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55 纲目主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55 纲目主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对于紫云宫并没有太多的贪着,他自有陷空岛和光明境两处圣境,都不比紫云宫差,更不贪图宫中的宝物。一来他血神经大成,已证得不死之身,不用再像过去那样提防那些超级大佬,相反,每次xiū liàn的时候,他隐隐有一种想要出去跟那些高人过过招的冲动。

    这紫云宫对于他来说,想住就住,不想住就不住,如此而已。

    不过要在这里住,便要做这里的主人,绝不会像慧珠一样,反主为客,主动交出quán bǐng,凡事让初凤做主,只因她算出初凤曾经是天一金母的侍女。

    在如今的傅则阳眼中,别说是天一金母的侍女,哪怕是天一金母亲至,他只要还想住在这里,就绝不会让出去,要是五湖水仙圣女下界当面跟他讨要,那还可以谈一谈。

    紫云宫最主要的这第一层面积最大,是个“卍”字形,以白玉铺砌成的宽阔甬道,每个节点上有一座宫殿。傅则阳自居正北的圆椒殿和西北的虹光湖,让慧珠住东北的锦雯宫和正东的大熊礁,三凤姊妹居住在东南的飞鲸阁和正南的彩蜃殿。将西北的珊瑚榭和正西的蚣螟殿作为迎宾飨客之所。

    从牌坊大门进来,先到珊瑚榭,傅则阳将此处作为前殿,把蚣螟殿当作后殿,修路筑墙将其连成一片,并在大门来路上移来一片数十米高的连绵假山,做进门屏障及曲径通幽之所。又在假山上抠出洞穴,建造洞府,给金须奴作为看门守户之用,等闲客人只能在这两个宫殿活动,不许到后面来。

    金须奴毫无怨言,自去洞中安心修持,被安排到蚣螟殿跨院居住的冬秀内心掀起波澜。傅则阳未到之前,她在宫中的地位虽然比不上三凤姊妹,但也能算是半个主人,平时三位宫主讨论什么事情都和她商议,那前主人留下来的仙法也跟她一起xiū liàn。如今她被完全降格成为下人侍者,不但吃住地方都变了,连xiū liàn也不带她!

    冬秀心中怨愤一日胜过一日,跟三凤姊妹挑唆撺掇,让她们拿出做宫主的款儿来,从傅则阳手里把权利夺回来。

    初凤和二凤碍于慧珠情面,不好说话,三凤却肯“仗义执言”,找到傅则阳质问:“冬秀是我们先父岛上的乡民,跟我们情同姐妹,来紫云宫比你都早,我们皆不以下人看她,你又干嘛这样挤兑她?”

    傅则阳知道宫中个人秉性,早算好未来的策略:“既然如此,她便算是你们的朋友?既然不是宫中的一员,我自然有另外的方式款待她!”

    三凤还没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冬秀却白了脸色,哭求道:“我就是这紫云宫里的,我不走?!彼镦⒚眯渥?,“三位宫主,不要赶我走!”

    傅则阳不再理她们,问初凤:“你们那《地阙金章》已经xiū liàn得差不多了吧?”

    初凤回道:“三年前我xiū liàn完最后一页时,那道书忽然飞起,散成漫天青光?!?br />
    “地阙金章和紫府秘籍都是天一金母昔年得到的天书,她小气得很,紫府秘籍收起来留给不稀罕要的人,只肯把地阙金章给你们xiū liàn,却只让初凤xiū liàn全本,其余你们几个都只能看到一部分,其中冬秀你看到的最少吧?你的根性能力,也只配xiū liàn那么多了!你如果愿意继续在这里待着,便领了侍者的执司,若不愿意,我让徐无鬼送你出海,天大地大,随你浪去!只是不许再挑唆她们三个生事,不然我把你打入天刑室!”

    冬秀含恨憋火,不敢再反驳,含泪唯唯诺诺。

    转过天来,傅则阳在中央的huáng jīng殿升座,把大家找来,慧珠坐东边,三凤姊妹坐西边,金须奴和徐无鬼站立两侧,唯独没有叫冬秀。

    傅则阳询问众人过去所学,初凤把地阙金章的内容大致说了下。

    三凤有心给冬秀出气,开口阻拦:“那地阙金章上面写明,只有我们姊妹,加上冬秀、金须奴可学,未来也可传给恩母。我们尚未学完它便化光散去,想来金母前辈更不愿别人再学。我寻思要学道书,必得有个机缘,不然非但无法学成,反至招祸!”

    慧珠赶忙打圆?。骸案绺绮皇峭馊?,便是我学完了以后,也要再跟哥哥说的。

    傅则阳笑道:“如此便罢了,我当日说不承金母的情,更不屑学她的道法?!?br />
    金须奴福灵心至,走到阶下跪倒:“小畜本是南明礁鲛人通灵,得异人传授道法,修chéng rén形,炼就一双火眼,善能识宝,另在腹以内丹气融合天地元气而成一股南明离火,真人若要看,我可为真人演示?!?br />
    “不必了,你那都是异类的功夫,回头你教导教导徐无鬼便好,你们皆是异类,成道尤其艰难,本该相互扶持?!?br />
    金须奴拜服:“小畜遵命?!?br />
    傅则阳扫视众人一圈,说道:“我今日叫大家来,是听妹子说,自地阙金章化光飞散之后,你们没了修持,想传些道法给你们,谁知你们以那地阙金章为傲,不屑我的道法,既然如此,便算了吧!”

