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32 血焰炼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2 血焰炼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对于真幻的认知,佛道魔三家各有不同。

    佛教的经文里这样写:“凡所有相,皆是虚妄?!?br />
    所有常人认为的真,其实都是假的。

    道家经文是:“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br />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还真。

    而魔教的真假论与佛教正好相反,他认为一切都是真的,哪怕是我们用念头幻想出来的清净,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也是真的。我们可以生活在我们幻想出来的这个世界,或者说境界里,这个世界对于别人来说是假的,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是真的。

    血神经上册开篇总纲,都在讨论交代这些世界观、宇宙观、人生观的问题。

    对于傅则阳来说,过去在地球上的生活是真的,如今在蜀山世界的生活也是真的,此刻他在魔境之中出现被警察抓走的情景也是真的!

    但是那又如何?血神经旨在自己xiū liàn成无上神魔,法力通达十方三界。

    在一切境界之中,我都是唯一的主宰,无上的魔神,一切众生都是我的奴隶!

    要主宰众生,必先主宰自己!

    傅则阳将魔道之心坚固起来,神念顿时清楚,不再昏沉。他将感知放到最大,深切体会忍受各个魔境里的自己,或是被万千人辱骂指责,受尽屈辱;或是被人施以酷刑,痛苦难耐;或是被怪兽追逐,被长眉追杀,历经恐惧……

    各个世界里的艰难困苦我都要品尝一遍,我无所畏惧!

    他xiū liàn血神经,招感诸天无相阴魔蜂拥而来,通过眼耳鼻舌身意,制造出视觉、听觉、味觉等六感上的种种折磨,要让他沉沦迷陷,成为任由自己摆布的奴隶。

    但傅则阳早就知道会有这一遭,他在陷空岛专门收拾出一处宫殿,名为“炼魔殿”,提前以阵法模拟出种种魔境,锻炼自己,虽然不如真正的阴魔制造出来的魔境真实,但是诸般痛苦程度却丝毫不弱。

    他的感知深入万千阴魔制造出来的世界当中,每个世界里都有一个“我”被折磨,种种痛苦全都感同身受。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情绪波动,到后来心念越来越平静如水,再无波澜:“你们想要让我成为你们的奴隶?你们不配!”

    魔火在他体内足足燃烧了九年时间,才渐渐收敛止熄。

    在熊熊燃烧的魔火之中,他身上皮肤毛发最先融化,然后是筋肉和骨骼。若是寻常人的身体被这魔火焚烧,顷刻间便成飞灰,傅则阳经过前面的xiū liàn,身上气血将肉身?;ぷ?,被魔火不停煅烧,像冰一样熔化,最后整个人成了一团液体,落在面前的鼎中。

    血液翻腾,火焰越烧越旺,越烧越亮,将整个长夜岛染成一片猩红。

    这火燃烧了整整三年,血液彻底煅烧干净,然后傅则阳在血液之中重生。

    他像婴儿一样,从一颗阴阳交接,罡煞凝炼的胞卵开始,逐渐长出头脑四肢,五脏六腑,每九日相当于一年,长到一百余日,重新成为原来的少年模样。

    自鼎中飞出,傅则阳抚摸着自己身上光洁的肌肤,直想仰天长啸。

    这血神经的gōng fǎ真的神异无比,xiū liàn到此,他已经产生了质的变化,道教阳神追求聚则成形,散则成炁,他也近似于那一步,只不过是散则成血,聚则成型,如果再把下两层功夫炼成,他就可以将全身炼成一道血影,遇到人迎面一扑,就能将人杀死!

    邓隐只得了下册,没有xiū liàn上册,只能剥皮练功,他这上册里面按部就班,便可逐渐修成。不过剥皮练功是速成的,九年即可成功,他这功夫则需要至少八十一年。

    现在他挥手之间,就能弹出万点血焰,比当年一灯上人魔灯上发出的魔火还要厉害。

    他功力大增,这长夜岛又如此之好,有点舍不得离开,时间宝贵,地点难得,索性继续往下xiū liàn,他又开始xiū liàn下一层血光**。

    血神经前面八层的xiū liàn,是炼血化气,炼气化神,如今是第八层正是炼气的最后一层功夫,需要继续锻炼身体的气血,继续凝练血光,由气中放光,炼成魔光。

    这一层功夫需要似佛家入定一般,全身静止不动,连呼吸心跳也都停止,群魔来袭,依然制造诸般魔境,比前一层更加凶险厉害,一念之差,便会为魔所乘,永世沉沦。

    傅则阳在桂府丹榴树下盘坐入定,全身经脉气血全部凝固,不在运化,只将一灵不灭,回光返照。这时亿万无形阴魔又至,很多都是魔中之王,制造出无数环境,诱他沉沦,他身子不动,心神也不再动弹。

    前一层时诸天魔相以折磨为主,他感知全开,深入各个魔境里面去接受锻炼,以诸般苦境将自身形体锤炼熔化。这一次诸天魔相以引诱为主,要以诸般乐境磨练神魂。

    在有的世界里面,峨眉都被他荡平铲除,长眉真人跪在地上,哀求他饶自己一命;有的是他四个爸爸妈妈哭着跟他认错,表示以后一定会对他好;有的是他在山洞之中得到了昊天宝镜、九疑神鼎、贝叶灵符……他将神识内敛,对诸般魔相全不留意。

