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007 寻找救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07 寻找救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则阳哭了一会,难过悲伤之意稍减,觉到月光清澈,透体清爽,精神为之一振。

    他抹去眼泪,重新拾起信心,村民们虽然死了,小禾苗还活着,他被徐完捉去,明天晚上才会被拿来祭炼尸魔,还有一天的时间,得想办法把他救回来!

    凭傅则阳现在的实力,再来十个也斗不过徐完,要救人必须得请外援助力,对付徐完这种妖道,最好请正教中人。

    这里是湖南地界,距离洞庭湖不远。

    洞庭湖南边不远就是衡山,衡山上有追云叟白谷逸和金姥姥罗紫烟,这两位都是正教中的领军人物,如果能请他们出面对付徐完,肯定能顺利把小禾苗救回来。

    傅则阳来不及给村民收尸安葬,急匆匆赶到临近的村子里,问明方向,施法赶路,在天亮时候到达衡山。

    衡山共有七十二峰,他只知道白谷逸住在珠帘洞,罗紫烟住在白雀洞,具体在哪座山峰没有印象。他跟当地人打听,都说没听过这两个地方,只能挑山高云密,人迹罕见的峰头去找,找到日上三竿,仍然一无所获,别说白谷逸,就连个稍会法术的修行者都找不到。

    从西山找到东峰,从南麓寻到北岭,眼看天色渐晚,仍然一无所获,傅则阳只能调头返回。虽然没有帮手,也得想点办法,尽力营救商禾。

    为了加速赶路,这回他用的是五鬼抬云之法,拘来五个山鬼,抬着阴煞凝成的黑云,将他簇拥裹在中间腾空飞行。

    用此法赶路,飞在高空时候,远看只见一片惨淡阴云,如果对天象一知半解的会认为要下雨。若是低空飞行,则阴风飒飒,甚至飞沙走石,遮天蔽日,跟妖精出山似的。但是现在他心急如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正急行间,忽听下方传来一声娇喝:“何方妖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放肆!”

    他刚要拨开阴云往下看,一道长达数米的冷滟银光率先切开云傻,自下而上要把他劈成两半!这道银光前端是一口古刀形状,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锋芒四射,银光乱闪,那五个山鬼被刀光一照,惊叫连声,一哄而散。

    刀锋一往无前,劈在傅则阳身上。

    一声轻响,“傅则阳”化成一道闪亮的符箓,在刀锋下散做漫天流萤。

    下方有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

    男的是个容长脸的白衣帅哥,长衫挎剑,英气逼人,正坐在亭子里跟人下棋。与他对弈的是个年轻shǎo fù,鹅蛋脸,白肌肤,满面慈善。

    另有一个年纪小些的少女,十七八岁模样,打扮得干净利落,英姿飒爽,周身侠气满满。她手掐法诀,操纵宝刀,一举破了傅则阳的法术,本以为能将敌人斩杀,不想只砍碎了一道符箓。吃惊之余,她将眉毛挑起:“邪魔外道,敢在我的面前卖弄!”随即再次放出银色刀光,似匹练般,望山泉飞瀑横甩出去。

    “喀嚓!”一株脸盆粗的榆树被银光拦腰切断,砸落溪间。

    两击不中,少女正要第三次出手,傅则阳在她前方不远处现身:“道友且慢动手!”

    少女按住手诀,刀锋在身前闪耀,含而不发:“你有什么话说?”

    傅则阳很不爽:“我好好赶路,没招谁没惹谁,你干嘛上来就下死手?若非我还有些手段,此时岂不是已经被你凭白斩杀了?”

    少女冷笑:“你xiū liàn那摄魂遣鬼的邪法,也不知杀了多少人,死有余辜,姑奶奶斩了你正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她说完又要动手,傅则阳急声怒道:“我没有杀过人!拘的不过是山中为虎作伥的积年老鬼,你凭一手法术就能断人善恶生死,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替天行道?天都被你羞死了!”傅则阳很生气,正要说些更难听的,猛然间想到,这不就是现成的援兵吗?

    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傅则阳在衡山里从半夜转到正午,始终找不到人,打道回府时却被这少女主动拦住,她既然这样嫉恶如仇,热衷于替天行道,正好可以拉她去对付徐完。

    这少女的道法不知如何,掌控的这柄飞刀却十分厉害,傅则阳估计他自炼的三口飞叉,跟这刀碰上了大概率会立时折断,所以刚才并不敢用兵器硬拼,只使法术躲避。

    这口宝刀如此凌厉,应该能够抗得住徐完的太阴神剑,后面亭子里那对夫妻,看神态气定神闲,实力应该比这个少女更强。若能够找他们做帮手一起对付徐完,胜算不小。

    傅则阳把后面的许多话都吞回肚子里,改口道:“我虽然xiū liàn鬼道法术,却并没有什么杀人炼宝的劣迹,倒是有个现成的妖道,昨晚屠灭了一个村子的人,又抓了我师弟,要抽取他的魂魄,借着今晚十五的圆月祭炼三尸魔神,我急着要去救他?!?br />
    少女微微吃惊:“什么妖人竟敢如此肆无忌惮,杀这么多人炼宝?”