    初凤和二凤听完,都紧张起来,她们听慧珠说过,这位大舅前一世便已经是有道的真仙,转世之后,越发高明,慧珠自己所学不及其万分之一。

    初凤自以为学全了地阙金章,道法应该高出侪辈,连慧珠转世初归,也必定远不如她。前日跟恩母随手演示,稍稍较量了几下,她竟然不敌,由此可知那位大舅更加厉害,若能得他教导,自然大有裨益。

    两人赶忙解释,三凤又气又急,哭了起来:“你便有些道法那又如何?你不教我,我还不学呢!”说完愤然离开,找冬秀倾诉去了。

    傅则阳并不把她们放在心上,开始给剩下的人讲五行真经,他定下了课程表,每月初九和二十四各开讲一次,从甲木乙木开始一直到壬水癸水结束,让他们选择适合自己的一行xiū liàn,还带领他们出宫手把手教她们采集了一次五行精气。

    把五行真经的后天变化讲完,又将先天五行本体讲了个大概,便让他们自行xiū liàn:“我给你们留下功课,还有进学标准,日后谁能达到标准,通过我的考核,我再继续往下教,不能通过标准的,以后不许进入huáng jīng殿听讲!”安排妥当之后,他自回圆椒殿练功。

    傅则阳现在手上有好多道书,不能一概全修,得分主次纲目、必修选修。

    他把自身性命根本定为血神经,如今血神经上册只有xiū liàn法门,没有应用的诸般法术,以及炼制法宝的法门,只有体,没有用,同为魔道秘籍的蚩尤三盘经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傅则阳只捡其中厉害的法术来xiū liàn。

    除了魔道gōng fǎ以后,他还另选一套道家旁门功夫,五行真经是基础,但也只是基础了,他可没有耐心专修一门,一练就是几百年。关键是最后炼成了,也就是天痴上人、少阳神君那种水平,虽然也很厉害,但偏重一行,破绽明显,极容易被人克制,如果地方提前算计明白,有所准备,动起手来处处受制,步步吃亏,那才憋屈。

    由于这个道理,专重癸水一路的玄溟真经他也没有下太多功夫去xiū liàn。

    傅则阳更看重的是无妄仙经,哪怕其他经书都没有,单有这一本,也足以让他在这世界上立足安身了,如果当初他先得到这本经书,后得到血神经,他肯定会选择xiū liàn无妄仙经,走上旁门飞升的道路。他把这本经书当成主修功课,参照邓八姑师门的七禽道法,再广泛涉猎剩下的道书,为自己定下未来道路。

    傅则阳xiū liàn血神经,虽然只有百年道行,但进境飞快,已经证得不死之身,某些方面已经超过xiū liàn四五百年度过天劫的地仙,所学即多,涉猎又广,得张三丰指点大道之后,一法通万法通,皆能了然于胸,诸般法术一练便成,成了以后都能发挥出极大威力。

    初凤等人初时对他还不怎么服气,月月听他讲课,凡有疑问,都能给讲解得明明白白,随口开示,信手演教,无不切中要害,发人深省。渐渐地初凤、二凤、金须奴三人都对他心悦诚服,日常相处,更是恭敬有加。

    傅则阳也看出来,初凤的天资确实是众人当中最优秀的,原本她在宫中xiū liàn地阙金章时间较长,只有金须奴现学现卖为她讲解,慧珠跟随自己xiū liàn无妄仙经,年限较短,两相比较,慧珠要强过她不少。后来再一同xiū liàn,初凤逐渐赶上来,甚至隐隐超过慧珠,这是天赋根性所限,同样的gōng fǎ,初凤一修便会,慧珠通常要多付出一半的功夫才能抵得上她。

    但是修道是个超级长的马拉松比赛,以甲子为单位计时的,中间或许还要经过好几次转世投生,倒也不必计较一时的快慢,很多时候都欲速而不达,慧珠本人也毫无嫉妒之心,反而为初凤高兴。

    三凤赌气不进huáng jīng殿,等两位姐姐学完以后,回到彩蜃殿再教给她,她再传给冬秀。不过她的天资只比二凤强一些,跟慧珠持平,刚开始还好,后来就逐渐追不上初凤,她心急气躁,好几次出偏,反倒退了境界,连二凤也不如了,只当初凤有意隐瞒,心中怨气胀满的同时,更深恨傅则阳。

    冬秀跟三凤学习道法,三凤截留许多自认为厉害的不教,她学到的就更少,资质又差,也是经常出偏。她还搞不清其中的关窍,只当傅则阳使坏,跟三凤同仇敌忾,没少挑拨初凤姊妹跟傅则阳的关系。

    刚开始初凤和二凤还听着,后来等她在说便不假辞色,撵她出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