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28 北极冰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8 北极冰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破去了鸟身上的魔火,大鸟已经奄奄一息,跟个落汤鸡似的瘫在地上。

    他看这鸟生得如此之大,想收做个宠物坐骑,便取出三颗补心丹和五颗血髓丹喂到鸟的嘴里,再用乙木神光化合了乙木神光罩住鸟身,为大鸟祛除魔火余毒,应和催化吃进体内的药力,使其散布全身,生发痊愈。

    用了半日功夫,鸟身上焦烂的皮肉全都重新长好,愈合如初,只是羽毛还没能生长出来,依旧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的。

    他恢复了些精神,从地上站起来,扑打翅膀,掀起阵阵狂风。

    这鸟站在地上,身高有将近四米,全身都是乌黑发亮的羽毛,在阳光底下闪烁着金属光泽,两只大眼睛,瞳孔呈金huáng sè,虽然神情依旧有些萎靡,依然顾盼生威。

    傅则阳站起来,抬高手臂,那鸟便蹲下身,伏下头颅,让他抚摸脖子下面的羽毛。

    “我要去北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你得罪了那个魔僧,他以后八成回来找你报仇,到时你被逮到,就生不如死了。跟我走吧,我教你修仙啊?!?br />
    大鸟奋力拍打翅膀,又是一阵飞沙走时,落叶乱飘。

    “我也会飞的?!备翟蜓羯斫:弦?,一圈圈皎洁的光润从他身体向外扩散,仿佛置身于月亮之中,双脚离地缓缓升起。

    见到这般情景,大鸟金瞳里面显出神奇欢喜的神色,他紧追两步,努力扇动翅膀,也跟着飞起来。他的翅膀巨大,虽然千疮百孔,四处漏风,但仍然能够起飞,只是速度慢了不少,傅则阳也不着急,像热气球般,满满升空,大鸟环绕他转圈盘旋。

    一人一鸟很快升到山顶,在这里,傅则阳见到了大鸟的巢穴,他怕大鸟恋家,想要直接越过去。那鸟急鸣数声,掉头投入到自家巢穴里,傅则阳无法,也得跟着下来。

    他想把鸟拐走,寻思得用什么办法,觉得还得以美食yòu huò之,于是拿出两枚朱果干。

    鸟巢搭在悬崖峭壁之巅,空间极大,用许多树枝干草搭成盘状。

    大鸟抬起爪子,两三下就把窝给扯成稀烂,断裂的数值底下有三颗黑色的宝珠。大鸟张口吞下一颗,犹豫了下,把剩下两颗也给吞掉。

    傅则阳曾经在南疆住过,看出这三颗珠子是类似怪蟒毒龙的内丹或龙珠一类,这大鸟积攒起来藏在窝里,这时一股脑全部吞掉,对身体恐怕有极大危害。

    他把朱果干给鸟吃了,又取了一滴月华真水喂他,大鸟吃喝进嘴,感知到是绝好的东西,浑身轻泰,忍不住又扇起翅膀。傅则阳是幼童的身体,吃不住这样强烈的狂风,直接被吹得双脚离地,跌落悬崖。

    他有心试探大鸟对他的态度,没有御剑飞起,保持zì yóu落体向山下衰落。

    大鸟在崖上探出头,看他持续坠落,没有像先前那样浑身散发月光起飞,纳闷地眨眨眼,纵身飞扑下来。他飞行速度极快,转眼间赶上傅则阳,将他托在背后,然后振翅升高。

    “太好了!”傅则阳双臂全开也抱不住鸟的脖子,好在他有法术,用乙木真气将自己牢牢吸附在鸟背上,伸手拍打鸟的后颈,“走啦走啦,咱们去北海!”

    大鸟长鸣一声,双翅全部展开,划破苍穹直上云霄,翻过山顶在云层之上折而向北。

    这鸟飞行速度真的很快,他扇动漏风的翅膀,比仙人的遁光和御?;挂?,而且只在云层上面飞。他极为喜欢那种背负苍天,俯视大地的感觉,傅则阳也很喜欢,望着下方辽阔的山川河流,锦绣大地,跟自己全神御剑时候体验又不相同。

    傅则阳这次赶往北海修仙,练的又是玄溟真经,想起过去中学课本里学到的一篇文章,叫逍遥游,里面有朗朗上口的名句:“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br />
    记得当年看原书时,里面有大海鳅,却没有鲲,也没有鹏,这鸟虽不似垂天之云,动辄扶摇千万里,却是他见过的最大鸟类,在南疆见到的三爪神鹰在他面前根本就是小鸡崽子一般。他便以“其翼若垂天之云”,给这鸟起名叫做玄翼,本来想叫云翼的,恍惚记得蜀山里似乎有个人也叫云翼,为了避免日后麻烦,因他一身乌黑油亮的羽毛,便叫了玄翼,随自己的姓,傅玄翼。

