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6 仙童传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6 仙童传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由春入夏,天气日渐炎热,山中林木参天,百花争艳。

    傅则阳经过这一次转世,已经在娘胎里把血煞这一层功夫xiū liàn完整,降生之后又用三个月时间使其圆满,练就血煞元神。当他遁出元神时候,呈现出来的便是一道朦胧的血影,遇到鬼魂精怪类的灵体,只需迎面一扑,就能将其杀死吞食,消化掉营养自身。

    下一层要锻炼血罡,以血煞元神勾动天罡,不断随采随炼,化入自身神体。整体步骤跟炼血煞时候类似,只是血煞汲取的是地下的煞气,血罡要采取的是九天之上的天罡。

    他要继续往下xiū liàn,要么遁出血煞元神飞上九天采炼天罡,要么施法引天罡下界。

    前者在功力浅的时候,身体被罡风吹拂,会类似于千刀万剐,痛苦程度堪比阿鼻地狱,虽然相对来说比较隐蔽,但也容易被过路神仙发现。

    后者动静太大,天罡匝地,造成的后果无异于一场超级飓风,随着功力的增长,罡气会被染红,到最后接天连地一片血红,方圆数百里之内,只要眼睛不瞎谁都能看得到。

    血神经是决不可以在这武夷山中xiū liàn的,得到人迹罕至的四极八荒之地去。

    傅则阳将这魔功暂且放下,每日xiū liàn太阴鬼篆之余,要么炼那口太阴神剑,要么在山中采药炼丹。除了他自己吃的丹药,另制了许多给凡人治病疗伤,延年益寿的药物。

    等他练到身剑合一便要离开了,跟桓家的这段缘分也差不多要结束了,桓桑儿生他一世,桓家人养他一场,他总要做的事情还报人家。

    桓雍夫妇每日吃他熬的月华养颜膏,不过两三个月,鬓角间的白发便迅速转黑,脸上长年劳作练功累下的皱纹也都消除殆尽。再配合吃九蒸九晒的五气调神丸,将体内年轻时候攒下的痼疾病根一扫而光,老两口身轻体健,每天爬几十里的山路毫不费力。

    桓母的咳嗽病和腰疼病被彻底治愈,于是隔三差五挎着筐到县城去,各种小吃零食,绸缎布匹,上好的茶壶茶碗,只要是傅则阳能用得到的,她毫不心疼钱,一筐一筐往回买,逢人便夸她家的大孙子好。

    人们发现她的变化,纷纷跟他打听,得知她有个神仙转世的孙儿,生而知之,精通医术,任何疾病都能手到病除,还能让人返老还童,于是都动了心思,要来登门求药问诊。

    最先来的是山下村子里的教书先生,姓寥,桓超群曾经到他家的私塾里学过两年开蒙课。他得的也是咳疾,年头比桓母还要久,病得也自然更加严重。

    见有人上门问诊,桓雍大吃一惊,把桓母拽到西屋里埋怨:“咱们这两个外孙都是仙人转世,仙人们都性喜清净,不愿意跟凡人来往,你没见咱们闺女自从修了仙法,就躲在后院里面再不出门了吗?他愿意给咱们治病,那是看着转世在咱们家,报答这段恩情,了却这段缘法。你怎么能蹬鼻子上脸,跑出去四处宣扬?万一以后周围府县的人,甚至外省人都来求药,络绎不绝,惹得他不得清净,烦了怒了,发起火来,可如何是好?”

    桓母听完也有些忐忑:“我也没想到这样,唉,是我多嘴!”她给自己脸上打了两巴掌,“老头子,我不怕他发火,他跟我作跟我闹都没关系,我就怕他像你说的,厌烦这里,一怒之下走了。不行不行,不能让孙儿走了,我去把寥先生撵走?!?br />
    她说着急往外走要去撵人,桓雍把他拽?。骸澳愀匙?!廖先生是超群的开蒙老师,你这样出去撵人像什么话?日后咱们在这十里八乡还怎么立足?”

    两人正说着,傅则阳从外面回来,他穿着一套小巧的少爷服,脖子上挂着长命锁,背上背着一个小背篓,里面装着草药,一蹦一跳地进院:“姥姥!姥爷!我采到一株老参?!?br />
    “阳儿又去采药了??!”桓母迎出来,“等着姥姥给你炖鸡?!?br />
    廖先生从屋里走出来,看着院子里的小孩:“这就是……你们家那仙童吧?”

    “不是!”桓母连忙否认,“我们家没什么仙童……”

    廖先生愣了,怎么一会功夫就变了口吻,桓雍夫妻为了女儿的名节,向来跟人宣传女儿是得仙人转世,凭空受孕,生下来一对金童玉女。这阵子桓母又宣称其中的仙童能够治病,让人返老还童,方才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正主回来了,竟然说不是?

    傅则阳看桓雍夫妻神色有异:“姥姥,发生什么事了?这位先生是?”

