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5 红尘难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5 红尘难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喝完一碗血髓神浆,用泉水漱了口,傅则阳说:“我看母亲的气血状态倒还好,不会有生命危险,就按照现在的药吃,每日再加一粒血髓丹,很快就能痊愈。我和姐姐暂时就住在这个房间里,今夜比较艰难,见了风以后,明日骨髓坚凝,便能自己行走了?!?br />
    桓母说:“你们的小衣服我们都准备好了,只怕暂时穿不上?!?br />
    事前傅则阳通过桓桑儿之口,让他们准备五六岁大孩童的衣服:“我们会长得很快,过几天就能穿上了?!?br />
    看着桓母拿过来的四套小衣服,裁剪整齐,针脚细密,傅则阳忽然觉得,儿女真的是来讨债的鬼,这家人又不欠自己,凭什么指使人家供吃供住,还要给做衣服?

    或许自己根本没有理由,甚至没有资格记恨原来的父母,他们虽然都把自己往外推,但还是养了自己十几年,供自己吃住上学,自己还没来得及还就穿越来这里了。

    现在在这个世界里又欠下这一家人的生养之恩……好在现在的自己有余力报还。

    他跟桓超群说:“小舅舅,你今天晚上守在这里照顾我们吧?!?br />
    桓超群点头:“好?!彼膊还杆甏?,正是好奇的年纪,先前听说妹妹怀了两个仙胎,期盼已久,现在终于见着活的了。那个外甥女相貌丑陋不说,气质最为吓人,连话也不说几句,让人不敢亲近。

    这个小外甥虽然也是仙灵转世,但很平易近人,更开口叫了舅舅,认下亲属。又长得白bái nèn嫩的,十分可爱,看着他红仆仆的小脸就像捏一下……他这么想着,下意识地就这么做了,等回过神来,手已经捏在小婴儿的脸上。

    捏完之后醒悟过来,桓超群吓得一哆嗦,急忙收回手,倒退了两步,生怕仙灵怪罪。

    傅则阳只是有点囧,他正想报答桓家,如何教桓超群xiū liàn道法呢,突然就被捏脸了。

    桓雍也变了脸色,担忧地看向傅则阳。

    桓母却更重感情,不管是不是仙灵转世,榻上这两个都是她的大孙女大孙子,怎么就至于说一句错话就要降罪了?何况还是他舅舅!她问:“两位既然到了我们家,名字还没有起,以后如何称呼?”

    傅则阳想了想,说:“我前生姓傅,叫则阳,你们就叫我阳儿吧。姐姐以桑仙姥为名,长辈们不能这么称呼,恐折了她的寿数,以后就叫仙儿吧?!?br />
    桑仙姥听他这样称呼自己,目露凶光,想要打架又生生忍住,恨恨地转过头去。

    看着他这副强自忍耐,跃跃欲试的样子,傅则阳也有些担忧,这老桑上辈子就是个很厉害的散仙,真动起手来拼命胜负难料,要?;せ讣依闲〔皇芩纳撕Ω蝗菀?,必须得有压倒性的优势才行,看来得尽快把那十指血煞炼成才行!

    从第二日开始,傅则阳和桑仙姥的身体果然开始迅速长大,一日大过一日,渐渐地骨髓坚凝,筋肉强健,俱长到平常五六岁孩子大小。

    傅则阳将血煞这一层功夫xiū liàn圆满,周身血气收敛体内,瞳孔里的血光也都散去,穿上桓母做的小衣小裤,在外奔走玩耍,跟正常孩童无异。

    跟他相比,桑仙姥异根难除,周身青气笼罩,三只眼睛lán guāng闪闪,满头混乱的绿毛,两条手臂又瘦又长,指头跟鸟爪似的,怎么看怎么是个妖怪。她在娘胎里得了傅则阳给的不忿精血元气,才更多了几分人样,等到来年开春,也能把青光收敛,做个普通女孩。

    她的性格也十分暴虐,除了对桓桑儿说话稍微客气点,对桓超群是如仆人般地颐指气使,对桓雍老夫妻根本不假辞色,稍有不顺便大怒发狂。

    桓雍尽量在两人之间把一碗水端平,东西都尽量做两份,恭敬地供养给两位仙人。

    桓母则更多地把两人当作孙子孙女,尤其明目张胆地偏爱傅则阳。她把桑仙姥当成妖精怪胎,连话也不跟她说,当然,她即使说了桑仙姥也不理。

    桓母把傅则阳当作自己的亲孙儿,裁衣做饭,吃穿用度,全都亲自着手,尽心尽力。

    她有一口好吃的都想着傅则阳,平时每日雷打不动蒸一碗鸡蛋羹给傅则阳。知道傅则阳能吃大人的食物,饺子、包子、片汤、馄炖、丸子……只要傅则阳提一句,再麻烦她都给做。每次桓雍打来山鸡,开锅之后她必将鸡冠子和一条大腿夹到傅则阳碗里。

