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9 血煞元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9 血煞元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判断,韩修的法力应该很强,虽然比他妻子差了一大截,但两口子联手,能让少阳神君忌惮十几年不敢来找他俩报仇,这份实力不可小觑。

    不过如今他妻子已经转世投生,他本人身体被阴火焚烧,僵卧不能动弹,成了僵尸,只有元神仍附着在上面,日日以神炼形,慢慢温养。

    傅则阳已经练就血煞元神,自忖除了将要飞升的天仙所修成的阳神,其他任何魂体都无须畏惧,因此他才敢来找韩修。

    进入地宫之后,傅则阳在桑仙姥后面行了一段,按照秋云所描述的地形拐向韩修养身的寝洞。这里的禁制也很厉害,他放出太阴神剑,身剑合一,合身化成一抹耀眼晶亮的月光,像彗星一样疾速飞掠,强行硬闯。

    越靠近韩修的寝洞禁制越强烈,通道中燃起熊熊烈火,滚滚尘沙蜂蛹而来,里面夹杂无数细碎的金针……被人操纵着,全部聚焦撞向飞来的彗星。

    所有光辉汇聚一处,神剑所化月轮剧烈震动,在烈火飞针中闪了几闪,倏地不见。

    寝洞中的主人正自疑惑,突然面前平地涌出一团碧绿的火焰,傅则阳在火焰中现身。

    洞穴十分空旷,正中央有一方石塌,榻上躺着一个美少年,身体跟僵尸似的不能动作,只急把上半身立起,虽然长得十分俊美,但眼神不善,抽搐的肌肉让五官变得狰狞。

    这韩修当年靠一枚从灵峤仙府得到的蓝田玉实返老还童,成了一个美少年,但嗓音未变,依旧是破锣一般:“哪里跑来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敢来这里撒野!莫不是活的腻歪了?速速通名受死!”他见傅则阳外貌是个五六岁的孩子,一副娇生惯养的样子,能闯过一路上的禁制到达这里,认定是背后必有法力高深的师父或是家人。

    傅则阳有心要试验自己辛苦xiū liàn的血神经到底威力如何,放出七面太阴神幡护住身体,盘膝坐在北极星位上,将血煞元神遁出。

    一条淡淡的红色人影从他天灵盖飞出,直扑向榻上的韩修。

    “血神子!血神子!”看到这道血影子,韩修差点吓尿,破锣嗓子喊得炸音?;怕抑心钪涫┓?,使得身子往下沉没。

    他这榻上没有被褥,而是铺着一层厚厚的细沙,此时遇到危险,尘沙上涌,如同大漠之上掀起一阵沙尘暴,他的尸身沉入沙中,被黄沙掩埋。

    与此同时,从沙尘里面飞出十三面小旗,猎猎飞扬,发出万股黄尘,蜂蛹弥散。

    在这戊土禁法里面,又夹杂了无数碧绿星火,仿佛在漫天尘沙中绽放开来的数万朵碧花。他这也是死人骨骸炼成的鬼火,跟幽冥道经上所载有相通之处,专烧人的魂魄,若拿来折磨死人,在凶戾的鬼也会在火中求饶,恨不能再死一次。

    傅则阳仗着太阴神剑守护元神做最后一重保险,不闪不避,将一条血影直扑进去,黄砂鬼火都奈何不了他分毫。血影左右闪了几闪,扑到韩修面前,一把将他的魂魄从僵硬的身体里面抓出来,缩成虫豸般大,被他托在掌心。

    从韩修的视角去看,傅则阳是个盘古般超级巨人,血色朦胧,周身围绕着红色的煞气,悬浮在宇宙虚空当中,自己渺小得仿佛一只苍鹰,被禁锢在手掌中心。

    他吓得魂飞魄散,跪在韩修的手上,哭嚎着磕头:“血神子前辈!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愿意给您做牛做马!”

    傅则阳沉浸在血神经的强大效能之中,这才是第五层,后面还有七层功夫,如果能够全部练完,修到最高境界,成就血神法身,或许真的能像经书上所说的那样,万劫不坏,不死不灭,言出法随,分身无量!如果再把下册也弄到手炼成,恐怕连长眉都不用害怕了!

    他信心暴增,对于练功的进度又迫切了几分,韩修被他抓住,洞中的禁制法宝失却统御,他先用东方甲乙木真气钉住床上的土遁,破了禁法,收到手里一抹黄砂,再使出幽冥鬼爪凭空捞去,把那万点绿星都如长鲸吸水一般摄入掌心。

    见韩修把自己当成了血神子邓隐,怕得要死,傅则阳便不回归本身,仍然以血煞元神的形态拘住韩修拷问:“你的道法是跟谁学的?”

    韩修跪在他的掌心,战战兢兢地回答:“弟子是东方老佛无行尊者的记名弟子?!?br />
    “东方老佛”这个名hào傅则阳没听说过,“无行尊者”倒是有点印象,只是想不起来是谁:“他是佛教的吗?”