    廖先生不用介绍,自己说:“我姓廖,桓超群就是我给开的蒙,听说你会治病,我有多年的咳疾缠身,想请你给看看?!倍杂谙赏?,他是半信半疑的,说话虽然客气,但并没有发自内心地恭敬。

    “不看病,我们家孩子不看??!”桓母急惶惶过来把傅则阳抱起来就往院外走。

    “姥姥!姥姥!你先放我下来!”

    “下来干什么,那人是来找你看病的?!被改副ё潘缴先?,“你不是喜欢清静吗?以后就在后山洞府里不要往前面来,姥姥有好吃的给你送过去?!?br />
    “看病就看病啊,没有关系的?!?br />
    桓母惊讶道:“你不怕烦?”

    傅则阳想了想,笑笑摇头:“不烦。你先放我下来,咱们回去给舅舅的先生看病?!?br />
    桓母观察他的神态,不似作伪,长出了口气:“我就知道我大孙子不会那么小气!”

    她没放傅则阳下地,又给抱回院子里。

    桓雍正在给廖先生解释,桓母高兴地说:“老廖,我大孙子答应给你看病了?!?br />
    廖先生憋着一股火被重新请回屋里,心想,今天这病要是真能给我治好了便罢,要是白白耍弄我,日后zì yóu报还的时候!

    傅则阳让他在椅子上坐好,仔细地感应他身上的气机。傅则阳一不问诊,而不切脉,一双魔瞳里红光隐隐,透过人体的皮肉骨骼很快找到病灶:“先生是肺病?!?br />
    廖先生强忍怒气:“我咳嗽多年,都知道我这是肺病,请了多少名医,开了多少方子,都不见效,去年年底那场大雪受了凉,今年开春开始痰中见血。都说你是仙童转世,你给我看看,要是能治好了我,以后桓家的子孙读书进学,我全都分文不收!”

    傅则阳点点头,从刚解下来的竹楼里取了三样草药,把那老参切下来一块,全部剁碎捣烂,又添了七分之一的补心丹,拿到外屋用打瓦罐熬煮。

    桓母不让他碰火:“这柴棒粗,又有刺,你那小手可碰不得,交给姥姥就行了!”

    熬了半个时辰,得了多半瓦罐,傅则阳找个小瓷瓶装起来,交给廖先生:“你带回去,每天早上取三勺,加温水得一小碗,空腹用黄酒送下。这些全部喝完,肯定就好了?!?br />
    药液黑乎乎的,里面一股腥气,廖先生接过去:“如果好了,我必来登门拜谢!”

    廖先生走后,转过天,又来个孙铁匠。

    孙铁匠是在县城里打铁的,瘸了一条腿,来问仙童能不能把他的腿治好。

    桓母说:“你那条腿都瘸了二十多年了,谁还能把他治好?”

    傅则阳看了一下,说:“不妨不妨,我试试看?!彼锾车耐仁潜宦聿傻?,当时没有接好,已经彻底变形。这种伤别说是凡间的医生,就算是得道多年的仙人也治不好。傅则阳xiū liàn血神经,却有独到之处。

    他把厢房腾出来做手术室,让孙铁匠在榻上躺好,先放出煞气把长歪的骨骼熔化,重新对接好,再输送血气出来,比照另一条腿,短骨长骨,缺肉长肉。当然不可能立即长好,他在三天之内,先后施法九次,同时给孙铁匠内服血髓丹,外用生发之气极浓的乙木真气注入体内,促进生长。

    三天之后,孙铁匠下地已经跟正常人一样,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很快便健步如飞。

    这下造成地震级别的轰动,一传十,十传百,果然如桓雍事先料想的那样,不止周围府县,连外省也有人来,治病的,疗伤的,中毒的,不孕的,各种各样的患者源源不断地赶过来,平静的桑树塬变得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见到这般情景,桓母也担忧起来,怕傅则阳厌烦,怒而离开,不止一次地跟他商议,要是累的话,以后就不要给人看病了。

    傅则阳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给人治病疗伤倒也挺好,娘亲未婚先孕,被人戳脊梁骨,至今自闭在房间里不肯出门,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我确实是神仙转世而来,别人对她的非议自然不攻而破。再者,我不能在这里多耽,今年过完年恐怕我就要走……”

    “你要走?”桓母声音发颤,抓住他的小手,“好孩子,你别走,都怪姥姥不好,都怪姥姥太好脸面,爱说嘴,都怪这张破嘴……”她又不停打自己嘴巴。

    傅则阳把她拦?。骸袄牙?,你别这样。我xiū liàn的gōng fǎ不能在人口密集的地方,我要到茫茫大海之外,四极八荒之地去,不管怎样我都是得走的,否则将来天劫人劫一到,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我寻思在我临走之前,为你们多做点事。一来,我给人看病虽不收诊金,全凭患者痊愈以后随心答谢,也能积攒下不少家私,留给你们和娘亲用,作为当儿子的一点孝心。二来,这段时间我把治病救人的手艺传给小舅舅,日后不管他是行仙道还是行人道,都可成为家中的顶梁柱,未来可奉养你们,颐养天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