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34 三连宫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4 三连宫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乾山小男算得不错,根据常识,九天罡风代表着肃杀,其秉性为金,可灭杀一切生灵。其蕴含着浓浓的乾天正气,再厉害的妖怪魔鬼都经受不住,即便是地仙的元婴,鬼王的阴神,被罡风一吹,也会瞬间裂体散神,魂飞魄碎。

    他用乾天罡气铸成的神符,可以镇压一切神灵魂体,神魔也一样能够封印。

    但是,xiū liàn血神经以自己元神炼成的神魔,远非普通魔法炼出来的神魔可比,若是他早些年来,傅则阳还处于上一层次的时候,虽然也能够突破封印,但也得至少百日之功。

    现在的傅则阳,以血炼气,以气炼神,近乎形神俱妙,全身化成一道血光,五指迸射十道魔光,乾天神符被一冲即散。

    天乾山小男本以为大局已定,虽然失掉肉身,但魔头自投罗网,被封印在身体里面,他可以直接带着这具“肉身魔牢”去见长眉真人,无须动用镇山至宝了。

    天罡珠是他们祖师数代人合力祭炼积攒成的至宝,虽然用过之后还能施法聚拢乾天罡气,还原成宝珠,但是过程当中免不了会有浪费,威力一次不如一次。他心疼宝物,正设法召回,猛然间觉察到打入身体里的神符破碎,紧跟着一道红光从眼眶中迸射而出,他再要施法躲闪已经来不及,被血光迎头扑上,霎时间他觉得天地之间一片血红,心头一昏,便再也没有了思想念头……

    傅则阳吞了天乾山小男的元神,默运玄功,觉得一股股精纯的仙法能量在身体里面扩散,似水波荡漾一般,舒畅无比。这种感觉,比吃任何仙丹都要更加舒服,让人享受沉沦。

    “我本不愿杀你,是你自己找死!”傅则阳面向扑倒在地上的尸体说。

    空中的十八颗天罡珠失了控制,乱飞乱撞,搅动的天罡地煞一片混乱。

    这东西bào zhà的威力比后世的yuán zǐ dàn还要强大,只要两颗对撞在一起,长夜岛就要毁了。傅则阳投入到天乾山小男的身体里,重新站起来,检点他的乾坤袋,发现一个袋子,气机跟天罡珠相互勾引,料想是专门用来装宝珠的天乾袋。

    他把袋子拿起来去收天罡珠,虽然不知用法,但两件宝物本就相当于仙剑和剑鞘,都自生灵性,袋子张开,从里面自然飞出一股股精气,空中的天罡珠也如子恋母,自动飞来投入袋中,共十八颗,一颗不少。

    收了天罡珠,傅则阳看天乾山小男身上的法宝,还有十余件,每件都是极厉害的仙家至宝,还有那柄大弓,更是厉害,上面没有被乾天真气祭炼过的痕迹,不难看出来是天乾山小男新得的,尚未经过祭炼。

    这一战虽然收获颇丰,傅则阳却高兴不起来,长眉真人已经推算出世间有第二个人在xiū liàn血神经,邓隐又被封印,他完全可以腾出手来寻找自己。那长眉老儿也真厉害,竟然连他身在北极,已经转过一劫都算得出来。如今“陷空老祖”的名头已经有不少精怪和散修传说,如果长眉再来北海,根据他到来的时间推算,肯定很快就能找到自己头上!

    对上长眉老妖,自己哪怕再干掉十个天乾山小男,拿到他们的法宝把自己武装到牙齿,仍然没什么胜算,别说胜算,连生还的希望都没有,最终一定会被打个形神俱灭。

    到底该怎么办呢?

    傅则阳往回走,看到一个美少年坐在丹榴树下,双目微闭,神态安详,心头猛地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身体。

    身体!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有了计策。

    傅则阳把自己的身体捡回来,小心地装进乾坤袋里,收了北冥伞,去除阵法,摸出一切自己和小男道人来过的痕迹,又把所有成熟的丹榴摘掉,然后离开长夜岛。

    他从长夜岛出来,没有直接回陷空岛,而是先到天乾山三连宫。

    “真人回来了!”宫中服侍的少年见了他,纷纷行礼。

    他的大弟子,也是他目前唯一的徒弟师真童匆忙过来给他磕头:“师父!”

    师真童是他上次去中土时候所收,是个被遗弃的孤儿,今年才长到十三岁,性格老成,人也聪明,教给他的道法他一学便会,又能下功夫苦修苦炼,天乾山小男十分喜爱他,名为师徒,实为父子,已经定下主意,将他让他作为自己的衣钵传人。

    傅则阳不太了解他们师徒相处的模式,多说多错,不敢寒暄,眉头紧锁往里走,师真童还是头一次见到师父这个样子,赶忙赶紧来。

    傅则阳领他进了一间大殿,跟服侍的人:“你们都出去!”

