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23 黄河水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3 黄河水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从武夷山出发,驾驭太阴神剑,将剑气敛成一缕月光,在大白天里极不起眼。

    他一路向北,这日来到黄河上方,正遇到河水泛滥成灾。

    黄河是华夏民族的母亲河,只是这位母亲脾气不好,时常发怒,还屡次做过夺淮入海的事。一旦发作,处处决堤,浊流滚滚,自上游向下,裹扎大量泥沙,天崩一般奔腾而至。所过之处,大片土地房屋被冲刷掩埋,动辄糜烂千里。

    傅则阳在空中拨开乌云往下观望,只见huáng sè泥汤席卷天地,狂泻怒奔,恶浪连连,将岸上的人畜田舍,一切生物全部卷走。

    百姓呼hào,禽畜嘶吼,尽在这浩大天灾里挣命。

    不过有一人却逆着夺路逃难的人相向而行,他不是在地面上走的,而是离地飞行。

    这人是个青年道士,穿着淡蓝色的道袍,脚踏飞剑,飞得并不甚高,被下方的百姓看见,纷纷跪地叩拜,高喊:“神仙显灵来救我们了!”

    青年迎头遇上衔尾冲击灾民的洪流,他站在飞剑之上,两手掐诀,向前平推,从袖中飞出两缕乳白色的烟气,源源不断喷涌而出,被风一吹便猛涨壮大起来,连成一片,形成一座雾墙。这墙厚有三尺,高达十丈,东西横亘五十于里,将绝地登岸的黄水强行阻隔,令其仍然顺着原来的河道流走。

    傅则阳早就想炼一件这类云雾型的法宝,既能攻敌困敌,也能防御护身,还能当天地屏风,遮挡住别人的窥探。只是武夷山中的烟霞雾气不够多不够浓,无法祭炼成法宝。

    他看的羡慕,那道烟霞屏障却抵挡不住洪水的冲击,被浪头不断拍打,越来越稀薄,短短十几分钟变薄了三分之一,再继续下去,这件法宝肯定就要毁掉了。

    那青年道士却并没有着急收回宝物,而是不断扩声传音,让灾民们赶紧往高处逃命。

    傅则阳敬这人轻宝重人,也心疼这件不知花费多少心血炼成的宝物。

    烟霞雾气类的法宝都很难炼成,属于磨洋工类型,苦苦收集几十年,采炼以后所剩无几,能练成这样封锁几十里的规模,至少得二十几年的功夫。

    他收取剑光向下,落在乌云之中,操控浓浓的水汽讲身体托住,然后放出乙木精气。

    道道青光从浓云中飞落,那些被埋在淤泥黄沙里的植物得了滋养,快速生长,伸展枝条,先是一株株杨、柳、榆、槐等树木拔地而起,树冠掀飞沙盖,直顶云霄。随后是许许多多的荆棘、藤条、青蒿、水草等似灵蛇般钻出泥沙,以树木为桩基,相互缠绕勾连,结成一张大网。水势浩大,不断有浪打来,折断树木,扯烂藤条,但乙木生命力最旺,随断随生,长得极快,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成一堵高大的树墙。

    要催生植物,结成一米多厚,三十里长的树墙,以傅则阳目前的法力还办不到,不过他有月华真水,此是月亮精华所凝成,最能助生物成长。他运功催化了一滴真水,混合在乙木真气里同时打出去,促使树墙长成。

    参天树排立,青藤密密织,浊浪勤推动,摇摆越生姿。

    树墙越来越厚,越来越密,在白雾法宝的外面将黄水挡住。

    青年道士又惊又喜,向云中稽首道:“何方道友施以援手,还请现身相见!”

    傅则阳从云端飞落,青年见是个七八岁大的幼童,面露惊讶之色,但随即恢复正常,拱手施礼:“昆仑派钟曙见过道友?!?br />
    傅则阳自报姓名,好奇问:“道友是昆仑派的?可知昆仑四友吗?”

    钟曙奇道:“我跟三位同门师兄弟近两年出山积修善功,被人称作昆仑四友,道友也听说过我们吗?”

    “你是昆仑四友之一,又姓钟……”傅则阳醒悟,原来这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钟先生,日后昆仑派九大长老共同理事,各有传人,以钟先生这支最为兴旺。

    年轻时候的钟先生很帅气,彬彬有礼,谈吐不凡:“傅道友这一手先天乙木仙法可真厉害,竟然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沿江催生长出三十里的树墙!”

