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武侠修真 > 问天宝鉴 > 第二十八章 钱阳回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八章 钱阳回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月的时间转瞬而过,这一日,在清灵阁苦等多日的老丁头终于盼来了一身风尘的钱四老板。

    钱阳的一身精气神不知何故去掉了八成,眉宇间的疲惫更是难以遮掩,整个人的气场很有一些飘忽,甚至就连呼吸都不那么平顺。

    进了内堂,看钱阳这般模样,老丁头不禁浮出一丝忧色“钱掌柜如何把自己搞成这般模样?”

    “???怎样?我挺好的??!”钱阳却是一怔。

    老丁头皱起了眉头,从上到下仔细将钱阳打量了一番,随即摇了摇头“掌柜气血虚浮,周身灵力不稳,明眼人一看便知不妥,难道是此行不顺,与人争斗时受了伤?”

    “受伤?没??!我从来不和人打架!”钱阳摇摇头,一脸呆萌。

    “这个……”老丁头没话说了。

    其实以他的性子,钱阳伤成什么样他都懒得多一句嘴。不过上次钱阳临走的时候留下的那本《赌石实战攻略》实在令他受益良多,自觉占了便宜的老丁头难免便会对钱阳多上几分关切。

    不过老丁头一提起什么气血虚浮,灵力不稳,钱阳略一回想,便忍不住开口了“我确实没有伤,不过近些日子总是莫名的心绪不宁,还没来由地烦闷急躁,xiū liàn间隙更是呼吸不顺,莫不是练功出了岔子吧?”

    老丁头一听这话,面色有些沉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钱阳腰间的玉佩,面露思索。

    钱阳一看,赶紧把腰上的玉佩扯了下来。

    话说这玉佩是他初入筑基时买来遮掩修为用的,可随着他修为的提升,那玉佩的作用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几分,钱阳只是出于习惯一直没摘下来罢了。

    可谁知钱阳这一摘玉佩,老丁头面色一凛,连忙向后退了好几步,随即脸色大变道

    “我若是没记错的话,钱掌柜筑基没有多久吧?”

    “呃……”钱阳努力回想了一下回道“好像有一段时间了吧!”

    “一段时间?”老丁头苦笑摇头“钱掌柜过于心急了??!”

    “哦?怎么说?”钱阳忙问。

    老丁头正了神色“xiū liàn讲求循序渐进,即便在中州,那些资源丝毫不缺的大家子弟,也不会过分地追求xiū liàn速度。比方说吧,通常一名修士在筑基期至少也会停留五到六年的时间用来磨砺心境,否则从筑基到金丹也不过就是几颗辰星丹外加几件古董的事情了。修为提升和心境提升相辅相成方为正道,若是修为提升过快,而心境却没适应修为的增长,那可是取祸之道!”

    “心境跟不上会怎样?”钱阳也知道心境跟不上修为会有麻烦,却并不清楚具体会发生什么,于是赶紧开口请教。

    “心境跟不上,麻烦可就大了!”老丁头面色沉重“钱掌柜如今这副模样已经很清晰了,毫无疑问,这是心魔将生的征兆!”

    “什么?心魔?”钱阳张大了嘴。

    “没错!以钱掌柜的年龄和修为,现在就遭遇心魔实在是过早了一些??!”老丁头还有后半句话没好意思说,其实他的意思是就你这年龄,就你这阅历,现在遇上心魔那八成是死定了!

    钱阳的脸揪成了一团,心说我现在遭遇心

    魔还算早么?我要是告诉你我炼气期就差点被心魔搞死,你是不是就不活了?

    重点是……他又要来了么?

    说实话,钱阳一想起上次遭遇心魔的事儿,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那个玩意实在是太阴损了??!搞得人根本就有劲儿无处使,远不如明刀明枪干一场来的痛快。说钱阳上次九死一生也毫不过分,再遇到一次,他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而且这玩意你根本就没法事先准备??!谁知道那黑乎乎的东西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丁大爷,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钱阳心里是相当怕怕。

    老丁头摇摇头“心魔来临已是不可避免,不过掌柜若是现在暂时停止xiū liàn,或可将遭遇心魔的时日推迟些许。然后趁着这段时间多多历练,锤炼心境,再了了往日因果,补补心灵架构的漏缺,将来对上心魔时或可多几分机会?!?br />
    钱阳面露苦涩,随即叹了口气“我这段时间确实过于急切地提升修为了,不过形势所迫,实属无奈。此时若是暂停xiū liàn,我怕接下来那关都要过不去!”

    老丁头艰难一笑“有什么样的修为就做什么样的事儿,有多大的本事就干多大的活儿,长怎样的心就走怎样的路,钱掌柜莫要过于为难自己啊?!?br />
    钱阳低头沉吟,他倒是真觉得最近的事儿干得很不舒心,可终究无法逃避,只得摇摇头抛开了那些纷繁无稽的念头,转而问到“丁大爷可曾遇过心魔?”

