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27 鸟爪魔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7 鸟爪魔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力神魔的力气极大,成年的大力神魔甚至可以担山赶日,他们撕扯一个人的身体比常人扯开一张宣纸还要轻松。这魔头也是又贪又狠,从腔子里捞出心脏放进嘴里大吃大嚼。

    一灯上人万没想到,自己辛苦培养炼成的神魔竟然会反噬自己。

    神魔反噬这种事情在魔教中时有发生,但通常都是被主人放出去,却打不过敌人,甚至被敌人重创,激怒之下爆发起来才会fǎn gōng主人。当然,多数情况都发生在主人身受重伤,实力大损的时候,而且事前都有征兆。

    像今天这种在主人完好无损时候暴起发难,一灯上人别说遇到,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一灯上人魔法高深,虽然肉身受损,仍然急速应变,将元神遁起,以免被神魔吸走。

    他飞到空中,招来红莲法座,念咒施法。

    被神魔撕裂的两半腔子里随着他的法术生发变化,向外狂喷魔火,心肝脾肺,骨肉筋皮像蜡油一样熔化,使得魔火猛烈燃烧,将神魔包裹在里面。

    大力神魔在火焰中挣扎,却被魔法束缚,全身都被魔焰包没,只露一个头在火焰外面,他像野兽一般仰头向一灯上人咆哮。

    一灯上人在空中端坐,惋惜地道:“我早该想到,血神经上肯定有御魔之法,我这魔儿新成不久,还是幼年,被你控制也不算意外。唉,可惜了我这xiū liàn百年的庐舍,眼看就要修证不坏金身,却被你给一遭毁了,回头再找新的皮囊夺舍重生,又是一桩麻烦?!?br />
    傅则阳xiū liàn血神经功力尚浅,即使是幼年时期的神魔他也不能完全控制,此时血煞元神端坐在神魔脑海之中全力施法,不断cì jī折磨神魔,让他积累怒气,使其以怨为食,以恨为养,不断想要冲出血焰。

    一灯上人的魔火并不能真正伤害大力神魔,只能让他痛不欲生,逼迫他屈服。傅则阳的魔法也不能伤害到他,只是不断通过精神上的cì jī,让神魔痛苦沉沦。

    双方一个物理攻击,一个精神攻击,都在折磨神魔,可怜这大力神魔平素威风凛凛,长成之后更能撕天裂地,让天下群仙闻之变色,此时却被内外夹攻,恨不能立刻死掉。

    两人谁都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努力争夺大力神魔的控制权。

    一灯上人想要让什么重新驯服归顺自己,到时候就能把他收回体内,带回滇西魔宫,送入炼魔鼎,到时候有的是法子把里面的人逼出来。

    傅则阳是山穷水尽,破釜沉舟,一灯上人太强,他只能用这个办法做最后一搏。

    可是他跟一灯上人实力相差悬殊,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力神魔的怨怒之气被强行压伏,开始被强逼着跪在火里。

    绝不能让神魔彻底屈服一灯上人,一旦重新归降一灯上人,自己就只能任人摆布了!

    傅则阳在神魔的脑海之中,盘膝虚坐,下方是滚滚血海,头顶是弥天血气。

    事到如今,他还有一个法子,就是以自身的血煞元神跟大力神魔合体。

    道家有人剑合一,魔教也有人魔合一,有点类似于夺舍了神魔,又像是吞噬了神魔的元神,到时候魔我融合,我既是魔,魔即使我,他就成了大力神魔,便有了跟敌人鱼死网破的一战之力。但是结果也肯定会很凄惨,原书中尸毗老人以宇宙六怪之尊,一千多年的法力神通,尚且不敢轻易与魔合体,最多只做到以身啖魔。

    以他的现在的功力,一旦这样做了,肯定会彻底丧失人性,成为一个纯粹失控的嗜血魔头,就算干掉了一灯上人,最后引来佛道两教的高人来将他打得魂飞魄散,彻底灭杀!

    要么是束手就擒,被人捉回家去,成为鱼肉,任人宰割。

    要么是舍身成魔,轰轰烈烈大干一场,手撕仇人,最后身死道消。

    这两者,哪一种更加高贵?