    傅则阳谦虚了几句,不着痕迹地跟他打听关于昆仑派和圈子里的掌故。

    昆仑派源远流长,势力庞大,原是人间第一仙门。只是出头的椽子先烂,当年魔教大兴,欲统治人间,进而杀穿三界,将所有众生魔化为奴。

    由于昆仑派是对抗魔教的桥头堡,十万魔子魔孙大举进攻昆仑墟,天下群仙皆赶往相助,双方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仙魔混战。

    最终,魔教教主被消灭,四大长老死了两个,其余魔众也被消灭大半。

    而昆仑山天柱折断,仙境化为废墟,无数仙人形神俱灭,昆仑派伤亡尤其惨重,几乎到了满门覆灭的地步。

    直到前代掌门,因为跟一位僧人交好,引佛门加入昆仑派,僧道各传一支,昆仑派才重新又兴旺起来。不过比较悲催的是,由于昆仑山风水太好,各路邪神魔鬼都往昆仑山去安营扎寨,有名有hào的大魔头就有几十位,昆仑派依然过得战战兢兢。

    如今昆仑派的掌门是一元祖师,另有一位大和尚憨僧空了做副掌门,二人分管佛道两脉传承,弟子们混杂其中,即可学道,亦可修佛,也能佛道双修。目前昆仑派最杰出的四位青年弟子,知非禅师和天池上人都是僧人,钟先生和韦少少则是道士。

    两人合力抗洪抢险,将洪水平稳堵住以后,一人看守堤坝,一人帮助灾民逃生,傅则阳把桓母给他准备的干粮都分给灾民们吃了。

    正忙活着,忽然从天水交接的昏黄里飞来一道乌光,越过堤坝现出身形,是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少女,表情酷酷的,看了傅则阳一眼,只跟钟先生说:“我在上游遇到道友的师弟被一灯上人的两个徒弟围攻,我为他解了围,知道道友在这?!?br />
    钟先生急道:“韦师弟现在何处?可曾受伤?”

    少女道:“他已经去对岸找知非二位道友去了?!?br />
    钟先生点点头:“多谢八姑施以援手,我代韦师弟谢谢八姑?!?br />
    八姑!莫非这个少女就是后来的女殃神邓八姑?

    少女八姑摇头:“韦少少已经谢过我了,不用你再谢了?!彼胨凳裁从滞W?,欲言又止,看了看旁边满脸好奇的傅则阳。

    钟先生为二人介绍:“这是傅则阳道友,方才助我止住洪峰。这是女殃神邓八姑?!?br />
    邓八姑冲傅则阳微微点头示意,鼓起勇气跟钟先生说:“我来是想告诉你,这一次的黄河泛滥不简单,如今是铁城山老祖七百二十年的出关之期,自从当年掌狱大长老飞升异域之后,他是魔教当世仅存的大长老。千年以来魔教四分五裂,各立教宗,但都仍然奉他的hào令,若有恩怨,也会请他裁决?!?br />
    钟先生疑惑道:“他的事迹,我听师父提起过,不过他出关跟黄河泛滥有何关联?”

    邓八姑解释:“老祖开山之日起,各地尊者皆往cān bài,我听说有一位西昆仑的魔尊,畏惧将来的劫数,得老祖指点,学了一道禁法,在星宿海西昆仑绝顶施展魔法,将黄河等几条大江大河的水源统统禁制住。到时候若遇正教劲敌围剿,立刻震开水源,将整座星宿?;偃?,并中原大地一起重返洪荒,本身也能跟仇人同归于尽。这次黄河之水泛滥,便是他在施展魔法,测试神通,沿河各地都有魔教弟子巡查监测?!?br />
    这回连傅则阳也觉得难以置信:“那厮能禁制黄河水源倒不奇怪,他施法的时候竟然还要派人沿河检测,这是在采集数据么?”

    邓八姑摇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只知道那位魔尊神通广大,擅长天视地听之法,千里之内,只要一提他的名字,就会被他感应察觉。想必禁止水源,需要了解各处地气水脉,体察各种细微变化,方好下手。这里距离西昆仑已经超过千里,他感应不到,派人来查看也不难想得通。只是你们要继续治水,恐怕会跟魔教中人遇上,易生变故。其实这水哪怕不管,三日之后等那魔尊行法完毕,也会自动消退?!?br />
    “三日之内,得有多少百姓痛失家园,骨肉离散!”钟先生痛心地说,挥拳砸在一旁的树上,“恨我道浅力薄,不然这样一路沿河杀上去,诛尽这些魔子魔孙!”

    傅则阳没接口,这种超级大佬做的事,他可管不了,别说诛尽那些魔子魔孙,真遇上厉害的,他连一个都对付不了。对于他来说,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到北极去,躲到终年不见阳光的长夜岛里,把血神经练好练满,最起码也炼成不死之身,然后再出来得瑟。听了邓八姑说的话,他觉得中土很危险,得尽快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邓八姑还要再说,忽然三人耳中同时响起一个沙哑粗鲁的声音:“邓八姑贱婢!你虽非本教中人,却也大有关联,你那死鬼师父一去,你便跟玉罗刹鬼鬼祟祟的。我道当初我替徒儿向你提亲,连你师父都答应了,你却死活抗命,原来是暗恋这个昆仑派的小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