    老丁头呵呵一笑“遇过??!差点儿就完蛋了。于是,活过来之后我就来了东坟。没本事吃那碗饭,就找个安生地方过活呗?!?br />
    “丁大爷这算是看破红尘了?”钱阳倒还有心思开玩笑。

    谁想老丁头的回答却大出他的意料“本来我以为自己是看破了,可是读了钱掌柜那本书,我突然对往日之事又多了一番认识,这心思就又不安定起来。谁想这老了老了,倒是要奔着晚节不保去了!”

    “???”钱阳张大了嘴“丁大爷的意思是?”

    “我想回西荒!”老丁头的话掷地有声“而且,我觉得以钱掌柜的本事,大可以也去西荒走上一遭!”

    “西荒?”钱阳的嘴张的老大,那是多么遥远的一个地名??!

    在钱阳的印象中,西荒就是地图上一个单纯的名字,就跟前世的什么阿斯马拉、摩加迪沙、博茨瓦纳、安提瓜和巴布达一样,遥远得甚至都不可能在梦中出现。

    我去西荒?还是省省吧。大陆东部还没玩明白呢??!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钱阳随口推脱,其实也就是拒绝。

    老丁头倒是不以为意“我大概过段时间就会回西荒了,钱掌柜若是有意,倒是可以和我搭伴儿同行?!?br />
    “呃……再说再说?!鼻粜乃的训雷约壕芫幕共还幻飨悦??

    老丁头还想开口劝说,他是真心觉得钱阳既然身负品石师的传承,却连西荒都不去一趟,实在是太可惜了??苫共坏人?,钱阳却已经从手镯了掏出了一件又一件的古董。

    钱阳是怕了老丁头了,心魔的事儿好不容易才被他暂时抛开,却又让他去什么西荒。他这一身烂事儿还没头绪

    呢,哪有那个心情出去旅游??!

    钱阳不想再和老丁头纠缠,索性办起了正事。他这次去遗迹的收获比想象中差得多。胡武最后给他弄来了价值十万出头的古董,这部分他自然不能中饱私囊,肯定是都要拿给楚南的。

    除此之外,他就有从浦皓白那赚来的一些古董,再加上软硬兼施从陆施身上逼出来的存货,加在一起勉强能值个三四万灵石。

    他现在就把这三四万的东西都翻了出来,一股脑推到了老丁头面前,心说这么多古董还堵不住你的嘴?

    老丁头果然把嘴闭上了,暗下叹了口气,大致看了看那些古董便随手收了起来。

    钱阳心说这老头儿的心思八成已经不再生意上了,凑合过吧!

    “这些古董我们店里应该以正常的进货价收购吧?”老丁头随口问了一嘴。

    钱阳皱皱眉,这里边的账他一时半会儿也懒得算,便道“定好价先卖着吧!其他的等罗老爹回来再算不迟?!?br />
    “也好!”老丁头点头答应,随后又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化作一声叹息。

    有了这次带回来的古董,清灵阁应该又能维持一阵子了,钱阳的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大事,剩下的就是开山门的那一团乱麻了。

    心中有事便停不下来,再加上钱总执近段时间心思浮躁,坐立难安,于是他干脆也不在清灵阁修整,连夜便乘着飞戈奔向开山门。

    开山门的地盘儿不小,里面的建筑却属实没有多少。除了必需的用于弟子居住的房舍,功能性的建筑也就那么寥寥几座,倒是那气势恢弘的演武场占地极广,甚至比起清灵宗的演武场还要宽敞不少。

    钱阳一进开山门,便听到演武场方向传来阵阵呼和。

    某人心下奇怪却也懒得探看,只是四处遍寻楚南而不得,最后只得循声来到了喊杀声震天的演武场。

    果然,还不等钱阳站定,他一眼就看见了正在被几个人围殴的楚总执。

    楚南的战力自不必多说,本身就天赋出众,灵力凝练,又得磨剑堂不计成本的悉心培养,那一手剑术使得出神入化,犀利异常。

    钱阳很早之前便见识过楚南的手段。怎么说呢?反正我们钱大师兄是绝对不想跟楚南放对儿的。即便他经常自诩同阶无敌,也完全不想遇到这么一个对手。

    剑修在单挑中的天然优势是一方面,层出不穷的秘传剑法是另一方面,而最令人头疼的无疑就是楚南那远超常人的灵力强度。

    入门测试时,钱阳在灵力水晶中只能留下几缕丝线,而楚南却直接将那水晶灌满了近半。由此来看,说楚南的灵力强度是钱阳的数倍就算有些夸张,但肯定不在同一个层次。

    钱阳曾亲眼看到,楚南初入筑基之时,就能和二阶后期的阴灵打得有来有往,靠的就是他那完全超越了本身修为的灵力强度。

    可今日,眼前的战斗场面却让钱阳大跌眼镜,如今已是筑基六七层修为的楚南,竟然被几个一看就是刚入筑基期的弟子砍得满地乱跑,甚至连反击的机会都难得捞到。

    钱阳心中一慌我看到的该不会是个假的楚南吧!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