    “前辈竟然不知?”韩修诧异。

    “我最近这些年都在闭关潜修,你只说你知道的!”

    “是,是。无行尊者跟道济大师、叱利老佛并称当世三大活佛,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当年斗法败给天淫教主以后,曾经预言过天淫教主当伏天诛,已经成真,这您总是知道的吧?百余年前,他来到东南沿海一带普度众生,我有幸拜在他的门下,学过十二年佛法,想要求他收录门墙,到底没能成功?!?br />
    “后来呢?你又跟谁学过道法?”

    “有一次我去东海采药,跟连山教的人起了争执,那株汲云草本是我发现的,连山教的人蛮不讲理,还仗势欺人。我斗不过他们,浑身法宝尽数被毁,又被他们用魔火烧伤,还中了碧玺水母之毒。眼看就要丧命,突然来了一位仙风道骨的前辈真仙,用一面归藏神幡,放出满天黑云,将那些人全部卷走消灭?!?br />
    傅则阳想象当时的情景,吃惊道:“那人是谁?竟然这般厉害?”

    “他便是我的族叔,东海尽头落星礁大溟真人,单名一个霄字!”

    “韩霄?韩霄……”傅则阳念了几遍,越念越觉得耳熟,猛然间想起来,“他是不是大荒二老的师弟,韩仙子的父亲?”

    韩修点头:“他老人家正是宇宙六怪中大荒二老的师弟,不过韩仙子是谁?他确实有个女儿,你莫非是说大堂姐?您老人家竟然称她为韩仙子?”

    “混账!我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傅则阳装作发怒,“你老实交代,韩霄传你什么道法了?还有法宝,他现在还在落星礁吗?你们有什么联系的办法?”

    韩修心中狐疑,心说这位血神子前辈成名多年,纵横天下,无法无天,除了他师兄长眉真人任寿以外谁都不惧,今日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听说他这些天都在外面作恶杀人,搅的天下动荡,万仙不能安宁,却为何连这种大事都不知道?

    傅则阳看出他在怀疑自己,抬起左手,从五指射出一道道剑形煞气,数秒功夫,在韩修魂体身上,反复洞穿几百下。

    韩修痛不欲生,撕心裂肺地惨嚎,拼命磕头求饶,再也不敢有所隐瞒:“我叔父早在许多年前就已死在合沙道长的手上。他死之前将毕生搜集的几百件宝贝分成两份,一份给了堂姐,一分分给众多堂哥堂弟们。我也得了几件,但前几年我有个冤家对头,就是西海磨球岛离珠宫的少阳神君来寻仇,都毁在他的乾天真火之下了?!?br />
    “你打不过少阳神君,没有想办法跟你的堂哥堂姐们求救吗?”

    韩修叹了口气:“我那堂姐性情清冷,自幼拜在小东溟山神仙洞叶云仙子申无妄的门下?!彼档秸饫锿6倭讼?,心说申无妄你总该知道吧?对你来说可不是外人。

    申无妄有两个妹妹,二妹叫申无咎,三妹叫申无垢,申无垢就是邓隐的妻子,算起来韩仙子是邓隐大姨子的徒弟,还真不算是外人。

    傅则阳没有回答,让他继续说为什么不向堂哥堂姐们求救。

    “叔父交代后事时候偏心,明显向着堂姐,他死了以后,兄弟嫂子们不服,屡次向她发难,热闹了我那堂姐夫,合沙道长的师侄乙休。他先杀了我大堂哥一家,形神俱灭,跟着又杀了小堂弟父子三人。这还不算完,数十年间,他到处追杀韩家人。我也在他追杀名单上面,不敢再外面露面,跑到仙都山和老妻挖了这座地宫,只偶尔出去?!?br />
    原来是这么回事,确定韩修没有外援以后,傅则阳定下心来,逼他教出道书。

    韩霄给他的一部是五行真经,一部是玄溟真经。

    世界由五行组成,万物都离不开先后五行元气的生化,自古以来,各大仙门都在认知世界本源,利用世界本源上下了不少心力。因此,许多门派,都有五行类的xiū liàn法术,只是方法有所区别,侧重各有不同而已。

    韩霄这部五行真经对于普通野路子出身的散仙外道来说,确实可算得上是修仙秘典,但对于像大荒二老、少阳神君、天痴上人那个级别的高手,就是大路货,他们都知道五行道法是如何xiū liàn的,宝贵的是时间,xiū liàn一行都是动辄以甲子为单位计算的,仙人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光可供挥霍。

    因此少阳神君专修丙火,天痴上人专修甲木,枯竹老人最初专修乙木,太白仙姥专修庚金,震岳神君和夫人分别xiū liàn戊土跟己土,土木岛商家二老兄弟两个分别xiū liàn戊土和甲木,都是穷尽毕生精力专精一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