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12 红发少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2 红发少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血神经xiū liàn到第二重炼血化气的境界以后就开始艰难了。

    血煞期的修士要吸收地煞融入自身血气之中,练就十指血煞神光,与敌人斗法时候,指指点点,射出一道道煞气,比道家的仙?;挂骱?。遇到十分不敌的对手,只需从指尖渗出一滴血,就能变作自己的分身,与本尊气息神识完全一样,再厉害的人也分辨不出来。与之相比,徐完牺牲掉一条胳膊制造出来分身就显得太小儿科了。

    不过从这往后,就很难再隐蔽自身了。在汲取煞气练功时,煞气跟血气混合,形成一片骇人的血光,别人离着老远就能看见。初时血光只能照亮一片树林,随着功力日益提升,血煞逐渐成形壮大,开始染红了半边天。

    在这人迹罕至的南疆里也有许多高人,这天傅则阳练功时候,就来了一个。

    来的是个满头红发,牛眼阔鼻的少年,背着药篓,拄着一根竹杖,从山梁上路过。

    忽然他看见下放山坳里血光涌动,充满深谷,大吃一惊:“何人在此xiū liàn血神经?”

    傅则阳盘膝坐在涧下岩石窝中,这里是方圆百里地煞汇聚之处。他正在凝神采炼血煞,觉察到有人下降,急忙停功收法,散去了满谷血光。

    血神经是魔教无上秘典,固然为正教中人所不能容,邪魔两道的修士见了也会拼命争抢,所以他练的时候是很心虚的。

    红发少年飘然飞降,站在一块岩石上,居高临下打量傅则阳。

    傅则阳也在打量他,揣测他到底是正是邪,看上去是个普通的山野少年,但能一眼认出自己xiū liàn的是血神经,便非同小可:“贫道傅则阳,敢问道友名讳?”

    少年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跟血神子邓隐,是什么关系?”

    “邓隐?”傅则阳不知道这少年跟邓隐是友是仇,是要斩妖除魔,还是争抢魔经,他忖度着用什么办法快速离开,缓缓说,“我跟血神子前辈有过一面之缘?!?br />
    “然后他就把血神经传给你了?”少年很惊奇。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传给我的?!备翟蜓粽帐祷卮?,却模棱两可。

    少年自言自语:“血神子已经被任寿擒放两次,他的一干徒众也被青索剑斩杀得所剩无几,那些人我都曾见过,今日这个却与之不同……”

    傅则阳又问:“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少年似乎想起往事,微微叹息:“你身上的血气,煞而不凶,厉而不恶,想来不是杀人取血练功的?你莫要担心,我老人家非正非邪,行事全凭自心,随性喜恶。我不屑去xiū liàn魔教的功夫,也不信人能代天行道,只是好奇下来看看,看完就走。能在这里遇见,也算缘分,我有几句话要讲,不知你愿意听吗?”

    傅则阳稍稍放心,这少年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有着极为高深莫测的气质,他看不透对方的深浅。能一眼认出自己练得是血神经,连没有用人血练功都说得清楚,可见道行之深,想来法力也是极强,他觉得对方要真有意争抢魔经,自己连逃跑都难,于是放低姿态,向上拱了拱手:“道友请讲?!?br />
    少年淡淡地笑:“由于血神子祸乱人间,已然引起公愤,不但正教和旁门诸多剑仙不能忍受,连很多跟他一路的邪魔两道的人物也都怒气所为。血神经成了天下修行者的禁忌,魔教中人虽然依旧趋之若鹜,恨不能据为己有,但要是发现别人xiū liàn,也必要杀之而后快。我对此经了解颇多,你如今凝练血煞,还能尽可能寻找山谷地穴,上用法宝掩盖,其实也不过是掩耳盗铃,像我这种人,在千里之外都能窥见血光。等到将来你凝练血罡时候更为招摇,天地变色,到时候必然引来正邪两道的高手蜂拥而至,你恐怕难逃形神俱灭之厄!”

    傅则阳点头,他一直在忧虑这一点:“道友可有良策教我?”

    少年哈哈一笑:“当年我曾经遇到过石神宫主,跟他谈天论道多日,他曾说本门的修法有诸多不便,难练难成。我不服气,亦指出他血神经xiū liàn时的种种凶险,他被我指摘他魔教中的无上**,自然更加不忿。后来我俩打赌,互相努力帮对方gōng fǎ补足,能提升境界圆满道法的为最优,能帮对方免除灾厄者次之,能有妙法速成突破瓶颈者再次之,最后我俩又是平局收场?!?br />
    傅则阳吃惊:“道友知道我这血神经的炼法么?”

