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45 土精转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45 土精转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灵威叟性喜四处游逛,交际甚广,对于天底下的掌故知之极多,看来人的面相气度,便猜到了三分:“你莫非是那要在峨眉山开宗立派的长眉真人?”

    来人温和地笑道:“你久居这极北荒芜之地,竟然也知道中土的事吗?不错,我正是任寿,人家因我这两道从小就有的寿眉,都称我做长眉道人,你是这里的主人吗?我听闻这里有个陷空老祖,法力高深,神通广大,特来拜会?!?br />
    灵威叟道:“我是陷空老祖的弟子灵威叟,家师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外出云游,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背っ颊嫒嗣谕?,灵威叟的印象当中,他是一位玄门正宗的有道高人,仰慕已久,这次仿佛是粉丝遇到偶像,“我们这陷空岛禁止重重,尤其是外面的玄冥界,没有家师的通行玉符连我也不能出入,不知真人是怎么进来的?”

    长眉真人微微欠身:“我尚有急事,路过这里临时起意进来拜会,你们这阵法安防得太过长远,大门口距离这里有好几百里,来不及等待通传,我便做了不速之客,实在是因为仰慕主人太过的缘故,还望恕罪?!?br />
    “不敢不敢,真人能来这里,陷空岛蓬荜生辉!如果家师在,他也会高兴的?!绷橥偶泵γη氤っ颊嫒说狡羁吞?,取出仙茶仙果款待。

    长眉真人跟他打听了一些关于陷空老祖的事迹,在心里默默推算,从卦象上看,这位陷空老祖确实已经离开多时了,不在北地而在南方。再算那xiū liàn血神经的人,目前仍然在北极,知道这近百年凭空出现的陷空老祖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灵威叟看见他很激动,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他笑着跟他谈了会天,指出他炼丹时候的几处谬处,告诉他好几个诀窍捷径,然后起身告辞,这次没有像来时那样仗着法力zì yóu穿行,而是由灵威叟送到绣琼原的边上,后面的路连灵威叟也不能走,他才自行离去。

    再说傅则阳回到中土,在转世之前,他要回武夷山省亲。

    掐指算来,他离开这里已经百余年之久,重回昔日的桑树塬,突然有点近乡情怯。

    桑林比昔日更加繁茂了,房舍全都经过翻修,连进山的道路都大变了模样,如果不是昔日桑仙姥的那株本体老桑的根基尚在,乙木精气浓郁,傅则阳几乎找不到这里。

    院子里静悄悄地,前屋后厦,连一个人都没有。

    傅则阳来到后山洞府,仍然没见到人影。

    kàn fáng中家用物什,确实是有人住的,而且刚刚离开不久。

    后山的洞府里分作男女两处,应该是桓超群和秋云两人起居之所,从封洞的法术和内外的阵势格局来看,两人的法力比之当年增进不少。前山院落里面居住着一家三口,没有老人的迹象,是两个年轻的夫妇带着一个孩子。

    姥爷和姥姥终究还是不再了。

    想起当年疼爱自己,照顾自己的桓雍夫妻,傅则阳心中感叹,人生寿数,不过七八十岁,即便用仙药延寿,也过不得许多命数,不修道,最终只能是黄土一堆,随入轮回,生死流转??上煞ú皇侨巳硕寄苄薜?,当初他曾经试着给桓雍夫妻讲五行生克,讲吞吸吐纳,桓雍尚能练些气功,桓母根本连意念集中都做不到,如今茫茫轮回,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百年来,他过惯了洞府幽居的生活,这次回到人间,心中又多了许多人气。

    他去后山捉了一只山鸡,一只野兔,两条肥鱼,又使法术搜检了许多蘑菇和野菜,拾掇好了带回来。以他的法术做这些事都是十分轻松的,仙家怕污染,惧血腥,他却不怕。

    杀死鸡兔以后,挥手之间所有皮毛内脏都化成血气飘散,再拆解掉头尾四肢,只剩下白生生的**,用山泉水洗涮干净。

    把食材带回家,径直开锁入户,抬手虚抓,将各种葱姜调料隔空揉碎,把肉腌制起来,再弹指生火,该炸得炸,该炖的炖,很快整治出一座丰盛的宴席。

    饭菜都做好了,还不见主人回来,如果是去县城集市,现在也该回来了。

    他虽然不擅长道家术数,但功力日深,魔教的本能感应越来越强,他默运魔功,隐隐感知到桓超群等人是遇到麻烦了,对方也同样在这武夷山中。

    莫非是当年的土精转世归来,把人擒回仙都山地宫?念头才刚升起,又觉得不是。

    应该在西南方向,傅则阳把饭菜扣好,锁上门,离开桑树塬往西南飞来。

    连过数道山岭,飞了数百里之遥,到了武夷山南麓,找到一座城池。

    这城修在山野之中,规模较小,却十分精致,城墙房屋皆用白石,上覆青瓦,内外遍植一种红花乔木,花大如碗,连山遍野,灿若烟霞。

    傅则阳在武夷山住过数年,从未见过这样一座城池,应该是他离开以后建成的,看那宫阁楼台的构造形制,处处体现仙人手臂。

    城门口有两个女孩,年纪不过十四五岁,张得十分可爱,身上穿着粉红色的道衣,正在说笑着分食一枚大蟠桃。

    应该就是这里了,傅则阳落下遁光,走过去打听:“两位有没有听说过北面桑树塬的桓家人,有个叫桓超群的修士?”

