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57 玩火自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57 玩火自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每日xiū liàn旁门和魔道各种法术,练功之余指派金须奴和徐无鬼大兴土木,按照自己的意愿对紫云宫进行改建。

    他令徐无鬼开凿水渠,以西北虹光湖为源头,向外将西南珊瑚榭、东南飞鲸阁、东北锦雯宫连成一体,将四偏门合并。再从外面移植来万余株植物,既有山中大树,也有海里巨藻,都是百年以上的年侯,以乙木精气催生成长,在四处遍植。

    让金须奴熔炼金砂,铸成金灯一万三千五百盏,有太极灯、两仪灯、五行灯、星月灯、莲花灯等七十二种,大的里面能够钻进十几个人,小的只有拇指般大,按照属性,正北圆椒殿为势头,将正南彩蜃殿,正东大熊礁,正西蚣螟殿安放。

    前者以水继木,水能生木,水为母,木为子,此为气行母子。后者以金火相传,火能克金,火为夫,金为妻,是为液行夫妻。

    中央的huáng jīng殿更是被彻底翻盖,围墙全部拆除,南北外扩十六丈、东西外扩二十四丈,熔炼玉石重新建筑。上用黄金做瓦当斗拱,下用白玉方砖铺地,院墙脚下环绕一条翡翠砌成的沟渠,再外面是井字形的白玉主干道,道路两旁皆燃八卦金灯。

    huáng jīng殿原本以金庭玉柱为主体,天一金母当年移来大禹测水的神柱作为全宫枢纽,傅则阳另选地址,挖下九丈九尺九寸,砌成金玉丹室,铸了个五千四百斤的八卦丹炉置于其中,又把寒氤宝鼎立在炉上。

    这是他从道家里面总结出来的一门禁法,将乾坤鼎倒悬,鼎炉合一,化成戊己刀圭,内置阴阳元磁真气,跟周围八宫的气液合成一体,整座紫云宫呈现出金丹之象,隔着万米海水跟天上的日月遥遥相应,从而积聚能量,生发妙用。

    重建之后的huáng jīng殿比原来更加宏伟,分为前后两部分,前殿是主体建筑,共有三层高,头一层是传道**,做重大仪式之地,地下就是丹鼎枢纽所在。后殿只有一层,就着金庭玉柱而成。金庭玉柱里面有天一金母的布置,还有留给后人的丹药法宝,应用器具,连那天一真,水傅则阳一样不取,仍然留在那里。

    除了这些大格局的更改,他还在各处更改了好多景致,新建了寒碧亭、天音楼、烟雨阁等建筑。这紫云宫原是五湖仙女所建,天一金母搬进来之后,千年间不断扩建,构造规模比原来增加了十倍有余。傅则阳搬进来数年功夫,底下的那些层不提,单上面这一层被他改了个七七八八,面目全非。

    金须奴和徐无鬼对他唯命是从,慧珠无可无不可,初凤和二凤小女孩心态,也跟着一起在自己居住的飞鲸阁和彩蜃殿内部按照自己心意删减增添了不少景观。

    三凤和冬秀因对他起了恶感,他做什么都看不顺眼:“这是前人所留,仙府金阙,不是黄金白玉铺地,就是珊瑚翡翠妆成,已然尽善尽美,便是极乐世界也不过如此!能够住进来,是多少辈子才能修成的福报,还不知足,改来改去,徒耗人力,不是修道者的心性!”

    她俩说来说去得不到一声反响,越发憋气,化愤怒为动力,发奋xiū liàn那本秘魔三参。

    三凤刚愎偏激,冬秀小气善妒,xiū liàn地阙金章那样的旁门道法很是勉强,往往不能理解书中所讲真意,偶有理解了也不能认同,xiū liàn起来事倍功半。

    魔道gōng fǎ却多从人恶性根上下手,正对了她俩的脾性,只觉得经书上说得全都有理。

    譬如那大小天魔舞,需要在战场之上将衣服褪尽,当中赤|身|裸|体,经中说:“众生清白,皆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自身本来清白,乃造化之尽善尽美,唯有假道学伪君子才羞于见到……以己之本来清白,内证通明之境,外得诸天魔神加持,得世上最美之境,好似无瑕美玉,无人不爱……”

    初凤看到这段经文,任它说得再有道理,也认为作为一个女孩子,绝不能在战场之把自己tuō guāng,在敌人和朋友面前做出种种下|贱之态,因此选择不练。

    二凤不似她大姐那般有主见,跟着三凤修习,到底觉得羞耻难当,心存顾忌便不能完全与诸魔感应,xiū liàn起来极不得力,只能勉强练成,在殿中姊妹间演练,还时灵时不灵的。

    三凤和冬秀却深以经文所述为然,真个认为人之本体最为清洁干净,为了把仅存一点的矜持之心去掉,竟然在平时不着寸缕,于各殿之内进出往来。冬秀更怀着一股恨意,暗备魔法,只要哪个男人稍有动心,她便施法给他难堪,让人家栽个大跟头,当众出丑,尤其是傅则阳,她要让他跪下来像狗一样从她胯下钻过去放能稍泄心中恨意。