    这样一坐就是shí bā nián,每过一年,阴魔的数量就增加一倍,各种幻境也越发厉害,有数次他都差点分神。每当险要关头,他的意识里都会出现九道灵符,迎面一照,让他神思清明,重新闭目塞听,收心凝神。

    他以神炼形,逐渐将上一层精炼过的形体跟元神融合,使得形神一体,再加锻炼,焕发魔光。在桂府丹榴树下,他成了个红光闪烁的光人,这魔光越来越强,渐渐上冲霄汉,下彻地府……虽然这里处于无尽的黑暗之中,又是亘古人迹罕至之地,到底惊动了一位散仙。

    这位散仙说起来还是他的邻居,住在陷空岛西北三千里之外有一座天乾山,山上有座三连宫,宫主道hào小男。

    天乾山小男精修先后天八卦术数,所谓乾卦三元,震卦为长男,坎卦为中男,艮卦为小男。艮为山岳,他以小男为hào,专一精炼九天罡气,得乾天玄门正法。六十四卦中,天在上山在下,是为遁卦,此人炼就无上神通,尤其懂的趋吉避凶,善于遁甲之术。

    小男师父不久之前刚刚成道,飞升仙界,他执掌了天乾山,沐浴三天,开坛设法,虔心推算本门未来气运。竟然算出衰星临门,前途暗淡,将有灭门绝户之险。

    他大吃一惊,急忙再次推算,不惜损耗心血,要寻找那一线生机。

    这次用了八八六十四日,终于算出,在距离这十余万里之外,西北两海交界的海眼里,有一件前古奇珍,若能取来做的镇教至宝,可以对付未来的灭门克星。

    于是他把家里交给大弟子师真童打理,独自外出寻宝,飞跃茫茫大海,历尽不少辛苦,终于在一个大海眼里找到了前古时期的大能所用的宝物——后羿射阳弩。

    此宝名字虽然叫弩,实则是一杆大弓,配有九支落日神箭,专克火、木二行的宝物,尤其能够射人元神,克制魔头,哪怕是魔教中的高人炼成的神魔,一箭过去只要切中要害,便能定住魔魂,任其多么神通广大也再不能变化,难逃形神俱灭之厄。

    天乾山小男自己推算,未来灭亡自己门派,也是魔教中人,如今得了这件前古至宝,正应了卦象,心中欢心安定,打道回府。

    他来的时候,是绕着北极玄霜黑海走的,回来时寻思,长夜岛的桂府丹榴三十六年成熟一次,如今又到了成熟之期。上次熟时自己在山中跟师父共同祭炼天罡珠,无暇来取,这次正好顺道摘取一些,除了自家品尝炼丹以外,还可拿些送人,结交同道。

    于是他便转道长夜岛,以天罡正气,潇洒地在玄霜黑海之中破开一条同道,精怪都怕天罡,感知到这股天威俱都四散奔逃,任他逍遥蹬岛。

    距离岛屿尚有十余里,他一双乾天慧眼便看到黑气之中红光隐隐,血气弥散,不由得心中惊讶,难道有厉害的大魔头盘踞在这里吗?

    到了岛上,他看见丹榴树下盘膝坐着个十六七岁大的少年,面容英俊,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仿佛紫府仙童下界,然而周身魔气缭绕,一幢血光将他拢住,上冲霄汉,下彻九幽,这分明就是魔教大佬的气势!

    傅则阳感觉到有人到来,心中也有些惶急,他xiū liàn到了最后的阶段,只要再过数日就能修成了,却没想到被人打断。他在北极住了数十年,看这人打扮容貌跟听说的天乾山小男十分相似。

    傅则阳早听过小男的大名,知道他道法高深,又精通卦象,十分难惹,怕他看穿自己的本质,不敢去结交,更不敢招惹,没想到今天在这种情况下跟对方相遇。

    他依旧闭着眼睛,表面上气定神闲,轻声叹道:“我老人家在这里觅地潜修,就是不想再多造杀孽,没想到偏偏你撞了来。我若放你离开,你回头跑去我师兄那里告诉他,又是天大的麻烦……”他想要故技重施,装作邓隐,吓住天乾山小男,逼他起誓,到时候便可通过什么感应控制他。

    天乾山小男听完皱眉,摇头说道:“你说你是长眉真人的师弟邓隐?不,绝无可能!我数十年年随家师见过长眉真人,他已经把血神子邓隐封印起来,本要将他处死,忍不住他师弟苦苦哀求,他将他封印在西海,我师父也曾从中出力,三甲子之内绝无可能再出现?!彼蝗恍盐?,“长眉真人说,他根据卦象推算,这天底下除了他师弟以外,已经有第二个xiū liàn血神经的人了!只是天象模糊,卦象错综复杂,难以确定对方具体情况,只知道那人已经转世投胎……想必,你就是长眉真人说的那个第二xiū liàn血神经的人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