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50 太极宗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50 太极宗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张三丰所救。

    张三丰行事太过低调,存在感极低极低,傅则阳盘算绝顶高手时都没把他算进去。作为一派宗师,将他跟长眉真人、李静虚、严媖姆等人并列毫不为过。

    在得知面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是张三丰的时候,傅则阳并没有丝毫逃出生天的喜悦,反而是深入骨髓的恐惧,张三丰的实力深不可测,他极有可能看出自己的根底,万一他要管闲事,顺手除掉自己……虽然已经初步成就不死之身,但所谓不死只是相对的,毕竟还不是最后不死不灭的大圆满境界,像张三丰这样的高手说不定有什么能够灭掉自己的手段。

    张三丰看到他眼中的紧张,哈哈笑道:“小友前世应该也是得道高人,怎地如此沉不住气?老道士向来不愿多管闲事,临近飞升,更不愿节外生枝,你过去哪怕做下引发天地大劫的恶事,自有天诛地灭,轮不到我来替天行道?!?br />
    傅则阳犹豫着开口说话:“我前生出身旁门,行事不问正邪,只随心意,固然正教中人难容,邪魔两路也是难忍。我过去并未见着前辈,不知前辈行事风格,只知道您是玄门内不世出的大宗师,我现在又是最弱的时候,难免紧张?!?br />
    张三丰捋了捋胡子:“我虽然不喜多管闲事,但也不会坐视邪魔害人,救你是理所当然。如今我要在武当山开宗立派,将我毕生所学在人间留下一条法脉,不知小友可愿跟我回武当山清修数载吗?”

    傅则阳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复,当初跟随徐完在一起的那两年,他曾经期盼过,有朝一日能够不用再跟僵尸厉鬼打交道,不用再日夜提心吊胆会极度悲惨地死去。

    那时他的精神时刻都处于紧绷状态,担心哪天晚上会遇到对付不了的尸鬼,徐完不会管他死活,生死关头只能靠自己的命苦挨硬撑,撑过去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撑不过去葬在凄冷的月光底下,死后魂魄还要被徐完收去炼魂制宝。

    哪怕自己挨过去了,身边的师弟们也大概率会死去,白天还跟自己有说有笑,一起采集野果,制作饮食的兄弟,转眼间就成了一具双眼失神,浑身青紫的尸体,魂魄还要在徐完放出的鬼火里面挣扎痛哭……

    在那段日子里,这种事情时常上演,那时候傅则阳就企盼着,能有一位正教高人来带他们离开,带到传说中的仙山盛景,洞天福地,每天和小伙伴们无忧无虑地在明媚的阳光底下练习飞剑法术,那才是真正的仙家生活。

    今天终于有一位正教高人愿意收自己为徒,还是不次于长眉真人的太极宗师张三丰,愿意带自己到不比峨眉山差的武当山去xiū liàn道法,这正是他当年日夜期盼的事情。

    然而,如果张三丰知道他xiū liàn了血神经,还能容得下他吗?会不会立即翻脸,放出飞剑把他斩成十万八千段?毕竟血神经是魔教的无上**,昔年魔教教主凭借此功,率领无数魔兵攻打昆仑山,杀死仙人不可计数。

    血神经代表着沉沦魔道,泯灭人性,不可救药……永远无法回头!xiū liàn别的魔功还有被度化的可能,xiū liàn血神经,最终的下场只能是形神俱灭,彻底消失。

    或许三丰真人气度恢弘,跟血神经之间没有像长眉真人那种纠葛,能够容得下他,但是傅则阳不敢赌!

    他沉吟道:“我与前辈,并不同道?!?br />
    张三丰伸出一根手指:“大道,先天地而生,并不分你我,认为道分你我,是认道未全。你说的好人、坏人、正教、邪魔,皆自大道所出,混同为一?!煜陆灾浦?,斯不善矣’。方才要杀你的那个和尚叫无行尊者,他以众生无分别,跟他齐名的西方叱利尊者以生死无分别,套用他们俩的话来说,我这一脉是善恶无分别,一切无分别!”

    他这些话有些讲道的意味,其中还引用道德经中的一段话,傅则阳仔细咀嚼:“请恕小子愚钝,不能完全理解。难道正邪不分,善恶不辨才是对的吗?前辈的道,似乎包含了那两大魔僧的意思,似无行尊者那样,杀人与杀鸡相同,或者似叱利老佛那般,活人与死人相同,这样一切无分别?难道前辈是赞同他们的吗?”

    张三丰捋着胡须笑道:“你现在不懂没有关系,这东西不能想,要去悟,懂了就懂了,不懂想破脑袋也没有用,几百年以后,你自然就懂了。我邀你跟我回武当山,并非一定要收你为徒不可,因五百年后,武当派将有一次灭教之危,来源偏偏就是正教中执掌牛耳的人物,我找正教中人无用,找邪魔两道更遭。原本我并不怎么在意这教派能传多久,一切随缘就道,但是遇到了你,算是机缘所至,未来武当派传人弟子之福?!?br />
    傅则阳郑重说道:“将来武当派若有危难,我必定鼎力扶住,绝不会袖手旁观!”