    玄翼每天都要捕捉食物,一顿要吃两三只黄羊,傅则阳帮他捕食,等他吃完,顺便在旷野里用乙木神光化合月华真水为他疗伤,有时还会附上自己的精血,使其羽毛尽快长全。

    一人一鸟日日赶路,向北疾飞,越走越冷,渐渐连泥土地都看不到了,尽是霜雪覆盖的冻土,真真到了不毛之地。

    越过不毛,离开大陆,进入北海,这里气温常年处于零下淡水结冰的状态,海面上偶尔有冰山迎面飘来,四望无际,冰水荡漾,头上的蓝天压迫得特别低。

    继续向北,空气越来越冷,冰山越来越多,渐渐地寒流澎湃,波涛如怒,悲风怒吼,倒出飘流着冻云冷雾,海中也终于出现了传说中的海鳅和巨鲸。

    傅则阳过去只在图书和电视里看到过鲸,如今亲眼见到,还是在空中的视角,别具壮观。那些鲸大多五六十米长,比地球上的更大,品种更杂,他叫不上名字,只觉得有的像蓝鲸,有的像虎鲸。

    还有各种奇特变异的,比如有一种长达百米的巨鲸,后背上从头至尾,沿鳍两侧长满诡异的眼珠,开合之际,有道道lán guāng射出,空中的海鸟只要被lán guāng扫中,立被冻成冰坨。

    傅则阳亲眼见到,一群白色海鸟从上空飞过,被这巨鲸大眼睛一通乱扫,整群海鸟只跑掉十来只,其余都被冻僵,噼里啪啦砸落海面,巨鲸张口猛吸,将其全部吞入腹中。

    连玄翼也差点被他扫中坠海,傅则阳及时用乙木神光将lán guāng挡住,玄翼急速拔高升空,恨恨地鸣叫一声,看着下方的庞然大物,他也无可奈何。

    “你想要报仇出气吗?”傅则阳让他在空中盘旋,他在鸟背上施展癸水遁法。

    下方还算平静的海水突然跳跃涌动起来,万吨海水如潮水般涌起,惊得其他巨鲸纷纷逃窜,这条百目巨鲸也向逃走,但左右两座巨大的浪山夹住,他愤怒地扭动身躯,摇头摆尾,要把浪山击垮。

    傅则阳在鸟背上,将两只小手合拢,下方的浪山也并在一处,把百米长的巨鲸包裹在里面,水温急剧下降,在短短数秒之内凝结成冰,冻成了一座巨大的冰棺,巨鲸在里面眨着背上百只巨目,却无法动弹。

    傅则阳哈哈一笑,双手向下按落,那巨型冰棺带着里面的鲸鱼深深地沉入海底去了。

    “走啦!”玄翼除了气,愉悦地长鸣一声,继续振翅向北。

    越往北,空气越冷,浮冰越大。

    连着飞了几日,傅则阳掐算昼夜时差,发现要想飞到永远黑暗的长夜岛,至少还得两三个月时间,他不但没有沮丧反而高兴,他要xiū liàn血神经,自然是越偏僻越人迹罕至越好。

    又行多日,海面已经彻底冰封,再也看不见海水,而是连在一起的冰封大陆,起初还能听见冰层下面海水波荡的声音,到后来悄无声息,天地之间一片雪白,静悄悄地,好似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一人一鸟两个活物。

    穿过这三千余里上有寒潮下有坚冰的wài wéi地带,傅则阳终于接近了北极地区。

    他没有来过北极,更没有去过长夜岛,只能通过日影月相辨认方向。

    这日正急行间,忽然见到前方连绵雪山之下有人斗法。

    是个三打二的局面,多数的这一方,放出道道碧绿鬼火,团团猩红魔焰,看上去就不像好人。另一边看上去像两口子,男的是个矮胖红脸的中年人,女的长得还算漂亮,挺着个大肚子,竟是个孕妇。

    傅则阳虽然对徐完的鬼道腻歪,对一灯上人的魔道讨厌,但是并不会因法定人,他自己就xiū liàn血神经,但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坏人。按照他的性格,遇到这种事,连面也不要露,有多远跑多远。他现在道行法力都还有限,躲是非还躲不过,哪有资格去主动招惹是非。

    不过今天这事比较特殊,那个孕妇十分可怜,肚子大的仿佛马上就要临盆,头发披散着,被困在一团冒着黑烟红焰的魔火里面,四处冲突不出,护身白光只剩下薄薄的一层。

    一个相貌丑恶,道袍只穿大半边的虬须道士一边施法一边调戏她,言语粗鄙不堪,又下流又恶心,说自己修道一百多年,还没有试过身怀六甲的妇人,今天正好快活一番,还能把胎儿取出来炼制一件魔门法宝。

    简直就是个畜生!

    傅则阳无法再忍,你们要是有铁城山老魔,血神子邓隐那般的法力再为所欲为,别人也管不了你,偏偏法力也就那么回事,也敢出来欺男霸女,简直就是嫌自己命长。

    尤其着三人只练了半吊子的魔道法术,里面掺杂着道家旁门的功夫,用起来虽然声势浩大,却不伦不类,让傅则阳看着难受。

    他拍了拍玄翼头顶,让他自行飞走,然后御剑飞离鸟背,化成一抹亮白的月光,隐藏在冰霜雪霰结成的冷云之中飞向战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