    还没等傅则阳作出决定,事情又有了变故。

    原来在这山顶上有一只大鸟,周围方圆千里之内,都是这鸟的捕猎场,所有在这片区域生存的毒蛇猛兽,乃至于山精野怪,全是这鸟的食物,真正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这鸟日久通灵,也知吞吸吐纳,采集日月精气,每天早上他都对着东方,面向初生的太阳采集太阳真气。今日他刚刚完成早课,飞下来准备捕食享用早餐的时候,发现了这出山坳里竟有异状,一团诡异的红云团在那里,不停翻滚,里面有极其凶戾的气息。

    他也是霸道惯了,只当做是异类入侵,张开翅膀从山巅俯冲下来,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准确地攻向红云中央的人影。

    一灯上人正在全力施法拘魔,魔法一类,最重心念感应,因为魔头俱是奸诈阴狠,稍有分神被他乘隙入心,日后贻害无穷。

    若是平时,像这样一直凡鸟,一灯上人随便挥挥手,几百只也瞬间灭了。

    偏偏他今日衰星照命,被大力神魔撕烂了肉身,又忌惮魔教中的老前辈“血神邓隐”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的绝招,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下边,等发现头顶黑暗,日光被一团乌云遮住的时候为时已晚。

    那大鸟翼展打开能有将近十米宽,体型相当于一架歼十战机,猛冲下来,将大气割裂,顷刻间飞射到红云上方。金光闪闪的鸟眼将人影锁定,义无反顾地穿破红云,抓向一灯上人的元神。

    元神魂魄本是清灵之物,并无实体,大鸟这一抓并不能对他照成直接伤害,但是魂体最爱清净安宁,最忌动荡惊吓。很多修行人在有身体的情况下,全神练功,突然被吓到,都会引得走火入魔,轻者口喷鲜血,功力倒退,重则走火坐僵,成为植物人。

    一灯上人没有肉身,只剩下魂体,更怕惊吓,庞然大物突然冲破红云,两只树枝般的利爪在他魂体身上抓过,虽然抓不到他的魂体本身,却把他坐下的红莲抓爆,手上的魔灯也失手滚落在地。

    一灯上人被打断施法,立受魔功反噬,元神萎靡,仿佛瞬间苍老了几百岁!

    “孽畜!”他大吼,被撕裂的红云翻滚着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漏斗,把一击之后想要振翅飞起的大鸟吸住,落在地上的魔灯自动飞回手上,屈指一弹,千朵灯花爆裂散开,打到大鸟身上,烧得翎毛化灰,皮肉焦烂。

    大鸟痛得浑身颤抖,拼命拍打翅膀,却再难飞起,挣扎了几下,滚在林间。

    一灯上人让魔火缠住他慢慢灼烧,他不急于把他立即杀死,要让这个敢于攻击自己的畜生在极度的痛苦中慢慢死去,然后再收走他的魂魄祭炼三枭神魔。

    就在他对付大鸟的短短半分钟的空档里,傅则阳已经取得了大力神魔的控制权,虽然不能像附体一样随心所欲地控制,但是能够影像神魔的意念,让他按照自己的吩咐做事。

    这神魔怒吼一声,摇动肩膀生出四条手臂,共六只魔爪将缠绕附身的魔火撕成稀烂,然后像猴子似地离地蹦起,扑入红云里面。大鸟的鸟爪抓不到魂体,他的魔爪却能,六只魔爪分别抓住一灯上人的四肢胸腹和脖子,用力一扯,将人扯成六块。

    一灯上人发出直击人心神的惨叫,拼命从魔爪上挣脱逃窜,却只挣脱了头颅躯干和双手四块,把两条腿留在魔爪里面,被神魔张口吸入腹中。

    得了原主人的灵魂碎片,神魔尝到甜头,大受鼓舞,继续扑向重新融合的一灯上人。

    元气大伤的一灯上人惊骇欲死,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取胜了,急忙将元神投入魔灯血焰里。大力神魔对这盏魔灯十分恐惧,那是他从出生以来痛苦记忆的源头,童年的阴影所在。他略迟疑了下,一灯上人已经操纵魔灯离地飞起,直射西南,钻入蓝天白云之中,转眼不见。

    被猎物逃走,大力神魔十分暴躁,顿足捶胸,也化成一道魔光要随后追赶,却被傅则阳勒令不许,他想反抗。从小用精血喂养自己长大的原主人他都能反噬生撕,而傅则阳并不是他的主人,他杀起来更无顾忌。

    不过他杀不了傅则阳,傅则阳在他的魔魂上印下了血神咒,然后从他眼睛里飞出来。

    再次看到血影,大力神魔怒不可遏,就是这个家伙方才折磨得自己痛不欲生,他嗷嗷叫着扑过去。傅则阳手掐灵诀,念诵血神拘魔咒,拘得神魔如同被上了紧箍咒的孙悟空一般,抱头满地乱滚,身体被越咒越小,迅速收缩,最后化成一道魔光被傅则阳抬手收了。

    终于把这魔僧给打跑了,虽说战果比预期的要好,但傅则阳仍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活着,真特么的好!

    他回到地下找回自己的肉身,还体重生,回来看那被魔火折磨的大鸟。

    那鸟体型硕大,形貌威武,不过现在比较狼狈,一身黑铁般的翎毛被烧得千疮百孔,一灯上人虽然去了,那数百颗魔火依然在燃烧,只是声势见小,火光渐弱,但仍在跳掉烧灼,灼透羽毛,在皮肉上烧得滋滋作响,带着腐臭的青烟乱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