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仙墟纪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棺材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七章 棺材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人家,你一直在这个屋子里住吗?”赵安开口问道。

    那老人点点头,道,“这房子从我爷爷辈就开始住了,一直传到我这?!被蛐硎且蛭园沧蛲砦沽怂豢诼?,又或许寂寞惯了,这老人对赵安态度极好,有问必答。

    “你爷爷就住这了?”赵安瞥了一眼身后的张明堂,心中隐隐觉得有些古怪。

    眼前这名老者看上去足足有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如果按照他所说,自他爷爷辈就已经住在这的话,至少这家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百多年。

    而张明堂又说这里是他曾经的故居,难不成他现在已经快两百岁了不成?可是他身上却半分灵力没有,完全就是一个凡人,断断不会活这么长时间。

    不过此时并非是去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赵安开口问道,“那老人家,你住了这么多年,可觉得门前的这条河有什么古怪?”

    老人轻轻摇头,道,“我们这附近三个镇子都喝这一条河的水,能有什么古怪?只是最近有些时候,不知是不是我年岁大了耳朵听不清东西,总觉得河水里面好像有人在哭,怪渗人的?!?br />
    赵安一听,连忙问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老者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我们祖祖辈辈都是靠着这条河,大概是一月前,这河中的鱼仿佛消失一般,一条都没有,我那孝顺的儿子这才去上山给我打野味,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一直不回来?!?br />
    一说起儿子,老子声音又是忍不住的心酸,鼻子一抽,竟是要落泪。

    “有什么哭的,没准你儿子嫌弃你是个累赘,不想养你了,直接跑了?!焙锴纷岬纳粼俅尾皇适币说南炱?。

    那老者原本还哽咽,在听到韩达这句话后,倏然气息一结,颤抖着伸出手指着韩达,

    “你胡说!我儿子……我儿子才不会不养我!你滚,滚出去!我的屋子不欢迎你!”

    韩达无所谓的笑了笑,支起手臂就要从地上站起离开,却不想忽然一道身影从门外窜了进来。

    这人进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完全没有看见躺在地上的韩达,脚一绊,“砰”的一声,整个人重重的跌倒在地。

    “瞎啊你!没长眼睛??!”韩达愤怒的声音传来,显然是刚刚那一脚被踢得不轻。

    赵安循声望去,只见进来的是名男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有一股酸臭的味道,头发散乱的挡住脸,完全瞧不清楚样子。

    那人刚挣扎着站起来,可没走两步,竟是又绊到了周泽的身上,接着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呃……”

    那人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难耐的shēn yín,声音仿佛在忍受着什么痛苦,喉咙里不时发出“咯咯”一般的呼噜声,让人感觉下一瞬他就要吐出些什么。

    屋子里突如其来的闯进这么一个人,所有人都是一愣,可下一刻,老人的眼睛却颤抖着开口,道了一句,

    “儿啊,你总算平安回来了!”

    一边说着,老人踉跄着坐起就要下床,可是还未等他走出两步便被赵安一把拉住,“别去!有古怪?!?br />
    赵安沉声道,自那人刚一进屋,他储物袋中的八爪猩红大肚蜘蛛便似看见心悦之物一般,不住骚动起来,争相着要往外出钻,正是遇见邪物时的样子。

    一旁的老人却是不知道,见自己被拉住,登时急道,“你干什么!你放手!”一边说着还不住的挣扎,想要挣脱。

    不过这老人毕竟是上了年岁,又如何能挣脱过赵安?

    赵安神识一扫,果不其然那人印堂深黑,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雾之气,浑身精气竟是流矢了大半,身上消瘦的不成样子。

    “爹,我给你求了符,你的病马上就好了?!币凰苦逞频纳舸幽侨说暮砹蟹⒊?,整个人仿若僵尸一般,直挺挺的站起身,僵硬的向着老人走去。

    一听见这人的声音,老人更是激动,可无奈却被赵安控制的死死的,根本不能动弹半分。

    而此时,韩达也一早发现不对,挡在了男子与张明堂的中间,有些戒备的看着男子,将张明堂和周泽护在身后,挡的死死的。

    那人越走越近,忽然下一刻,一直黑乎乎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的刺了出来,正好刺的就是赵安身旁挣扎的老者!

    赵安早就有所准备,在那手臂到达之前,左手猛然在胸前一推,一道清濛濛的透明风盾马上格挡在老人身前。

    说来奇怪,在那触到护盾的一刹那,那人的口中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死死的抱着他的手,看上去痛苦不已。

    “儿??!”

