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4 再世为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4 再世为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了傅则阳的话,桓桑儿喜出望外:“真的吗?我不用死了,现在就能开始修仙?”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能骗你?!备翟蜓舭蜒窬谝徊阊镀墓Ψ蛟癯隼葱┙桓干6?,桓桑儿十分聪明,不到半日便能熟练运用。

    桓桑儿学了gōng fǎ以后,又按照傅则阳的指点,拿着铁铲到桑树底下,果然挖出一个瓷瓶,里面装着十二颗营养气血内壮脏腑的补天丹。她每日服下一颗,运功炼化,不过旬日,便一改先前的病态,脸色红润,神采奕奕。

    桑仙姥被傅则阳打怂了,重新攻破封印出来,也不敢跟傅则阳叫板,傅则阳主动挑衅拿言语cì jī,她也不敢接口。

    傅则阳见她这样乖巧,便不再继续难为她,只是她习气难改,对桓桑儿依旧颐指气使,傅则阳强逼她喊娘,她不肯,傅则阳便又要行那血煞穿魂之法,她被逼的没办法,暗地里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屈服,试图跟傅则阳讲道理。

    “这里本是我先来,我得母体先天真炁孕养,再得灵木神液滋润,固本培元,得证人身,将来方好过五百年后的大劫。你凭空跑来,白夺了一半供养,又把我禁锢起来,未来天劫难过,我只能跟你拼命!”

    傅则阳根本不怕她:“你要拼命,尽管动手,看我怕不怕你?”

    桑仙姥无奈,只得说:“我俩无冤无仇,你何必这样苦苦相逼呢?咱们一母同胞,也算是有姐弟之缘,不如你好我好,天下太平?!?br />
    “这不是会说人话吗?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么?!备翟蜓艟嫠?,“如你所说,咱们一母同胞,算是亲生的姐弟,如果你能跟我好好相处,不说将来,现在就能两相得益。你是乙木受胎,我是甲木受胎,我给你一些甲木灵气,你给我一些乙木精华,咱们甲乙木相容相合,再借着母亲先天元炁之力,必能圆满先天东方木行真气,还能反补母亲躯体。我再助你一些血气,让你人身更加圆满,岂不是好?”

    桑仙姥听了又惊又喜:“你真的肯吗?”她是个树精修成,天生没有人性,在山野之间养成了弱肉强食,暴虐残忍的性格,凡事都讲究以力让人屈服,从不讲情感人伦。她不相信傅则阳会念重这点凡俗间的所谓血亲,襄助自己成道,向来夺她本命元精练功才是主流。

    “当然可以,但前提是你以后得说人话,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你此生脱胎为人,就要努力学会做人。首先,你得对母亲尊重些,甭管你前世是什么仙什么鬼,这辈子都是母亲的女儿,不许再跟她呼来喝去的?!?br />
    桑仙姥哼哼着答应,勉勉强强叫了声娘,桓桑儿诚惶诚恐,不敢答应。

    傅则阳并不怕桑仙姥反悔,先抽掉了甲木精气给桑仙姥输送过去。他炼化了青灵髓,得到大量浓郁精纯的甲木精气,大部分用来跟血气相合结成灵胎,还剩下不少。

    桑仙姥接收完甲木精气之后才把乙木精气输送过来,一丝不多,一毫不少。

    傅则阳没练过五行类的道法,只知道基本的五行元气运作法则,由于太阴鬼篆和血神魔经的缘故,对于先后天元气的运化却了如指掌。他得到乙木精气之后,将其跟甲木精气混合,再加入自身xiū liàn出来的后天血气跟母体穿来的先天元炁,一并炼化,用来凝塑筋骨,筑基身躯,将自己未来的身体养得元气十足。

    桑仙姥虽然损失了部分乙木灵气,但得了甲木灵气,还得了一部分血气,不赔有赚,知道傅则阳不好惹,也不闹腾了,每日只默默xiū liàn。傅则阳逼她舍出一些神木灵液给母亲补养身体,她也答应照办。

    如此相安无事,转眼间三年半期满,临盆之日乃是隆冬季节,头三天连降大雪,盖得遍野苍茫,所有的桑树都变得枯黄,连她前世的本体,那株神木老桑也把叶子落得干净。

    等到了夜半时刻,竟然又引发了天劫。

    这天劫是桑仙姥妖仙转世引来的,并不是很强,桑仙姥和傅则阳提前做足了准备。

    先是天雷轰顶,桓桑儿按照他俩商议的对策,以那株老桑借物代形替他们挨了天雷。桑仙姥投胎转世,这树本来也要自然死亡,拿来应劫正好。

    雷劫后面是火劫,专克木行生命的乾天丙火,这个比较要命。傅则阳让桓雍带着桓超群用一滴月华真水布下太**幕天华大阵,将天火接了下来,借助月亮太阴之力以水克火,以阴克阳,将天火破去。

