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33 天乾小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3 天乾小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乾山小男的话听在傅则阳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炸耳惊雷,他差点跳起来。

    傅则阳最担心的就是长眉真人发现自己的存在,所以每次迫不得已使用血神经的时候都冒充邓隐,不只是想用血神子的名头震慑对方,更多的是让天下有第二个人xiū liàn血神经这件事不会暴露。

    长眉真人是道家千年来第一人,法力高深自不必说,还会拉帮结伙,广交善缘。不止他一个人厉害,跟他有关系的人个个都厉害,像什么极乐真人李静虚,严媖姆,辛如玉,陈紫芹,佛门的三僧二尼……一个比一个牛,都是能够飞升而不肯飞升滞留在人间的家伙。

    一旦被长眉真人知道自己也xiū liàn了血神经,非得上天入地追杀自己不可!

    他过去看书时候觉得蜀山里的术数太强,上下两三千nián de shì情,都能算得准准确确,连什么人,在多少年后,会来这里做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

    来到这里之后,他也涉猎过一些衍算之法,虽然并不怎么高明,但已知其中的原理。

    所有算命的方法都包含两大块,一为数,即所谓的术数,其实就是一种公式,各类算法的公式不同。有按照天干地支,五行生克算的;有按照六爻八卦,变卦互卦算的;还有按照三生三世,因果业报算的……

    第二块是象,即当前的情况和未来的情况,世间万物都是象,把当前的象通过某种形式归纳分类,整理成数据,把这些数据代入前面的公式,得出新的数据,再把这些数据解析成为象,就是要算的结果。

    这个东西不是坐在家里学本道书就能算得准确,公式研究得再透彻,对象的归纳和分析不通也不行,还容易出错。只要学过十天半月,三年五载,谁都能起卦,都能把公式研究明白,但是不会解卦也是白扯。

    要想算得精准,研究公式只占一少部分,前期的纳卦和后期的解卦才重要,需要大量的人生阅历和解析经验,知道的信息越多,总结的数据越多,最终推算解析出来的结果也就越清晰准确。所以擅长前知的,除了自身的聪明才智之外,还需要大量的生活阅历,活得越久的老怪,推算的越准,越明白。

    傅则阳始终不敢露面,又冒充邓隐的身份骗人,最大的目的就是不想给长眉真人知道“天下有第二个人xiū liàn血神经”这条数据,没想到长眉真人还是自己推算出来了!

    他沉住气,套天乾山小男的话,冷笑两声:“血神经是魔教亘古以来无上**,你们这些蝼蚁一样的东西,也能妄自揣度我的神通?不自量力!我那师兄是怎么算的?”

    血神经凶名在外,天乾山小男表情凝重,他找到了xiū liàn血神经的第二个人,看其功力比当年的邓隐还要纯正,只是道行远不如邓隐高。此经所在的魔法诡异难测,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此子跑掉,否则一旦让他离开这里,日后再想逮到可就难了。

    他默默地以神念聚拢乾天罡气将周围封锁,一边说话拖延时间:“长眉真人从卦象上推算,xiū liàn血神经的人道行不如邓隐高,已经转过一劫,是个少年,出自极北之地,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身份。未来出世,会扰乱乾坤,不但于峨眉不利,对整个世界的祸害比血神子邓隐更甚!他这一甲子来北极两次,都没找到人,未来还会再来?!?br />
    我靠,长眉真人来北极找过我?傅则阳惊出一身白毛汗,幸好陷空岛地势太偏,自己这些年宅在仙府闷头xiū liàn,外面知道自己的并不多,再加上北海整体上地广人稀,常常千里之内也找不到一个人,连个问路的都没有。

    看来北海也不能待了,等回去之后还得另寻落脚的地方,长眉真人他是万万斗不过的,只有熬到他飞升,虽然说起来挺没出息,但惹不起躲得起正是魔道的做法,如果明知道打不过,还跑去逞能,被人家干死,这种人简直不配说自己是魔道正宗。

    他跟天乾山小男说:“实话跟道友说了吧,我和那血神子邓隐并没有什么瓜葛,我都不认识他,得到血神经是另一番机缘。我修道这么多年,并没有滥杀任何一个人,非但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还曾经免费为人诊病施药,攒下许多功德。人有好坏,法无善恶,我只是借住在这里修行,与道友井水不犯河水,还请道友高抬贵手,两下相安吧!”

    天乾山小男哼道:“就算你最开始尚能良善,但xiū liàn魔法,日日与魔为伍,焉能不受他们的染着和暗制?无形之中,杀孽已经造成。岂不知邓隐昔年受业于樗散子前辈,xiū liàn的也是玄门正宗,跟长眉真人一样,下山积修无数善功善业。结果一入魔道还不是沉沦不能自拔,这些年血神子纵横天下,有多少无辜的同道丧命在他的血影子之下?”

    傅则阳诚恳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能因为我将来要害人,便先行处置我吧?凡人捉拿罪犯,也讲究要抓现形,捉奸捉双,拿贼拿赃。我如今尚是良善清白之人,不过xiū liàn了血神经,尚未害过人,你便以此对我喊打喊杀吗?”

