结上了新的因果,虽然得自己助力,日后修行会突飞猛进,但是于日后飞升大有阻碍,不知将来他悟到这一节之后会做何感想。

    不过干嘛非得飞升,在人间呆着不好么?飞升上天就解脱了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三界之内,众生皆有私心,私心不除,便有各种法条规限,到哪里都是一样,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净土。除非是入了涅盘的佛祖,合了道的圣人,但那样无知无觉,也没什么意思。

    留在人间只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天劫,天劫到底是天神掌握,还是自然形成?若是天神执掌,那么很简单,只要我的法力超过那些天神便可以了。如果是自然形成,那么其中最本质的原理又是什么?

    好在自己的天劫还有好几百年,他也并不着急,日后随着道力增长,总能参悟明白。

    傅则阳打开封闭了半年的圆椒殿殿门,他预感到这段时间紫云宫内有生人进入,不但会带来三凤的消息,还能带来长眉的消息。

    傅则阳过去觉得玄门正宗的术数厉害到biàn tài,简直是作弊和bug一般的存在,坐在家里,掐指一算,连千里之外某个时间点某个人做什么事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些年参修无妄神卦,对术数了解加深,搞懂了推算的原理,佛教魔教偏用神通,道教邪教偏用法术,通过一些手段知道某些讯息,这些都不是术数。

    以象数而论,佛教用因果,道教用易经,都是从一些数据计算推论出变化的结果,然后再根据丰富的经验去解卦,人力有时而穷,天机难测,并能穷究极变。

    长眉真人也不知道找没找到师真童,傅则阳想着来到前面蚣螟殿,果然见着了客人。

    客人是个青春年少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字“美”,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使周围的空气里荡漾着让人愉悦的魅力。

    见着傅则阳,对方露出微微吃惊的神色,笑着施礼:“晚辈崔盈,见过天运真人?!?br />
    崔盈?傅则阳听这名字觉得耳熟,在记忆中略找了下,猛然想起来,这家伙还有个绰hào,叫“艳尸”,师父是个有点biàn tài的佛门高人,叫做圣姑伽因!

    崔盈拉起二凤的手,笑面如魇:“你家舅舅看上我了,呵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