    “问题便出在此处,你若没有个名分,将来想管也管不了,反而会让事情更坏?!?br />
    张三丰这么说,事件的性质就变了,不再是傅则阳求着他拜师,而是为了帮助武当派解除将来的?;?,傅则阳不再矫情:“那小子愿意跟前辈回山!”

    张三丰伸出一根晶莹如玉的手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你倒是小心谨慎!”袍袖一展,两人同时化成一股清风,凭空消失。

    回到武当山,张三丰把傅则阳带到紫霄宫,此时他还未创建武当派,座下收了七个弟子,将傅则阳介绍给他们,认作小师弟,事先言明:“此子虽然是我弟子,却不入武当法脉,教外别传,将来执我法宝监司武当,后辈弟子见龙虎二宝如我亲至,不得无礼!”

    他的七大弟子都不服,但不敢违抗他,只能愤愤不平而已。

    从此,傅则阳便在武当山上跟在张三丰身边,做个小小的童子。

    张三丰作为道教内部一脉开派祖师,道法与别家不同:“修本门道法,不可执着于有为,有为都是后天,今天下道门,多流此弊,故天下少全真。亦不能执着于无为,执着无为便落顽空,如今佛门之中,多落此窠臼,故世间少佛子?!彼媸只鲆桓鎏?,紫气氤氲,凭空漂浮,“执着于阳,便被阴阳桎梏;执着于善,便被善恶枷锁;执着于正,便被正邪束缚,反之亦然?!彼媸植Χ?,太极图飞速旋转,“要知晓这个道理,落到实处,方才是我真正的道统传人?!?br />
    傅则阳能够理解他的意思,却觉得自己根本做不到,我执着于邪,便被正邪禁锢,执着于魔,便被佛魔制约,那我不执着了,其他人能够放过我吗?长眉真人、朱由穆、姜雪君,乃至天底下的魔道巨擘,他们都能放过我吗?我不执着,他们也不执着才行,有一方执着,便都在这对立的枷锁里面相互敌对厮杀,谁也跳不出去!

    虽然做不到,但通晓了其中的道理,对于其他的修行却极有帮助。

    他如今身上道书有好多本,鬼道的太阴鬼篆往纯因道上走,五行真经和玄溟真经皆是拆分五行,落于旁门,正需要太极平衡之法;邓八姑那一门的道法和无妄仙经也是旁门道法,于法术上极尽所能,甚至走入极端,缺少的也正是对道的领悟。

    傅则阳听张三丰讲道,对自身所学裨益极大,很多原本想不明白xiū liàn不成的法术,以及几部道书之间相互矛盾的地方,顺次迎刃而解,融会贯通。

    除了讲道,张三丰又教他一路星潮剑诀,便不再教授其他的东西。

    这样过了七年,张三丰把他唤到跟前:“从今日起,咱们的师徒缘分便尽了!”

    傅则阳听完这话,原本平静无波的心境开始悸动起来,他原有预感,自己跟张三丰之间并不能相处太长时间,但是却没想到这么快,他还以为至少能够守到张三丰飞升呢。

    这七年时间里,他日日陪伴在张三丰身边,或是在密林中采药炼丹,或是在松岩云海之间打坐xiū liàn,不必再担心长眉真人会突然从天而降来杀他,身心安定,恨不能永远如此下去才好。他跟徐完虽然有师徒之名,却没有师徒之间应有的感情,但是他跟张三丰有。

    从地球上那一世算起,到如今四世为人,傅则阳始终父母亲缘极薄,总的算起,让他真正有亲人感觉的,只有两个半,一个是上一世的姥姥,半个是小舅舅桓超群,如今张三丰又算一个,跟前两个相比,张三丰更像个长辈,是唯一能够让他有依靠感,有安全感的人。

    张三丰说:“我还要为将来开山立教做准备,唉,一旦有了子子孙孙,就身不由己了,总有挂碍。你将来子子孙孙更多,到时候比我还要累赘!正如你当年说的,你有你的道,且去寻你的道去!”

    傅则阳此时已经有了放弃xiū liàn血神经,彻底跟随张三丰,做个武当弟子,做个玄门正宗弟子的打算:“弟子情愿放弃自己的道,只修恩师的道!”

    张三丰大笑:“你放弃了你的道,便再也寻不到我的道。你若能寻到你的道,便也同时证得了我的道!”他拿出两件宝物,交给傅则阳,“此是我数百年来随身炼魔养性之宝,一名缚虎绦,一名斩龙剑,日后武当派弟子,如有背师弃道之举,你尽可持此二宝,缚得、斩得!”

    傅则阳跪接二宝。

    张三丰略有些得意地捋了捋胡子,一副占足了便宜的样子:“这本是我的责任,却推给了你,一命之恩,却要千年偿还,说起来,还是你亏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