    “知道大部分,但最核心的却不能得知?!鄙倌暧锲锬蜒诘靡庵?,“我当时就说到血神经xiū liàn时候太过明火执仗,千里之外都能有人看见。我告诉他,xiū liàn这门gōng fǎ时候,只将罡煞大量积攒,布满经脉之中,行功时只修一半炼魄的部分,等罡煞血魄炼成,舍弃掉原有的躯壳,去转世投胎,在母亲肚子里,藉由父精母血,先天精炁,把另一半血魂炼成。这样血气被母体台胞掩盖,再无人能查,出生以后,便可圆满!”

    傅则阳感觉有些难以置信:“这……”他这两年也在发愁未来xiū liàn的事,练煞还好,等到将来炼罡时是无论如何躲避不过的。但若放弃,又不甘心,血神经神妙非常,炼成之后不死不灭,神通无限,如果只能xiū liàn到凝煞期,可谓是空拥宝山而不能用了。

    红发少年说的这个法子,是他从没想过的,按照已有的认知,似乎可行,理论上完全能够说得通,未来要想更进一步,倒可以试上一试,若能成功便是出路。

    “此法唯有一样可虑,就是转世之后,会有胎中之迷,在母体之内无知无觉,白白浪费了xiū liàn的时机。等出生以后再想起来,也白白转世一次,功力还会倒退。更严重的,出生之后若不能恢复前生记忆,平庸一生,那样生生世世,浑浑噩噩,等到再续前缘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千百年以后了!”

    隔阴之谜十分厉害,很多修行多年的地仙,转世之后,也得长到十来岁时才能回复前生记忆,不然的话就得有师门前辈接引,帮助恢复。不过就算是再牛的神仙,也没办法让别人在母亲肚子里就把记忆恢复的,这种事只能靠自己。

    不过这事对别人艰难,对傅则阳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因他xiū liàn的太阴鬼篆,是专业的鬼道修法,对于如何出窍附体,夺舍投胎最是拿手不过,十二道炼神鬼篆他已经练成一半,足以用来应对隔阴之谜了。

    傅则阳郑重地向少年鞠了个躬:“隔阴之谜我已有对策,多谢道友指点?;故且胛实烙炎鹦沾竺?,来日当有后报?!?br />
    红发少年笑道:“我没什么需要你报答的,当初石神宫主没有传人,邓隐自寻邪路,我这法子一直无人试过,你若能依此法将它xiū liàn圆满,便算是对我极大的报答了,至于我的姓名,不足为外人道也,来日有缘再见吧!”他说完身子化成一股青气飞走,看那遁法,平平无奇,但似慢实快,大巧若拙,轻烟飞到空中便散了,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傅则阳自得红发少年指点以后,便着手准备投胎事宜,一路向东行走,沿途又采炼了大量的丹药。穿山越岭,下了云贵高原然后横穿江西,最后来到福建武夷山中。

    他凝练了大量的地煞,血魄已经炼成,这“血煞”算是练成了一半。

    要投个好胎可不容易,得千挑万选。

    首先不能太过贫苦,太贫则难养形体;也不能过于富贵,太富则易消磨精神;不能在大城市里,大城市里浊气过重;也不能太过偏远,穷山恶水易生妖孽。投胎之后

    虽然投胎之后还能保持记忆神智,但婴儿时期也是很脆弱的,不能让修道人看出端倪,更得小心三灾八难,因此绝不能马虎。

    精挑细捡,选了半月有余,还没有合适的,他决定往浙江那边去看看。

    这日翻越山岭,看见下方有一片茂密的桑林,每株都有磨盘那么粗,高达三四十米,巴掌大的桑叶层层叠叠,苍翠喜人。

    山崖腰上独生一株,比下面那些更大更粗,树皮似铁,枝条如龙,蟠曲飞舞,绿叶如碧,笼罩至少半个足球场的面积。

    这株老桑体内蕴含着极为精纯的乙木精气,傅则阳当年采朱果时杀了能御风而行的妖兽木魃,从木魃脑子里得到一枚青灵髓。那是甲木精英凝萃之宝,这些年他带在身边,以太阴秘法祭炼,得月光精华洗炼,变得越发青翠可爱,灵气逼人。

    傅则阳平时用青灵髓安魂御魔,对木行精气最为敏感,他觉察到遮住桑树不禁乙木精气浓郁凝练,而且已经通灵成妖。

    更奇的是,在这株树上倚着一个少女,她身上穿着粗布衣裤,长得很丑,神情慵懒,神思迷惘,靠在主干上昏然欲睡。

    这少女已经受了乙木精气,在体内结成灵胎,再过几个月肚子就会大起来。

    (第一卷,血染月轮,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