    亭子里那帅哥放下棋子,面色凝重:“可是西南五怪三魔又出来兴风作浪了?”

    五怪三魔?傅则阳听着耳熟:“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只知道那妖道名叫徐完?!?br />
    “徐完……”那shǎo fù沉吟道,“先前咱们在洞庭时候遇到的那个以邪法强掳女孩的妖道,叫天赤真人徐全,跟这个徐完……”

    傅则阳接口:“徐全正是徐完的弟弟!”他没见过徐全,但是听徐完说起过。

    少女冷笑:“那徐全xiū liàn的就是鬼道gōng fǎ,看你的手段跟他分明是一路!”

    “唉,说起来话长?!备翟蜓籼玖丝谄?,“实不相瞒,我姓傅,叫傅则阳,请问三位道友尊姓大名?时间还来得及,容我慢慢把话说清楚讲明白,不要再有什么误会?!?br />
    少女冷冷说:“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湘潭凌雪鸿的便是?!?br />
    “凌雪鸿?”傅则阳先是吃惊,随后狂喜,“那么亭里的便是凌浑凌真人和白发龙女崔五姑了?”他记得凌浑是凌雪鸿的亲哥哥,绰hào怪叫花凌浑,虽然不是玄门正宗,但法力神通还排在嵩山二老之前。印象中凌浑是个叫花子模样,现在看来,该是还没有被白谷逸毁去躯壳,没想到他原来竟然长得这么帅。

    亭子里的凌浑微微得意:“你知道我?”

    那崔五姑则纳闷:“承蒙同道们抬爱,称我一声玉龙女,这白发龙女还是头一次听见人这样叫我?!彼ψ庞檬指Я烁ё约和飞贤斐煞Ⅶ俚穆非嗨?。

    诚然,现在的凌浑还没有变成叫花子,崔五姑也没有变成白发龙女。傅则阳感觉自己有点冒失,定了定神,压住心中的激动之情:“我其实是徐完的徒弟,两年前我家乡遭了兵灾,逃难路上遇到徐完,被他收做弟子。我看他会腾云驾雾的法术,能拜仙人为师,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这一年多来,被徐完带着到处寻找荒冢古坟,招魂起尸,祭炼法宝?!?br />
    崔五姑问:“那徐完要炼什么法宝?”

    “万尸裂魂砂?!?br />
    “??!”崔五姑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点了点头,“道友请继续说?!?br />
    “本来我看他作为一个道士,捉拿厉鬼,收服僵尸,正是玄门仙人的本分,谁知道后来……”傅则阳想起这三年来发生的事,长长叹了口气,“他只收九个徒弟,凡是有人死了,他便把他们的魂魄收入砂中炼宝。我最初跟那些师弟相处日短,没什么感情,又惧怕妖道yín wēi,虽然觉得不好,但也不敢说什么。但是这次,他竟然要杀了我们朝夕相处的小师弟,用他的魂魄祭炼尸魔,只因为他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

    他把昨天发生的事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又拿出九枚朱果:“这是小师弟昨天找到的,本来想敬献给那妖道,求他放过,但那妖道铁了心要炼那毒砂,现在我把它们送给三位,只求三位能够帮我诛杀那妖道,将小师弟救回来!”

    “朱果!”凌浑眼睛一亮,隔空把果子拿过去,送到鼻子前面嗅了嗅,闭上眼睛品味一番,“果然是好东西!古人诚不我欺!”

    凌雪鸿并没有看朱果,注视着傅则阳的眼睛:“斩妖除魔,守正辟邪,是我辈的本分,既然撞见,无须你求,至于这果子……”

    “这果子我们要了!”凌浑抢过话头,“那徐完,我们帮你除了!”

    凌雪鸿话未说完,脸上有些尴尬,崔五姑笑笑,挥袖一拂,九枚朱果全都不见。

    “可是,你要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绷杌爰恿烁鎏跫?。

    “这没问题,徐完昨天晚上屠没整个村子,所有男女老幼一个不剩,我带你们去!”

    傅则阳再次施法拘传周围的山鬼,使出五鬼抬云之法在前面带路。

    凌浑三人都已经练到身剑合一,各自放出飞?;饕劬?,与自身神气交感,将身体裹住,人剑融合形成三道银色长虹,穿空飞起。

    “嗖嗖嗖!”三道长虹消失在天边,全部不见。

    跟这三个人相比,傅则阳在后驾驭黑云,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乌龟在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