    那老人心疼的大呼,回头对赵安骂道,“你这歹人!我好心好意收留你们,你却为何伤我儿子!”

    可还未等他说完,赵安干脆直接一指点在老人的后枕骨上,老人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了赵安的身上,却是直接昏了过去。

    下一刻,赵安隔空一抓,一个huáng sè的物事陡然自男子的身上飞出,直直的落在他的掌心之中。

    张开手心,只见一道三角形的小小符包躺在手掌之上,里面塞得鼓鼓的,却是凡间再普通不过的一种保平安的符。只是与平常的平安符不同,这道符邪气逼人,触手冰寒,其上黑气缭绕,竟是一个邪物!

    那男子一声怒吼,仿佛是被夺走了命根子一般,面露狰狞,张大着嘴,一副要跟赵安拼命的模样。

    赵安连看都没有看那人,手指轻轻隔空一挥,那男子就仿佛被钉在原地一般,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动弹半分。

    下一刻,男子口中不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双目甚至开始流血,体内的精气在一瞬间疯狂的涌入符包之中,本就瘦削的脸迅速的干瘪塌下去,露在外面的胳膊,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削下去。

    眼看那男子浑身的精气就要被抽干,一旁的韩达顿时脸色微变,“中邪了!”

    说话的同时,韩达右手食指飞速的一伸,快速的点在男子的眉心,那男子在被点完眉心后,整个身体顿时一僵,随后直直的倒了下去。

    “你们杀人了?”张明堂愕然的盯着男子倒下的身影,仿佛被吓得瑟瑟发抖,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周泽,身体往后缩了缩。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难道是修仙者?刚刚你们用的可是仙术?”

    一连串的疑问从张明堂的口中问出,听得韩达一脸不耐。

    “我说老头儿,你这么大岁数怎么活的?碰到点事就吓成这个样子?!?br />
    韩达鄙视的看了一眼张明堂,吐了口口水,道,“这么点胆子还想做我师傅,呸!”

    一边说着,韩达神识在那男子的身上快速的一瞥,随后松口气道,“只是精气被邪物吸走,人还有救?!?br />
    另外一边,赵安也撕开了手中的符包,定睛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里面是一个草扎的小人,那小人的眉心、额头和胸口处均有三个竹签穿过,样子竟然与河水中的那些“浮尸”一模一样!

    “看来是同一个邪修做的?!闭园惨涣逞岫竦慕呋俚?,“正好我们不知道去哪去找邪修的下落,没想到竟然有人主动送上门?!?br />
    赵安身具千幻轮回道,虽然男子自身耗损的精气短时间无法修复,可是往其体内灌注大量的生气,让他快速苏醒还是轻松做到的。

    在男子醒来之后,赵安也终于知道了关于男子的事情。

    这名男子叫邵传志,自小跟着父亲长大,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孝子,平日里就靠在这河水中打渔为生,父子俩相依为命。

    只是一个月前,河水中的鱼却突然全部消失,又偏生他的父亲生了重病,这才无奈之下起了上山去砍枝卖钱的念头。

    砍树虽然辛苦,可是日子却也勉强,可是突然有一天,他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镇中的棺材铺竟然施舍起来,只要每个人佩戴他发放的符包,就可以有银子领。

    邵传志一开始自然也不相信,可是为了给他爹赚钱治病,他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棺材铺lǐng qǔ符包,只要符包由huáng sè变成了红色,便可以回到棺材铺,用那红色的符包去换一百两银子,同时再接受一个新的符包。

    起初邵传志也觉得捡了大便宜,可是越到后来,他就觉得精神越来越不济,甚至眼前出现了重影,耳中也时不时的能听到有人的哭声。

    不仅如此,与他一同的人也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可是没有办法,但凡能来棺材铺领符包的,都是苦命人,都有必须不可的理由,靠着那一百两银子活命,也只能咬牙忍耐。

    而最让他害怕的,是他的符包变色的时间越来越长,颜色也越来越深,终于这一他的符包变色之后,他没有选择去棺材铺,而是跑回了家。

    “棺材铺?”赵安冷冷一笑,“也真是有本事,那符包本就是邪祟之物,放在其他的地方都有可能折损其中的邪气,而棺材铺本就引起浓郁,放在那里自然是水到渠成,事半功倍?!?br />
    “想出这种阴损的法子,用钱来买别人的命,当真是天杀的该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