    天乾山小男道:“我自然无权对你喊打喊杀,不过也不能任由你就此平安xiū liàn魔经,最后无人能制,你再翻脸无情,那时候谁又能治得住你?魔道中人最不讲信义,我今日先将你收服,然后押往东海钓鳌矶,交与长眉真人发落,他定你生你便生,他定你死你便死!”

    傅则阳忽然很想笑,他毫无顾忌,很畅快地笑了起来:“天乾山小男,我敬你是个海外清修的散仙,不问中土是非,常在北极逍遥自在,我即使练成魔功,想要动手,也不会找你这样的人下手。不过我对你客气客气,你就真把自己当chéng rén物了?还想把我捉住,像犯人一样押往东海钓鳌矶,交给任寿处置?是谁给你的勇气,敢如此地大言不惭!”

    天乾山小男放出飞剑:“魔头!我刚刚跟你说话的这会功夫,已经默默调动乾天罡气聚集岛的周围,并十八颗天罡珠布成乾天混元仙阵,你今天是插翅也难逃了!”

    他阵法已成,不再多说废话,放出飞剑斩向傅则阳。

    傅则阳嘴角上翘,露出一枚邪魅的冷笑。

    在xiū liàn之前,他在周围也布置了阵法护身,天乾山小男布置的时候他以一双魔瞳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当作不知,任由小男布置,这时飞剑斩来,他也发动身前的阵法。

    在丹榴树上,旋转着降下一把铁伞,这伞共有七十二片伞叶,用海底寒铁在万年玄冰上打磨而成,从头到尾不用一丝火气。其中一半伞叶含有太阴元磁精英,另一半伞叶含有太阳元磁精英,间隔叠放,相互吸引。

    此伞平时收拢在一起,当放开来时,施法转动,便能射出阴阳两极元磁真气,相互摩擦,再跟祭炼时候添加的月华真水和壬癸水精英反应,便能形成一团浓云,里面各色极光交相辉映,电闪雷鸣,瑰丽无比。

    傅则阳用这北冥伞作为阵眼布置护身阵法,此时宝伞飞起,旋转之际,射出一股彩色极光,照在天乾山小男的飞剑上面,立即将其吸住,强行往伞里飞去,天乾山小男大吃一惊,急忙掐诀施法,连喷真气,怎么都控制不住,最后把舌尖咬破,喷吐精血,加持施法……飞剑依然不听控制,直被收入伞中去了!

    苦炼多年的飞剑被夺走,天乾山小男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认出北冥伞以元磁真气炼成,自己身上好几件厉害宝物都是五金之属,全都不能应用,新得的后羿射阳弩未经祭炼,也用不得,他把心一横,鼓动周遭的乾天罡气,决定把这魔头跟这长夜岛一起炸毁。

    傅则阳知道他有一宗镇山至宝,名叫天罡珠,一颗就能把鼎鼎大名的太乙五烟罗震碎,这厮共有十八颗,随便拿出三四丸丢过来,自己就要粉身碎骨了。

    先前天乾山小男的布置傅则阳都看在眼里,他怕傅则阳逃跑,遗祸无穷,傅则阳也怕他逃跑讲自己存在的消息时放出去,于是人他布置,知道他将十八颗珠子暗自放出来围绕在长夜岛周围。这会见他施法,天罡珠带着浓浓的乾天罡气滚滚内缩,齐往岛上聚集过来,知道厉害,他冷笑一声,将元神遁出,赤条条的一道人形红光,直扑敌人。

    他现在的元神与当年可不同了,原来是朦朦胧胧的一道模糊血影,现在是浑身放光,眼耳口鼻全都清清楚楚,飞行速度比原来更快百倍,几乎是动念即至。

    天乾山小男当年亲眼见到邓隐什么法宝都不用,就是这么一道血影,东一扑,西一扑,每一扑必定秒杀一位同道真仙,让他们损失惨重,如果不是长眉真人在场,连他和他师父在内都要全军覆没。因此在得知傅则阳也xiū liàn血神经以后一直在防备他的迎面一扑,见血影飞来,立即发动护身法宝,化作一片水晶般的玉璧,拦在他和血影之间。

    这是万年玄冰注入乾天罡气打磨成的乾天晶壁,一旦放出来,不管敌人的飞剑多么锋利,法宝多么厉害,主人都会毫发无伤。

    傅则阳一头扎在晶壁上面,略一停顿,血光直透进去,顷刻间渗满整座晶壁,全部变成血红。下一面,傅则阳从晶壁这一面钻出来,扑上天乾山小男的身子。

    天乾山小男万万想不到,自己门中传承千年的护身至宝竟然会被敌人钻透,搞了个措手不及。他修道多年,知道厉害,急忙舍掉躯壳,将元神遁出体外,把身体让给了傅则阳,反手凌空画出一道乾天神符,劈手拍入自己的泥丸宫中。

    “你夺了我的躯壳,我便以我的身体为牢狱把你封锁在里面,看你这尚未修成的魔身能否承受得住九天神罡的bào zhà!”

    天乾山小男把所有天罡珠都聚集到傅则阳周围,要把他的身体炸成粉碎,他的天罡珠与别家雷珠不同,用的都是纯粹的九天罡气,任何生物都受不得罡风璀璨,就算是天仙飞升,也要有接引神光护体,想要靠自己飞上去,半路就吹碎了。他料想,傅则阳的血神法身尚未练成,绝对扛不住十八颗天罡珠的集体bào p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