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7 五行真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7 五行真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把桓超群带在身边当学徒,教他xiū liàn血神经的前两层功夫,练到血色如碧,气血生生不息,对人体的气血运行可以极其细微地把控。以此为根基,再分辨药性,对症下药,制作丸散膏丹。

    除了血神经,桓超群还xiū liàn太阴鬼篆,只是没有他妹妹桓桑儿精进。又跟随桑仙姥习练乙木真气,凭对这真气的掌握,可以寻找和催熟草药,还能给濒死的病人吊命,促进病人的伤口愈合,组织生长等等。综合下来,比凡俗间的所谓明医强过百倍。

    这日,傅则阳正教桓超群炼制补心丹,补心丹来自太阴鬼篆,血髓丹来自血神经,都是两部经书里的基础丹药,但不止于修行有大用,对凡间的救死扶伤更有神效,等桓超群能够熟练掌握炼制这两种丹药,傅则阳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人参一定要百年以上的,用量要大,这样才能起到‘补心救命’的效果。我最近发现,有一种方法能够增加药效?!备翟蜓舸赋豪吹角浇?,这里有个矮缸,缸里面长有一株人参,“这个是我移植来的,至少有两百年份,我们可以用血炼的方法,把它炼成血参,然后再入药,制成的补心丹药效更强十倍?!?br />
    桓超群学得很认真,傅则阳手把手教他如何滴血,如何掐诀,何事输入真气,何事使法祭炼。正教得投入,猛然间一阵地动山摇,洞外传来剧烈的bào zhà声。

    “怎么回事?”傅则阳率先飞出来,看到一个少女正在被桑仙姥和桓桑儿夹攻。

    那女孩十三四岁模样,长得十分清秀可爱,身穿杏黄长衫,左手拿着一根huáng sè晶玉拂尘,凌空飞舞,挥舞之间,从拂尘剑迸射万点金黄星火,洒向敌人,将崖前映得一片金黄。右手驾驭两口赤玉飞刀,是火系的宝物,化作两道十数米长的刀形烈焰向下切割。

    桑仙姥站在崖下一个土包顶上,发射乙木神光攻去。

    她的拂尘是土系法宝,被桑仙姥木系克制,金黄星火被青光一碰,噼啪爆散,纷纷消失。青光纵横飚射,直取少女,但碰上那烈焰飞刀便见颓势,桑仙姥出生未久,年幼道浅,青光只略挡了一挡,便被刀形烈焰节节割断。

    桓桑儿用的是傅则阳送给她的三口太阴飞叉,她的功夫以桑仙姥的乙木道法和太阴鬼篆为主,太阴月华辅助木气生长,生生不息的木气又能保养身体,抵消死气。这半年来她已经把身体养好,虽然跟原来一样丑陋,但钟灵俊秀,白衣飘飘,仙意盎然。站在崖顶,居高临下跟桑仙姥夹攻敌人。

    黄衣少女的道行远不如此时的桑仙姥,全凭身上挟带的诸多宝贝取胜,由于她无法发挥它们的全部功效,被桑仙姥以五行生克之法毁掉了不少,主要的精力都用来对付桑仙姥。

    桓桑儿御叉十分轻灵,飘然而动,忽而至西,每次遇到金星劈头盖脸洒来,都故意示弱退避躲开,让敌人掉以轻心,暗使太阴禁之之法,凌空画出太阴鬼篆,打入少女体内。

    黄衣少女才入门不满三年,道力本就不高,中了一道太阴鬼篆,立时法力受禁,肢体僵硬,手脚运转不灵,跌跌撞撞,掉到下方的土坡上。

    她双手撑地,刚爬起半个身子,便被桑仙姥用一道青光罩定:“小丫头,你来找死吗?快把方才那后土神珠交出来!”

    黄衫少女满脸凄苦:“你要杀我,动手便是?!?br />
    桑仙姥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后土神珠跟我那对头性命攸关,杀了你它会自行飞去寻找主人?你不交,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交!”她命令桓桑儿,“用你的叉子将她钉到那株大树上面,双手和小腹各一根,再让她受些刺木之禁,看她交是不交!”

    桓桑儿犹豫,不愿用这种酷刑折磨一个小女孩。

    桑仙姥暴跳如雷:“你敢不听我的?你是觉得太过残忍么?你可知道,仙道之中,多得是活了几百年仍然永葆青春的,我那对头的丈夫外貌就是个比超群还要清秀的美少年,却心如蛇蝎,性如豺狼。这女孩虽然年龄确实不大,但她今生能遇到仙法,前生必有缘故,说不定上辈子也是个面丑心黑的老太婆??銮宜獯挝撕ξ倚悦?,不值得怜惜!”

