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25 一灯上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5 一灯上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钟先生是名门正派弟子,玄道正宗,师父一元祖师法力高深,在西昆仑威慑群魔,师叔空了更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连威震天下的赤尸神君、沙神童子、雪山老魅等有名的魔教大佬都不敢无故伤害昆仑弟子。

    他也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方才中了魔法暗算,被刚认识的傅则阳救下,又见邓八姑不顾一切冲向魔灯,竟似飞蛾扑火一般,顿觉胸膛里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怒骂一声魔道老妖,放出飞剑,直取远处的一灯上人。

    那一灯上人是个身形高大的番僧,顶上留着寸长短发,披着大红袈裟,双耳垂珠,皮肤白净,右手托着一站青莲血焰魔灯,端坐在一株杨树顶上。那树也被他施了法术,长满层层叠叠人脸,枝条纠结,成了一大朵的莲花,将他托住。

    他万万想不到,竟然有人能用如此匪夷所思的法子破了他辛苦练成的法宝,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把凶恶暴戾的魔头吓成这样,仓皇逃窜回灯里?他只当傅则阳身上有厉害的佛门宝物,万没想到傅则阳本身对魔头就有威压克制的能力。

    钟先生御剑飞来,邓八姑见他平安,又惊又喜,也将剑光改向,跟钟先生并肩齐驱,杀向一灯上人。傅则阳把没了魔头的毒砂收走,装进一个葫芦里,突然心有所感,似乎有人在暗中窥视。他暗暗吃惊,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放出飞剑也向一灯上人杀去。

    他觉察出来,那人道行太高,本身应该不在这里,只是施法隔空窥探。

    修魔之后,他十分敏感,没有感知到对方有恶意,相反倒有些看顾的意思,不是钟先生的长辈就是邓八姑的长辈。以他目前的功力无法追踪对方,除非运用魔瞳,但那样极有可能被对方发现他xiū liàn血神经的秘密,于是他只当作不知。

    三口剑,成品字形围住一灯上人厮杀。

    钟先生的仙剑是一道蓝色,如苍穹之蓝,往来纵横,大开大合,上面有一道道的电弧流淌闪耀,大有正气穿空,群邪辟易的架势。

    邓八姑的飞剑是一道乌光,看上去毫不起眼,却又快又狠,擅长偏门抢攻。

    如果他们两人对上,单纯比拼剑术最后输的一定是邓八姑,但如果别人跟他俩斗剑,宁愿选择的对手肯定是钟先生,而不会选择邓八姑。

    跟这两人相比,傅则阳的剑术要弱很多,他的剑术是跟徐完所学,徐完的水平就不怎么样,他学的时间又短,这些年主要靠自己摸索,远远比不上人家有师父手把手教出来的。不过他的太阴神剑过于神异,又不惧魔血污染,纵横来去,纤尘不沾,依旧皎洁明亮。

    一灯上人看他收了自己的魔砂,对他最为忌惮,把大部分攻击都用来对付他,却发现他用的并不是佛教法术,甚至连一点佛门的边都不沾,可是自己仰仗的魔法使出去,竟然大部分都会失效,他纳闷至极,百思不得其解。

    一灯上人也练有一口红莲剑,但他剑术有限,抵挡不住三人,还是要使用法术。

    他将魔灯晃动,飞出百团拳头大的魔焰,每朵魔焰里都住着魔头,化作血呼啦的一张张大脸,尖声嚎叫扑向钟先生和邓八姑。

    他没有驱赶灯火去对付傅则阳,因为知道没有用,只令魔焰飞向钟、邓两人,把自己那口红莲剑调过来战傅则阳,他发现傅则阳的剑术不怎么样。

    傅则阳自然不会单纯跟他斗剑,双手一分,使出先天遁水之法,自身后的黄河之中遁起一股股的水浪,冲天飞起的过程当中,迅速凝出爪牙须鳞,化作十八条百米长的浑水黄龙,围绕着傅则阳盘旋数周,随着他手指所向,一起扑向一灯上人。

    一灯上人冷笑,自空中幻化出一朵巨大的血焰红莲,莲花中心现出一张血淋淋的大脸,张开布满粘液獠牙的巨口,奋力一吸,像吃泥鳅一样把十八条水龙全部吸入口中。

    傅则阳微微吃惊,这大和尚好厉害!

    他继续掐诀施法:“我看你能吃掉我多少条!”百米水龙一条接一条从他背后的水里钻出,自动投入红莲里,“有种你就把多余的洪水全部喝完!来试试我的万龙出水!”

