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24 魔道正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4 魔道正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邓八姑看上去二十岁出头年纪,长身玉立,秀色动人,只是表情冷峻严肃,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唯独看向钟先生时,她的眼神表情方有坚冰融化之象。

    她听了来人言语,面上微微泛红,看了一眼钟先生,眼神略有羞涩慌乱之象。

    傅则阳xiū liàn血神经,功力日深,不止五感敏锐,对人的心态感情也更加敏感,他看出来,这人说的不错,邓八姑是爱上了钟先生。

    他印象中的邓八姑是后来在大雪山里走火入魔,身体僵硬,下身瘫痪,后来又被魔火焚烧。脱困以后瘦小枯干,又极丑陋,而且性情刚毅霸道,一点都不讨喜,没想到她也有这般青春貌美和如此小女儿的神态。

    傅则阳对邓八姑和钟先生都很有好感,寻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助他们一助。

    这时邓八姑跟钟先生说:“这人是叱利老佛的师弟,名叫一灯上人,他入门较晚,新近两年才出山,用蚩尤血练就一盏魔灯,十分厉害,你要小心!”转而向空处厉声喝道,“邓八姑在此!我爱上谁那是我家的事,我师父都任我zì yóu,你算是那个祖宗板上的神位,也配来管我?敬你是长辈,不想跟你动手,莫要在此倚老卖老!”

    “嘿嘿……”对方沙哑地笑了两声,便没了声息。

    突然,三人立足的这株大树活了过来,满树老皮疯狂扭曲,形成一张张的人脸,从树干到树枝,长出几千张奇葩丑陋的人面,都张开嘴巴,露出满嘴獠牙,跟敌人一样嘿嘿怪笑,从他们的口中伸出一条条的舌头,像毒蛇一样缠绕三人。

    三人知道对方不会轻易把手,都在小心提防,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攻击方式。

    邓八姑对魔教门道比较了解,反应最快。她脚下迸起一团乌光,星火四溅,将缠绕双足的舌头崩碎,随即化成一朵黑莲托住她腾空飞起:“钟道友小心,这是老魔的魇魔**!”挥手放出飞剑,也是一道乌光,将缠绕钟先生的那根树枝斩断。

    虽然跟主干分离,但那条树枝却依然活着,数十个怪口里面狂喷数密集的触手,把钟先生全身纠缠包裹,向下坠落。

    钟先生在触手之中双手在胸前掐决,大喝一声,从身体表面爆发出密集的电弧,噼噼啪啪,蓝星迸溅,将触手炸成飞灰。

    钟先生摆脱束缚,重新飞起,急忙来看傅则阳。

    傅则阳已经用甲木真气将树枝定住,轻松脱困,飞来跟他会合。

    那株被魔法操纵的榆树,像一个满身流脓的怪物,摇动着树冠,扭曲树身,上面的怪脸争抢着要面向他们,嘴巴张张合合,仿佛在咒骂。

    钟先生左手当胸掐诀,口念神咒,脚下凌空踏罡步斗,召唤九天神雷。

    “不可!”邓八姑出声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钟先生这套法术使得太快。

    “喀嚓!”一道惊雷撕裂天地,从九霄云外轰然劈落,狠狠捶在怪树上。

    十数米高的怪树受了这天雷一击,整株崩散,然而却没有化成劫灰,而是成了一颗颗极细的红砂,仿佛蝗灾一半,铺天盖地般将三人裹了进去。

    邓八姑脚踏黑莲,周围又放出九盏红灯旋绕护身,大声喊:“这是老魔的化血魔砂,千万不可让它沾到身上,不然会全身化为脓血,被砂中的魔头捉去……”她知道这砂的厉害,砂中有化血剧毒,毒能燃烧成魔火,火中藏有魔头,魔头能够制造诸天幻想,一旦陷入其中便似落入无尽虚空,不辨东西南北。

    急切间无法去跟钟先生汇合,她把心一横,身剑合一化成一道数十米长的乌光,直奔魔砂的源头,去跟一灯上人拼命。

    严格算起来,一灯上人算是邓八姑的师叔,两人师门虽不亲近,但极有渊源,她对一灯上人那一脉的法术知道不少,因此才能锁定源头飞去。

    魔砂的源头是一幢熊熊燃烧的火焰,细密的砂流不断从跳动的火焰中喷涌出来,化作一条长长的流沙长河,越流铺开的面积越大。

    邓八姑知道那幢火焰其实只是一朵火苗,火苗在一盏青玉莲花灯里,莲花灯托在一灯上人的手上。她要救人,破掉神砂,必须毁掉那盏魔灯。

    那灯是一灯上人用一块凝固的血晶炼成的,血晶是昔年上古时蚩尤被黄帝斩首之后,鲜血流淌地下数千年所化,被他有幸得到一滴,炼成这样一盏魔灯。

    他觉得有这盏灯在手,便可所向无敌,就连成名已久的师兄叱利老佛也要让自己三分,因此把原来的法hào弃之不用,改称作一灯上人。

    邓八姑深知这灯的厉害,但是为了救人,她不能不拼!