    桓桑儿不敢十分违抗她的命令,正犹豫磨蹭之际,傅则阳到了,桓超群也赶过来。

    “不可伤她!”傅则阳挥手破了桑仙姥的乙木精气,凌空虚抓,把少女摄到面前。

    “你!”桑仙姥额上怪眼迸出绿光,“她是我那仇人的徒弟,你要庇护她么?”

    “她虽然是你的仇人的徒弟,但也是我未来的小舅妈,我怎能不管?”傅则阳说得理直气壮,他记得这女孩跟桓超群互相爱恋,却由于两边师门长辈的仇怨,连续惨死,直到第三世上才被桑仙姥收去,做个海外散修。

    他问那女孩:“你是否叫秋云?你师父是否是陈嫣?”

    黄衫少女很诧异,点点头:“我正是秋云,不过我师尊并非是陈嫣?!?br />
    “不叫陈嫣?那叫什么?”

    “师尊名讳我也不知,只知她被人称作玄戊仙子?!?br />
    傅则阳沉吟了下:“先不管她叫什么,你们都先跟我过来!”

    他把大家带回自己的洞府,桓桑儿、桓超群、桑仙姥三个也跟着,各自落座。

    傅则阳让桓超群给秋云也搬了个凳子坐,然后跟她说:“这老桑是我的姐姐,我不能允许你们伤害她。这是我小舅舅,他跟你有三世三生的因缘。我有心化解你们跟我家的恩怨,促成这桩婚事,你先说说,你师父和我老姐是因何结怨?”

    秋云看他这样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子,竟然在这里当家主事,以刚才的情况来看,桑仙姥尚且让他三分,不敢小瞧,赶忙躬身说:“我师父跟桑仙本来也没什么仇怨,只是她找的那丈夫,名叫韩修,据说是东海尽头一位散仙的族侄。他那族叔十分厉害,当年他去求道,得了两部道书和五件法宝,其中有一部五行真经,专门xiū liàn先后天五行真气。我师父是秉戊土元气所生,被他看上,要强行收服,炼化元精以成就戊土真气。只是我师父法力强过他,又提前转世得了人身,他被我师父擒住。按理说我师父应该将他除掉,却中了他另一门邪法,五迷三道地爱若珍宝,两人结成夫妇,发下重誓,此生谁也不能戕害对方?!?br />
    五行真经……傅则阳记得蜀山里面精通五行类法术的只有三家:合沙道长那一脉,幻波池圣姑,还有月儿岛连山大师,这三家是五行齐练,其他人都是偏科,比如专修甲木的天痴上人,专修丙火的少阳神君等等。

    “那韩修从哪里求来的五行真经?他那族叔叫什么?”

    秋云摇头:“这个不知,他极少跟我们说话,更别说这等秘辛了,我也只是从师父口中听到过几次。据说那散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只是许多年前便已经兵解避劫去了。他传下来的道法十分神妙,我师父也是看中了这点,心有破绽,被山主乘虚而入的?!?br />
    “后来呢?你师父又是如何跟我老姐结怨的?”

    “那五行真经凭人自炼,单单一路精气也要至少一甲子苦功才能小成,六甲子方能打成。甲木乙木,丙火丁火,戊土己土,庚金辛金,壬水癸水,共十路修法,虽说后面依照化生次序练去,能够成倍缩短时间,但要全部炼成,也非得千年不可。这样按部就班地xiū liàn,等不及炼成便要死在天劫之下。山主不能夺我师父的元精元气,自然把主意打到别人家的身上,恰好桑仙化形成功,他便撺掇我师父,说木能克土,桑仙是我师父的天然克星,必须在她长成之前将她杀掉,他也正好能够炼化桑仙的元精元气,省却至少三甲子的功夫。我师父听了他的话,才从此跟桑仙结下了仇怨?!?br />
    “原来是这样?!备翟蜓艋故嵌阅呛薷行巳?,“他除了我老姐这一宗之外,又想别的办法了吗?五行真经现在练得如何了?”

    “他们知道桑仙转世以后,没有急着下手,想等桑仙落地,再来捉乙木神婴,我师父四年前曾经来过。本可无事,只是当年在遇到桑仙以前,大约在十几年前,他曾经撺掇我师父,说火能生土,要去西海磨球岛离珠宫,将岛下火山里养着的乾天灵蛇捉来一条炼化,既能补足我师父的本命戊土,又能让他完善丙火真气。我师父跟他到了离珠宫,恰巧少阳神君外出,他们夫妻两个仗着法宝硬闯,终于没能攻破离珠宫的禁制,但用后土神珠打死了少阳神君最心爱的女弟子。十三年之后,少阳神君仙法大成,来这里报仇,我师父被神火所伤,bèi pò兵解转世,山主也受重创,成了活死人,去年桑仙降生时候,便没能过来相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