    少女们听见“桓”字,面上笑容倏地收敛:“你跟桓家有什么关系?”

    “我名桓则阳,桓超群是我大舅?!?br />
    两个女孩惊讶大叫,满脸怒气。

    左边的喊:“你终于上门了!”

    右边的叫:“我们等你多时了!”

    两人同时放出飞剑,两道红光交叉斩过来。

    傅则阳跟他俩面对面站着,相聚不过三四米,两人骤然出剑,让人防不胜防,即便道行高过她俩许多,猝不及防之下也极有可能身首异处。

    不过傅则阳早感应到她俩的敌意,剑光飞起之后,他伸出右手,用三根手指将两口飞剑捏住。二女连喷真气,双剑像是两条红色的彩带,在他指间飘摇震荡,只是挣脱不得。

    “桓家人怎么得罪你们了?竟然见面就要下杀手?”虽然冥冥中感知到桓超群他们还平安无事,傅则阳还是很生气,虎着脸把双剑抓在手里,真气逼散剑光,还原成两口三尺青锋,“这两把剑我先没收了,去让你家长辈出来跟我要剑!”

    两个女孩大吃一惊,相视一眼,转身往城内飞去:“你给我们等着!”

    傅则阳把剑随手插在地上,背负双手观看花林风景,很快,城里面鼓乐声响,蒸腾起一大团赤红云霞,未走城门,直接从城里翻墙飞出,悬在数十米的高空之上。

    红云左右分开,当中现出一座百花香辇,辇上坐着个身穿大红道袍的女子,头戴朝霞烘日冠,外披烈焰大氅。她长得极美,肤色白皙如玉,丹凤眼吊梢眉,双目炯炯有神,却身有残疾,只有一条右手臂,拿着一柄血玉如意。

    辇侧站着个黄衣女子,手里拿着柄黄玉拂尘,看傅则阳的双眼里几乎冒出火来。

    除此之外,另有八个粉妆玉琢的童男童女分列左右,童男捧着宝剑、葫芦、金灯、香炉,童女拿着箫、笙、瑟、竽,吹奏出飘渺仙乐,配上红云花海,倒也别有意境。

    傅则阳不愿仰头看人,也升上天空,跟对方平视:“在下道hào则阳,不知二位道友如何称呼?跟我桓家有什么仇怨?我大舅他们现在何处?”

    红衣女子并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傅则阳,仿佛在看一件什么稀罕的物件。

    黄衣女子恨恨地大声喝骂:“姓桓的!你可知我是谁?我便是你那树精姐姐的克星对头,当年兵解,如今转世归来,名字唤作陈嫣的便是!你跟那树精趁我不在,杀入我的洞府,害了我座下大弟子和丈夫的性命,我不杀你全家,天理难容!”

    “原来你在这呢!”傅则阳一向记得桑仙姥的对头叫陈嫣,当年还跟秋云询问过,原来她是转世以后才叫这个名字,“你跟我老姐的仇怨,本就是你们夫妻两个先行挑起,你们要炼那五行真经,便要害我老姐。我老姐转世避劫以后,你丈夫又逼迫秋云去害她……我听秋云说,你那个丈夫本性极恶,即挑唆鼓动你跟人结怨,又用种种酷刑逼……”

    “住口!”陈嫣对于丈夫韩修的事情比傅则阳更熟悉,她不想听这些,“我们夫妻的事情,与你无关。秋云背师叛教,已经被我拿下,暂时押在红云道友的火牢之中,还有桓超群那小狗。红云道友算定你日内会返家,我俩专门在这里等你,待拿住了你,一并挫骨扬灰,锻魂炼魄,为我夫君和弟子报仇雪恨!”

    傅则阳听秋云说,陈嫣是个很好的人,本心也不愿跟桑仙姥结怨,一切都是韩修种下的恶果。因此他对陈嫣并没有什么恶感,从当年到现在,一直想等陈嫣回来,跟她化干戈为玉帛,了却她跟老姐的两世恩怨,却没想到这厮跟老姐一样火辣急躁。

    听陈嫣话里的意思,桓家人已经都被她捉了,小舅舅和小舅妈还被压在什么火牢之中,一听就是十分残酷的地方,仙家手段,折磨气人来,真的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死了以后还有炼魂之刑,每一分每一秒都要饱受煎熬。

    他沉声道:“你丈夫是我杀的!你的大弟子是被我老姐杀的!仇怨已经铸成,你不肯和解,定要报复,那我也如你所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