    如果不是傅则阳拼命反对,她甚至要把每口饭都喂到傅则阳的嘴里。

    闲暇时候,她就在床上给傅则阳做衣服,小衣服小鞋子做了一套又一套,外面还是大雪纷飞,她连夏天的都做出来了?;褂邢隳?、荷包、肚兜……隔三差五挎着筐去山下的集市,笑咪咪地逢人便说是给大孙子买的。

    傅则阳刚开始还有点尴尬,逐渐地就“外婆”“外婆”地叫开了。

    桓母不喜欢这个“外”字,说他没有父亲,只有这一边亲人,执意让他叫姥姥,喊桓雍姥爷也顺口,桓超群仍叫小舅舅,唯独桓桑儿这个娘叫得不自在。

    桓桑儿是个很理性的女孩,在这一点上跟桓雍比较类似,甚至比桓雍还要清冷,她始终把傅则阳和桑仙姥当作仙人看待,两人来她身上投胎转世,更像是一笔交易,相互之间母子情谊极淡,她更关心两人教她的修仙gōng fǎ。

    桑仙姥教了她xiū liàn先后天乙木真气的功夫,傅则阳教她太阴鬼篆。得了仙法以后,她便改了道家装扮,成了道姑模样,在大年初一早上,给桓雍夫妻磕头:“女儿不孝!桑仙来时,便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一切后事都想好了,没想到则阳真人后到,替女儿消了灾劫。经此一事,女儿再加之心已死,只求一心潜修成就仙道,还望爹娘成全?!?br />
    桓母听完眼泪就掉下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怎么就要出家了?”

    桓桑儿也流泪:“女儿未婚先孕,诞下两个孩子,虽是处子之身,但清白二字已然不在,况且我作为两位仙人的生身母亲,焉能再给他们另找个乡村闲汉的后爹?女儿是不能再嫁人了??銮壹读讼扇说拇嬖?,女儿执意求道,若能修成,得个长生最好,如若不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也是归宿?!?br />
    傅则阳说:“你要嫁人其实也……”说到一半住了口,作为儿子的身份,关乎母亲清白的话题,他没办法说,“你要修仙也不用非得出家,道家不比佛教,你可在家带发修行,只让姥爷和小舅舅在后面再弄出一个院子给你住着便可,平时大家不去打扰你,其他的都跟在家时候一样,也省得骨肉分离。你生养我们不容易,当年姥姥生你也不容易?!?br />
    等到天气转暖,桓雍带着桓超群在后面用篱笆又围起一个院子,桓桑儿在里面清修,从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有生人一概不见,只每日让桓母送一次饭进去。

    桓超群性情敦厚,他跟桓母不同,他更偏向桑仙姥一点,大约是傅则阳有桓母疼,桑仙姥形单影孤,让他可怜。

    桑仙姥却不愿意被人怜悯,每次他主动递饭递水,都冷言冷语,老气横秋地大家指责,但全家人里,却只跟桓超群说话,只让桓超群一个人抱,偶尔xiū liàn烦闷,心情不顺,就让桓超群带她去后山上抓山鸡。

    当然,桓超群对于傅则阳这个大外甥也是十分喜爱的,不过他总觉得傅则阳深不可测,可爱之中带着一股别样的威严,相处时带着三分好奇七分敬重。

    傅则阳教他血神经的前两层功夫,相比较而言,桓桑儿性子清冷,适合xiū liàn太阴鬼篆,桓超群热血刚毅,更适合xiū liàn血神经。等到第二年开春,他身体里气血越来越浑厚,翻山越涧,比猿猴还要矫健,手格虎豹,力大无穷。

    天气渐暖,东南风起,万物生发,桑仙姥要觅地清修,桓雍带着桓超群按照她的意愿,在桑林里的僻静之地建了座茅草屋,屋子里面没有床榻座椅,只有一个土坑,她平时把自己埋在土里面xiū liàn。

    傅则阳也要xiū liàn,桓母不舍,央告他在厢房里xiū liàn,自然不行。

    他自己在后山,用太阴神剑在石壁上挖出一个洞穴,弄成两间石室,上下四壁都削砍得整齐平整?;赣焊缸臃ナ髌瓢?,给他贴墙铺地,打造了一整套的家具?;改杆淙煌蚍植簧?,但知道拗不过,也只得答应,亲自做了全新的床单被褥,每日做好饭亲自送过来,看着傅则阳吃完,再把碗筷端走。

    这般盛情,让傅则阳感到沉重,从而不安,果然红尘难除,亲情难断,这还是只有一个姥姥对他这般好,如果一大家子都这样,甚至将来有了妻子儿女……怎么还可能静下心来修道?即便想出家,也被各种有形无形的勾扯牵连,难出家门。

    不过,这样的亲情是他上辈子不曾享受过的,倒也甘之如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