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8 桑仙破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8 桑仙破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的印象当中,少阳神君是个很厉害的散仙,专精火系道法,跟宇宙六怪之一的苍虚老人是好朋友,在西海地界是数一数二的大佬。

    韩修两口子也真是吃了雄心咽了豹子胆,敢去硬闯离珠宫,而少阳神君竟然没敢现仇现报,而是等了十多年将仙法大成以后才来,可见这两口子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秋云说:“山主原本长得十分丑陋,机缘巧合在天篷山灵峤仙府得到一枚蓝田玉实,重返青春,变成一个英俊少年模样。从那以后时刻觊觎灵峤仙府的宫阙仙境,想要尽快练成五行真经,把天篷山仙宫据为己有,开宗立教……”

    傅则阳倒吸了口凉气,这韩修简直是寿星老吃砒霜,太嫌自己命长了!

    他清楚地记得,灵峤仙府的主人赤杖真人是个早就可以飞升的金仙,滞留在天篷山绝顶,他的几个徒弟都是天仙级别的。他那里距离灵空仙界不远,经常有已经飞升的金仙带领天仙手下到他那里做客。韩修竟然要抢夺那里当道场,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你师父兵解之后这几年,那韩修又作了什么妖?你今天来这里是他指派的吗?”

    秋云面显凄苦,满脸无助:“当年师父收我时候,山主去南海采药,才一回来就对我不喜,说我是少阳神君被杀的女徒转世,将来一定会背叛他们夫妻。他先要将我处死,收去魂魄祭炼妖幡,后来又想将我送给他的同道恶人为妾,我师父虽然对他言听计从,这事上却极坚持,才将我保下来。后来我师父兵解转世,他用炼制了一面本命神牌,禁锢我的元神,平时不准我离开洞前的树林范围,稍不顺心便折磨那面神牌,我不管相隔多远都会感同身受。这次的确是他强逼我来,说桑仙自出生之后,每过一旬,功力便增长几分,等她彻底长大,必要先去寻我们的晦气,于是让我务必先来将桑仙除掉,以绝后患?!?br />
    桓超群动了恻隐之心:“真人,你救救这位妹妹吧?!庇窒蛏O衫芽仪?,“桑仙,这仇怨确实不敢她的事,都是那韩修强逼的?!?br />
    桑仙姥冷哼一声,嘴角扬起,扯出几丝怪笑:“这女孩子我看着怪好的,一见投缘,便想叫她弃暗投明,做我的徒弟,只是她不肯罢了?!?br />
    秋云起身,到桑仙姥座前拜了两拜:“承蒙桑仙高看,我也知道您比山主更好,只是一来师父的恩情未报,还要为她看守遗蜕,等她转世归来,另外我身上有山主的禁制,过时不归他必疑心我逃走,隔空施法将我治死,我的元神还要被他捉回去?!?br />
    听秋云描述,那山主韩修禁制她元神的路数大概率是魔、鬼两道,若论魔道法术,天下没有能超过血神经的,若论鬼道法术,亦没有能胜过太阴鬼篆的。虽然两部秘籍他都没有xiū liàn到最高层次,但解一个诅咒似乎大有可为。

    傅则阳把她唤到近前,睁开魔瞳观看,眸子深处闪烁着淡淡的红光,直射神魂。

    “是鬼巫一路的法术?!彼吹们宄?,秋云的魂魄并没有魔头附着,反倒煞气森森,白中泛碧。他从徐完那里得到两部秘籍,一部太阴鬼篆,一部幽冥道经。

    那幽冥道经出自湘西上古鬼巫一脉,后来传了几十代,每隔几代就会出一两个宗师级别的鬼道法师,进行批注删减,修订完善。最初是部落传承模式,后来是家族传承模式,再后来是师徒传承模式。

    这部经书各支各脉在传承过程当中有的掺杂玄门功夫,有的掺杂佛门**,有的掺杂魔教秘术,已经面目全非。在三湘地区有不少人xiū liàn,有的得到多些,有的得到少些,大到潜居山林的鬼仙老怪,小的在各村走街串巷的江湖术士,或多或少都奉此书为圭臬。

    在幽冥道经里,有一张专门讲解神魂的禁制之法。经书原文很简洁,后人添加的备注却是极多,有更详细地下咒和解咒的方法。

    傅则阳带领大家出来,寻了一株老桑,掣出太阴神剑,精芒闪闪,木屑纷飞,不多时抠出一个树洞,在洞内壁刻画七十二道神符,再加刻十二道太阴鬼篆,让秋云躲到里面。

    他扯了一根刺藤编成鞭子,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在上面,交给桓超群:“你在这里替她hù fǎ,哪都不要去。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你可大声喝骂对方,也可不理,见到有鬼差鬼吏来抓她魂魄,就用这根鞭子去打。记住,不管来的是谁,哪怕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也都一律当成幻象,用鞭子抽过去,等我回来,她便得救了?!?br />
    桓超群十分郑重地把鞭子接过去,绕着桑树转了一圈。