    师真童看出师父是有话要跟自己说,等侍者都出去之后把门关好,然后倒了杯茶端过来:“师父请用茶?!?br />
    傅则阳没有喝茶,唤他到近前:“师真童,我向来是把你视作本门未来的掌门的?!?br />
    师真童听这话相当严重,赶忙双膝跪倒:“师傅错爱,童儿愧不敢当?!?br />
    傅则阳摸索着他的额头跟他说:“你可知我这次出门是去做什么了?”

    师真童点头回答:“师祖羽化之后,您不是推算出本门未来前途堪忧,唯有在西北两海交界处有一件可保本门平安的宝物,这次出去寻宝了吗?”

    傅则阳连连点头:“不错!这次我确实在那边得到一件数千年来,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绝世宝物,然而,却又惹下了另一宗滔天大罪,本门将会有更大的灾难要降临?!?br />
    师真童吃惊道:“那……那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厉害?”

    “血神经!”傅则阳面色沉重地说出这三个字。

    “血神经?”师真童也听说过血神经的大名,“那不是魔教中最xié è的魔经么?师父您可已经把它毁了?”

    “毁了?如果把他它毁了,本门就彻底完蛋了!”傅则阳坚定决绝地说,“跟据我推算的结果,本门未来的灾劫,唯有靠这部血神经才能挣得一线生机,不然的话,咱们满门上下,都要形神俱灭,死无葬身之地了!”

    师真童不知道该怎样好,在他的印象当中,无论是过去的师父,还是接触到的如长眉真人、天都、明河等前辈,无不把血神经视作洪水猛兽,那是天底下最可怕的东西,绝不能沾染分毫,现在,师父却告诉自己,只有这玩意才能拯救自己的门派,这让他很错乱。

    傅则阳说:“血神经确实是世界上最邪性的gōng fǎ,连很多魔教中人都很怕它,但是没有办法,除了它之外,咱们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度过未来的灾劫?!?br />
    师真童艰难地问:“那……师父可xiū liàn那魔经了?”

    “没有,因为我拿到了魔经,触动了天机,正教中人很快就会发现?!备翟蜓敉蝗簧斐鲆桓种傅阍谑φ嫱拿夹?,师真童眼前瞬间一片血红,脑海里出现无数个正在xiū liàn的血色人影,“好孩子,本门未来的希望就靠你了?!?br />
    “师父……我……”师真童感觉脑子里有点乱,他使劲地甩头。

    傅则阳抓住他的肩膀,“你听着,我马上就要带着血神经离开,然后故意被正教中人发现,在被他们打个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你要专心潜伏,默默地xiū liàn这部经书,千万要记住,过去跟咱们交好的那些同道,以后都不再是咱们的道友,都会成为咱们的敌人,他们若发现你xiū liàn血神经,绝不会对你手软,你千万千万要记得?;ず米约?,一定要等到把血神经xiū liàn到大成,帮助本门度过那场劫数。你也不必跟人打听是谁杀了我,那些人你一个都得罪不起,更不需要给我报仇!”

    “师父!”师真童脑子还不怎么清楚,但真情流露,忽然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傅则阳把腰上的乾坤袋解下来,放到师真童怀里:“这是师父的飞剑,还有这些年xiū liàn的法宝,本门的乾元真经和镇山之宝天罡珠也都在里面,以后你就是三连宫的宫主,关起门来,好生xiū liàn,不许生事!”

    他说完往师真童脑门上一拍,让师真童昏睡过去,他把师真童抱shàng chuáng榻,盖好被子,又检查了一遍,见没什么破绽,于是出门离开。

    师真童沦陷在血色的梦魇之中,周围都是一片红色,无尽的血海血云将虚空填满,在云海之中,有数不清的血色人影在xiū liàn……他漫无目的地走,哭着呼唤师父。

    终于,他师父出现了,神情狼狈,披头散发,浑身是血,也哭着跟他说:“童儿,千万不要给我报仇,小心长眉真人,小心佛门和尚,小心峨眉派……”话没说完就在血雾之中熔化消失。

    师真童一声大叫从梦中惊醒,赶忙下地,召唤宫人:“你们有没有看到我师父?”

    宫人回话:“宫主早已经走了,看样子很急,临走前把我们召集到一起,说他要离开很长时间,由您接掌宫主之位,执掌天乾山?!?br />
    师真童颓然坐在台阶上,抱着师父的乾坤袋放声大哭,他隐隐感觉到,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师父了,从此又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第三卷冰封长夜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