    然而徐无鬼是活了几千年的妖鲧,新近逐渐修chéng rén形,就算发|情,对象也是同样种类的母鲧,人类měi nǚ在他的审美标准里,并不怎么好看。

    傅则阳倒是正当青春少年,虽然拜了张三丰为师,但只学道未学法,不必遵守戒律,若要有心,倒也不必顾忌。

    不过他当年在长夜岛xiū liàn三十六年,期间万魔来袭,历经无数魔境。

    魔教与佛道两教全都不同,佛教认一切境界为假,连成佛的境界都是假的,佛在《金刚经》上说“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北闶钦婵罩?。

    而魔教却认为所有境界都是真的,傅则阳当年在亿万个魔境当中,经历无数次生死,杀生无数,各色měi nǚ更是司空见惯,别说一两个裸|身的,便是再惊艳十倍百倍的,他也都经历过。其时一来他天赋异秉,道心坚固,二来有当年石神宫主修订魔经时候埋下的九张灵符,每到他心神动摇时候便会显现打破魔境让他自持本心。

    如今傅则阳练就一双魔神法眼,冬秀原先穿着衣服的时候,傅则阳仍然能够看得清楚她的“清白之躯”,她穿衣tuō yī,在傅则阳眼里本无区别。

    唯独金须奴本体是个鲛人,其性最淫,这几百年来外修人形,内得人性,平时尚能把持,定力比寻常的人类修士更高??家桓龆嘣碌氖奔?,面对不着寸缕的二女仍能保持心不动神不摇,不生半个不谐之念。

    二女见他不动心,失落之余,又有些恼羞成怒,开始对三人使用新学小天魔舞,招来诸天秘魔隔空加持,举手投足之间释放无穷魅力。

    金须奴终于被撬动了心理防线,一生贪着念想,不免多看了几眼,给魔法勾住元神,目光黏在三凤身上无法移开。

    金须奴心生警觉,知道不好,但他旁门出身,在这方面远不如玄门正宗,理智上告诉自己现在应该赶紧离开,身体却不受控制,连合眼都做不到,同时全身热火焚起,血气激荡,滚烫逼人。忍了又忍,rěn wú kě rěn,遂把心一横,无须再忍!

    三凤和冬秀只打算引人出丑,丢个大脸,好长自己的脸,却不想真个引火烧身,被金须奴直扑过来,按在地上。二女大惊失色,三凤破口大骂,动手撕打,冬秀放出飞剑,要斩掉金须奴的头颅。

    她俩道行远不如金须奴,先是三凤被金须奴禁住,全身上下不能动弹,只眼珠焦急地乱转,无可奈何。金须奴扑在她身体上,手脚并用,连亲带咬,另用一只右手指定锁阳钩将冬秀的飞剑绞住,分心二用,两下不耽误。

    “好狗奴才!你敢如此对三宫主!”冬秀发现自己不是金须奴的对手,想要去找初凤和慧珠告状,飞剑却被锁阳钩锁住纠缠,一时收不回来,岌岌可危,只要自己真气一撤便会被毁成铁渣,她舍不得飞剑,只在原地干着急。

    傅则阳本在圆椒殿内xiū liàn推演无妄神卦,突然一阵心血来潮,顺势推算了一卦,得知宫中出了事故,是一男一女,并非杀孽,乃是欲|孽,联想起最近一个月多来那两个女人,傅则阳从卦象里把事件解了个**不离十,急忙赶来时,这里已经到了尾声。

    金须奴还是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失了童身,本来他已经求到傅则阳,三个月以后借天一真水炼体换形,由自己帮他hù fǎ,本以为万无一失,谁知还是落到这步田地。

    不过傅则阳心中反而隐隐生出那么一点点如释重负的轻松,金须奴飞升不成了!

    他时常自问,飞升仙界有什么好处?如果是金仙还罢了,上去就能做个领导,如果是普通的天仙,是底层的存在,守着别人定下的天条律例,被仙官上司们指使干活,稍有违反,便有天条惩戒,如做牢狱,有什么乐趣可言?在下方虽然有天劫,但傅则阳还没有彻底搞清楚,天劫的发动根本原因是什么,这几年在紫云宫精修无妄神卦,对于术数中的劫数有所领悟,已经慢慢摸到了门槛。

    自从xiū liàn了血神经,他就断了飞升仙界、佛界的念想。他想过像石神宫主那样飞升魔界,这些年通过跟诸天魔类接触,得知魔界跟人间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加残酷,在人间要是都斗不过诸魔的话,到了魔界更是只能任人宰割。

    他本能地抵触飞升,不管是自己飞升还是别人飞升,无论飞升仙界、魔界,还是佛教的极乐世界,他不会阻止别人飞升,但也不乐于见到别人飞升。

    他将三人分开,解了三凤的禁制,把空中的飞剑和飞钩抓在手里,再让金须奴清醒。

    三凤一恢复zì yóu,立即泪如泉涌,咬牙切齿:“忘恩背主的狗奴才!你怎么敢如此对我!怎么敢……我杀了你!”她放出飞剑来斩金须奴。

    金须奴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傅则阳伸手把三凤的飞剑也抓在手里:“有我在这里,谁都不许放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