    傅则阳问秋云那边韩修洞府的虚实:“我去会会那个韩修,若是方便就将他除了,再不济也把你的禁制神牌拿回来销毁?!?br />
    秋云双膝跪倒:“弟子感谢前辈帮弟子脱离苦海,只是师恩未报,我答应师父守护她的遗蜕,等她转世归来??仪肭氨泊诵兄恢锬呛?,千万莫要惊动我师父的遗体。另外我有一个师姐,姓尤,虽然性子不好,但人并不坏,对我也有过照料,还请前辈千万手下留情,莫要伤她?!?br />
    傅则阳都一一答应,秋云才把自家洞中的情况说了出来,只是关于她师父遗蜕所在之地,仍然不肯吐露分毫。

    傅则阳将她说的全部记在心间,便动身启程。

    桓超群在桑树旁守护秋云,桓桑儿自回院里xiū liàn。

    桑仙姥称众人不注意,偷偷离开,紧随傅则阳后面追去。

    她从傅则阳这里得了许多好处,甲木真气助她完善木行道法,气血元精助她快速长成,月华真水帮助她法力大增,此时的道行已经颇高,驾驭木遁穿行于山林之间,稳稳地跟在傅则阳后面,她的遁光借满山草木遮掩,旁人极难发现。

    不过傅则阳早料到她会跟来,故意把速度减慢了三分,一双魔瞳将她行踪看破。

    虽然这老桑性情爆裂,但还算有三分率直纯真,傅则阳决定再成全她一次,若她能够念着这份好,将来可续姐弟亲缘之情。

    两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脚前脚后离开武夷山,直到浙江仙都山而来。

    由于他志在隐身飞行,将月华般的剑芒隐藏在日光里,速度不快,到达时已是天黑。

    大概是由于xiū liàn太阴鬼篆的缘故,傅则阳十分喜欢月光照在身上的感觉,有一种涤荡血脉,沐浴灵魂的清澈感。

    按照秋云所说,傅则阳找到洞府入口,他突然使出五鬼火遁,全身化成数团拳头大的鬼火,分别散向四面八方,顷刻不见。

    桑仙姥随后追到,以为傅则阳已经进洞,她正要跟进去,看见月光底下,植着一片桑林,看那树苗的大小和生长位置,分明是人类后天移植,栽培而成。她又看出林中设有仙法禁制,按照先后天五星生克之术布成,等以后桑树长成,便可隔空做法,遥制于她。

    桑仙姥怒气勃发,额头上三只眼豁然睁开,迸射出半米长的lán guāng。

    她怪笑一声,纵身化成一道青光投入林中,林子里的禁制被她触动,升腾起一圈圈或青或黄,或红或白的光润。桑仙姥所化青光在各色彩光里面飘来掠去,似一道青色电光,疾速闪耀,猛然间穿空飞起,那些层层罩住她的彩光像气泡一样被她扯上高空,扭曲变形。

    双方僵持了数秒,忽然那些用来布阵的桑树都活了过来,树干扭动似腰肢,枝条挥舞像手臂,树叶拍打如鼓掌,一条条根须从泥土里bá chū lái,脱离大地的束缚,快速挪动变换阵型。原本这些桑树是按照朱雀投江格局布置,挪动以后,按照先后天生克变化,成了青龙回首之局。桑仙姥将所有彩光都抓在手里,跟扯布匹一样将它们从阵法里面扯出去。

    “啪!”像节日里的烟火般,爆散成漫天彩色流星。

    桑仙姥破了阵法,略微得意地哼了一声,纵身投入山洞。

    韩修这座洞府建在山腹之中,有好几层,里面布满了五行禁制,但他功力有限,由她妻子加强,以戊土己土禁制为主。

    桑仙姥也通晓五行生克之妙,更能以木克土,她这段时间用前世神木炼制了三支乙木神箭,三百里之内,动念御箭,转瞬间便能将人射杀,放出来时跟别的剑仙苦练的神剑一样。她驾驭这三支木箭开路,向里面硬闯,一路上接连破禁,无论是轰隆隆的巨石,还是滚滚细密的黄砂,被她三道青光迎面一冲,立如沸水泼雪,纷纷退散。

    傅则阳在她后面进洞,也是想借她的手破掉洞中的禁法,料定她必去找秋云师父的遗蜕存身之所在,他自转弯去寻韩修的晦气。

    在傅则阳的印象当中,秋云的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人,大抵精怪修chéng rén类,性情都很偏激,那人比桑仙姥还要不如。她的死活,傅则阳并不放在心上,更何况只剩下一具尸体,既是被桑仙姥毁了也是一报还一报,桑仙姥上辈子就是被他们夫妻两人打伤,才不得不在明知转世初期十分脆弱危险,也只能投生到桓家搏一把。

    他答应了秋云,不会去动她师父的尸体,但也没有义务去?;?,何况秋云也信不过他,并没有告诉他尸体存放的地点,他权当不知,任由桑仙姥去搞。当然秋云的师父敢去离珠宫撒野,道行不弱,桑仙姥初生不久,未必能够搞成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