    火劫后面是魔劫,血神经是魔门正宗,不似别派供养魔神,祈求神魔为自己做事,而是要将自己修成魔神,其他一切众生都是自己的奴隶,最擅长以魔制魔之法。这次魔劫不算厉害,傅则阳用御魔神咒轻松度过。

    桓桑儿得傅则阳和桑仙姥教导,xiū liàn道法两年有余,已经有些道行法力。

    她想自己肚子里怀着的是两个转世的仙人,相传仙体怕沾染,不好走产道,便趁家人布置应劫时候,独自来到后山老桑树下,撩开衣服,用bǐ shǒu割开肚子,把两个孩子取出来。

    傅则阳终于出生,由先天专为后天,呼进第一口空气冰凉刺骨,呛得咳嗽不止。

    四周大雪皑皑,桑树光秃的纸条上都拖着冰凌,附近一根树枝上挂着灯笼,晦暗的灯光下,桓桑儿半身鲜血,倚靠着树干趴在一件长袍上,用手捂着伤口,奄奄一息。

    他赶紧爬过来,婴儿肢体太过柔弱,虽然先天气足,但先天为本,后天为用,先天是积存起来的潜力,尚未生发,不能应用。他想要说话,喉咙也没有发育完全,甚至眼睛看东西都不清晰,正要无奈施法,桓家人从坡下飞步赶来。

    跑在最前面的是个英俊少年,是桓桑儿的大哥桓超群,他从小跟父亲桓雍练武,轻功不弱,疾步如飞奔到近前。见了这般情形,桓超群赶紧脱下外衣,先把两个小孩包住?;赣核婧蠖?,把女儿抱起来,一起赶回坡下家里。

    桓母早烧好了热汤给婴儿沐浴,桓雍拿出过去傅则阳指点他们挖出的灵药,给桓桑儿内服外敷,包扎伤口?;干6约浩矢股?,伤势极重,好在她这段时间xiū liàn仙法,常服灵药,得最具有生命力的木行精气滋养,易筋洗髓,才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两个孩子,一母所生,长相却天差地别。

    女婴长得比她妈还丑,头顶上长着一片蓬松的绿毛,又软又密,满脸都是老树皮一样皱纹瘦块,鼻子豁起上翘,长着五个鼻孔,眉毛耳朵像桑叶一样挂着,额头上另长着三只圆眼,微微睁开,便有lán guāng迸射出来。

    她全身皮肤白里透绿,另有一股股的青气从皮肉里往外渗透,连成一片青霞,附盖在身体表面,霞光涌动,浓时连她身体都遮住。

    桓母看见她这副样子,吓了一跳,她便认定桓母不喜欢自己,不肯让桓母抱她沐浴。

    男婴跟女婴相反,长得白bái nèn嫩,又胖又壮,皮肤里面同样有光渗出,是一种血红色,眸子开合时,亦有半尺长的血光射出。

    桓超群配合桓母,给两个婴儿沐浴完毕,用布帛围住,并排供在榻上。

    傅则阳还不太适应用这具全新的身体在自然界活动,只想赶紧闭息内视,运功xiū liàn。

    但这一家子凡人,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只有互相大眼瞪小眼,桓桑儿由于剖腹产下两个孩子,这回也支持不住,昏睡过去。

    他只得打点起精神,开口说话,唤桓超群:“小舅舅,你过来,我有话说?!?br />
    桓母看他不像桑仙姥那么凶恶,刚才洗澡时候也很乖巧,这会回又听他认亲唤舅,胆子渐大,闻言笑说:“什么小舅舅,他是你大舅?!?br />
    桓超群就是个初中生的年纪,比傅则阳穿越前年纪还要小,大舅他是叫不出口的,加个小字便顺畅了许多,就像“小哥哥”“xiao jie姐”这种称呼一样。

    傅则阳跟桓超群说:“我和姐姐都不吃奶,你把那血髓神丹拿来,用山泉水化开一碗给我?!彼逝员叩纳O衫?,“你要用吗?”

    桑仙姥正瞪着两只怪眼,打量着这个家和房里的人,看向傅则阳的目光尤其不善。在母亲肚子里时,他们都是元神状态,她屡战屡败,那是因为傅则阳的元神强悍。现在到了外面,她的身体虽然瘦弱丑陋,却是乙木精气凝塑而成,又有天生的乙木神光护体,刀砍斧剁,火烧水淹,全都不能损伤她分毫。

    她很想找回场子,只是不知道傅则阳的深浅,怕他有更厉害的手段,一时间踌躇难断。见傅则阳问,她冷哼一声,扭过头去看床上的桓桑儿。

    傅则阳便让桓超群给他单独化开一碗,通红的颜色,有一定的粘度,看着跟真正的血浆没什么区别。普通人嗅着,是满鼻的血腥味,勾引得胃里不停收缩作呕,血虚的人嗅着则是一股香味,像傅则阳这种xiū liàn血神经的,喝起来更是香甜无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