    水龙越出越快,三五成群,接连不断被红莲吞食。

    转瞬间三百多条水龙被红莲吞食,一灯上人面露淡淡的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不管有多少水他的红莲都能给吞食掉。

    另一边,钟先生又施展昆仑派的雷法,召唤九天神雷下界,一灯上人把魔灯放飞,悬在头顶上空,任凭狂雷怒轰,只灯光闪烁几下,毫不在意。

    “你们几个小辈敢对我老人家出手,以下犯上,本该立即处死,夺取魂魄炼成魔头。只是看你们的师父面上,我一击不中,不好再继续以大欺小。昆仑派的小辈赶紧去吧,八姑跟我回山,与我徒儿成亲……”

    “你休想!”钟先生在空中出声打断他的话。

    邓八姑受到鼓励,也大声喊:“你那徒弟想要娶我,让他再积修一百世吧!”

    一灯上人冷哼一声,将魔灯悬在胸前,双目微闭,口念密咒,那灯上噼噼啪啪,不停迸出火花,一朵朵火花都是贮满魔头的血焰,像热气球一样升空,到达蓝天之上相互融合,结成一团血云,翻翻滚滚,仿佛一大团血肉。

    血云满天,腥风吹过,向下滴落一团团的血雨。

    “这是血云弥天**,咱们快走!”邓八姑飞上去跟钟先生汇合,两人尚差百余米,血云里面钻出一只血淋淋的遮天魔爪,往下钟先生身上捞去,邓八姑见状大喊,“那是老怪养炼的大力神魔,他竟然炼成了,道友速退!”

    钟先生也看出厉害,取出一件法宝丢向魔爪里面,轰隆一声惊天巨震,魔爪被炸成粉碎,血云也被从中撕裂。

    血云里面传出一声刺耳的咆哮,震得群山回响,黄水翻腾,一张巨大的脸孔钻出血云,仿佛活生生剥掉皮肤的人脸,满面血浆,张开布满獠牙的巨口咬向两人,二人见机得早,那声雷响的同时,便身剑合一,同时往西北飞去。

    傅则阳看到这等声势,知道自己抵挡不住,他在“立即抛弃朋友跑路”和“照应朋友一起跑路”的问题上犹豫了下,就这下犹豫,一灯上人锁定了他,手一抖,漫天血焰灯花全部往他身上飞来。傅则阳急忙转身投入滔滔黄河之中,利用癸水遁法飞速逃窜。

    他看钟、邓两人往上游走,便想自己去下游,一来分开跑,对方只能追一边,这魔僧是冲着邓八姑来的,肯定会往上游追,自己就得救了。二来顺着黄河出海,然后从大海上去北海,应当会安全一些,中原地区大佬太多,太不安全了。

    却不想,一灯上人已经改变了主意,抓邓八姑回去不过给徒儿添个女人。

    他已经看出来,傅则阳能够让魔头害怕逃窜并不是有什么法宝或者法术,而是他自身的体质,要是能把这小子抓去,用他的元神血肉炼成法宝,以后再跟同道中人对上,只要把宝物亮出来,随便一晃,对方的魔头便退避三舍,自己岂不是百战百胜?

    对他而言,傅则阳的yòu huò力远胜邓八姑!

    他早算到傅则阳会往下游跑,提前施展魔法,在下游水道里变出万朵红莲,堆满河道阻住去路,每朵红莲上都是一张人脸。

    傅则阳差点撞到人脸堆里,急刹住遁光,回头看时,万点血焰入水烧来,将退路封死?;琶κ钩龅窝稚?*,从右手中指尖渗出一滴血液,变化成自己的模样往南岸逃,将血焰都吸引过去,他晃过追击,逃亡北岸方向,一灯老魔就在北边,他不敢上岸,再折向西,逆着湍急的黄河水流向上,直奔西北。

    一灯上人满心欢喜,以为能将人杀死,夺取元神,却只烧掉一个假身,认出来是滴血神分身**。这门法术,魔教很多流派都会,但能练到这么深的却不常见,必是几个主要的流派才有,大多数用的都是脱骨代身之法,至少要切掉一截小指。

    他不是佛教的,莫非是魔教的?一灯上人先是狐疑,然后惊喜:他若是魔教的,必然掌握了某种御魔之法,能够让魔头恐惧成那样,此法堪称是魔教中人的克星,我今日一定要将他擒住,收归己有,绝不能让这小子落到正教或是魔教其他宗派里去!

    傅则阳在水底飞窜,一灯上人手持魔灯,坐在红云之中,用神识将他牢牢锁定,放出大力神魔拿他。

    大力神魔已经是神魔级别的生物,远非普通魔头可比,他不惧怕傅则阳身上的威压,反而被同类气息挑起了争强之念,裹在红云之中,不断地伸出魔爪往下捞抓。方才他被炸碎了一只魔爪,这会又重新长出来,而且不止两个,共有六个,枝枝桠桠,跟猴子捞鱼似的,连续不断探入水中。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傅则阳有好几次被魔爪捞到水遁光尾,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气哼哼地咒骂:你追我干什么?你去追那对狗男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