    身剑合一,一往无前!

    只要能将灯焰熄灭一瞬,钟先生就有逃走的机会!

    傅则阳也被魔砂裹住,他用甲木真气化作一幢青光,将自己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隔着青光看那些近在咫尺的魔砂,距离自己不到两米远,似潮水般上下翻涌,每颗砂都似一枚星火,每个星火里面都住着一个魔头,张牙舞爪,狰狞可怖,层层叠叠,无边无尽,仿佛置身于阿鼻地狱之中!

    不过傅则阳很快发现,这些魔头并不敢往他身上扑,相反,都在努力想要远离自己。那些近处的魔头,没有想透过甲木神光扑过来,相反,他们在拼命挤压踩踏在逃离。

    他略一诧异,随即明白过来。

    血神经的宗旨是把自己修成无上神魔,三界生灵都是自己的奴仆,魔子魔孙,与魔教中普遍召请拜祭神魔的路数不同。

    按照血神经总纲的分法,魔教也有正宗、旁门、左道之分。

    旁门魔法,是靠收集魂魄炼法,或是修行人的元神,或是凶兽的妖魂,以特别的法子将其炼成神魔供自己驱遣。这类魔头大多凶狠暴戾,充满怨念,随着养炼神魔越来越强,主人若是弱势,便会被自己养的神魔反噬。

    所以在培养魔头的同时,主人自己也要不断增长功力,要走在魔头前面。xiū liàn到一定程度,以外魔锻炼内魔,将自身元神炼成本命神魔,最后如果能够扛过诸般劫数,可以带着自炼的魔头一起飞升异界。

    左道魔法,是设法召请异域诸天神魔,功力浅的请求加持,获得神通,功力神的直接把神魔请下界,跟道教的请神法差不多。但是神魔可不是那么好请的,行法人每次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甚至付出比得到的更多。

    此法相当于跟神魔签订契约,功力越深,拜得越勤,跟神魔之间的纽带联系越强,神通越大,但不管是死后还是飞升,最终要被神魔收去,成为人家的魔子魔孙。功果最为下等,一切靠他力,万般不由人,属于在魔道中走到岔路上去的。

    血神经是正宗里的正宗,一步到位,直接奔着把自身炼成神魔而去,根本无须倚赖身外神魔。傅则阳已经炼成血煞元神,自身神魂里面带着腾腾魔煞,普通人感觉不到,魔头最为敏感,站在他面前,就像是小矮人遇到了泰坦巨人,吓得几乎魔魂解体,这是生灵本能的恐惧,哪里还敢上来侵害,只想跑得越远越好!

    魔砂最厉害之处便是里面蕴含的十万八千个魔头,俱是被折磨死的冤魂厉鬼,日夜以魔法血焰祭炼而成。若是遇上旁人,他们早驾驭神砂蜂蛹扑上神,将三魂打散,七魄撕碎。即便暂时不能上身也能影响对方的神智五感,制造诸天魔像,让人沉沦。

    如今这些魔头在傅则阳面前,丝毫不能建功,气焰全无,只剩下磨砂本体,乃是血晶玉石之类,正被木系道法克制。傅则阳左手发出道道乙木真气,青光入土生根,急剧生长,好像庞大的植物根系,绽放神光将神砂遁住。他再用右手发射甲木真气,砰砰砰,连声爆响,在神砂里面炸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空洞。

    傅则阳找到钟先生,他已经不醒人事,万幸他有一枚师传法宝,是两块扣在一起的玉珏,绽放出莹莹青光将群魔挡住,魔头无法欺近他的身体,只制造幻象让他神思昏乱,然后隔在三米之外汲取他的精气。

    傅则阳一道,犹如虎入羊群,群魔立即做鸟兽散。

    他把钟先生扶起来,往他后心上拍了一掌,注入一股生气最盛的乙木真气。

    邓八姑驾驭剑光不断加速,合身冲向灯上的血焰,忽然发现,周围的魔头不再来攻击自己,而是纷纷逃亡。它们跑得比自己还快,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挤挤压压,蜂拥投向灯焰,争先恐后钻进火里。

    而她周围的魔砂由于失却魔头加持,威力骤减,被缕缕青光收摄,如退潮一般被吸引向后倒卷而去。

    莫非昆仑派鼎鼎大名的憨僧空了大和尚到了么?除他之外,邓八姑想不到还有谁能让这些魔头如此恐惧,竟然到了抱头鼠窜的地步。

    回头看时,只见钟先生旁边站着一个小孩,举着小手,掌心青光闪闪,漫天魔砂如北长鲸吸水一般飞入他的手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