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高俅不踢球 > 第六十四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四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按理说肯定是以后人在赵佶的背后给其出谋划策,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却是让高俅有些想不到了,因为可能的人选太多,而这些人也都有各自不符合的地方。

    首先是曾布,可是曾布一向跟赵佶不是很合得来,最早的时候曾布甚至是站在向太后一边跟赵佶作对的,虽然现在没有这样做了,可是却也不会直接跟赵佶和好。更重要的是。曾布的计划之可是要坑折家那些将门一把的,这其高俅是很重要的一个棋子,自然不可能给赵佶出这种主意。

    其次是王皇后,王皇后的心计如何,本来高俅并不知晓,可是之前在麟州从薛海那里得知了一些事情,王皇后很是不一般了??墒歉詹鸥哔慈ゼ趸屎蟮氖焙?,王皇后的神色却是不对,如果是她给赵佶出的主意,那不应该是对高俅那个态度了。

    类似的有能力做这件事情的人还有很多,不过却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办法可以将他们排除掉。如此一来,高俅反倒是想不明白是谁在赵佶背后给他出谋划策了。

    不过不管是谁在给赵佶出谋划策,对于高俅来说其实并不是十分的重要,反正那些功劳他是一点儿都不想要的,不然他也不会有辞官归隐的打算了。如果真的借着这一次的战功位的话,算是曾布短时间内不会致仕,可是也一定压不住高俅了,到时候高俅想要只手遮天,其实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惜的是高俅对这些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只要大宋能够祥和安泰,其实算是不能平定四方,其实高俅也并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只不过女真人那边确实是一个dà má烦,如果不能解决,‘祥和安泰’只能是一场空想。

    现在赵佶不是说不解决女真人这个dà má烦,只不过是不用高俅去解决这个麻烦了,在这方面高俅其实并不是十分的介意。唯一让高俅不放心的是,折可适固然是一代名将,可是在经历过灭西夏的战事之后,他未必还有心思跟辽国死战了。

    而童贯这个人是个什么德行,其实高俅并不是十分的了解,毕竟两人之间的往来也不是很多??墒遣还茉鹊恼酚只蛘咚凳瞧阑爸?,对童贯的评价都不是很好,所以说对于童贯做监军,高俅其实也是有些反对的,可是却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因此只能作罢。

    从皇宫之出来以后,天都已经黑了,如果不是因为如此的话,其实高俅还是想去找赵玉儿说一些事情的,不过既然天色已晚,他的身份也实在是不合适在宫留宿,因此便直接离开了。

    不过高俅也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张千驱车往曾布的府邸去了,只不过曾布好像还没有从皇宫内议事完,因此高俅便在曾布的门口多等了一些时间。

    等到曾布回来之后,看见了站立在自家门口的高俅,自然觉得十分的诧异,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口说道:“好了,有什么事情,里面说话吧!”

    曾布并不知道高俅找他是有什么事情,不过他也明白以高俅跟他的关系来说,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肯定是不会来找他的,因此也不等高俅开口,便直接邀请高俅进自家的宅邸了。

    曾布这边高俅曾经来过,不过这一次来感觉跟一次却是不大一样,次来的时候曾布这里十分的冷清,不过今天却是偶尔有几个小孩子跑过,大人也是有不少,显然是曾布的那些子孙搬了回来。而由此深究,为什么会是如此,高俅却是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跟着曾布到了他的书房,将张千留在了外面,高俅只身跟着曾布进入了书房。

    转过了书案,曾布坐到了自己的座椅之,然后招呼着高俅坐在一边之后,这才开口说道:“高大人夜晚来访,想来应该是有要紧的事情才对。不过今天高大人离开的较早,具体是什么事情老夫却是有些猜不到了,不知道高大人可有什么想说的吗?”

    “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皇召见,言说辽国之事另外选派他人,这件事情……曾老大人您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高俅也懒得在这个时候与曾布兜圈子,开口便将自己今天的遭遇说了一遍。

    而在听完了高俅的陈述之后,曾布也是愣住了,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罢飧觥实囊馑际侨谜劭墒屎屯崴墙邮至晒氖虑??可是这样一来,那计划不……高大人,你应该明白老夫定下这个计划的初衷,如果你要是不去的话,后面估计是很难达成目标的了,这样一来,那对付辽国和女真,又有何意义呢?”

    “曾老大人,您这番话我却是不认同的?!备哔醋匀恢涝妓档氖墙杌魅跽奂夷切┙诺氖虑?,也没有要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开口反驳道:“要知道,辽国和女真才是我大宋的心腹大患,而折家他们,说句不好听的,算是真的有什么举动,可是也不会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充其量是祸乱三、五个州府罢了,而辽国和女真若是有所动作,肯定不是这样能结束的,孰轻孰重,您应该清楚才是?!?br />
    “孰轻孰重,老夫自然是清楚的。不过如果能够防患于未然,老夫也没有不做的理由,只不过现在你已经答应了皇,这件事情却是不好办了。只是老夫不明白,你真的放心吗?”

    曾布自然是知道高俅说的是对的,不过很多事情其实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明白的,算是有道理,其实也未必有什么用处,因为具体到现实之,其实并不一定会按着道理行事。

    “曾老大人您可真是……何必明知故问呢?如果我要是真放心的话,还会来找您吗?”

    被曾布一句话戳要害,高俅也是没来得及防备,不过随即释然了,反正最终都是要说出口的,早说和晚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相反的,现在说出来他反倒是心安了很多。

    “你这倒是一句实话,只不过辽国那边的情势,实在是……”

    曾布倒也没有因此嘲笑高俅,说到了正事,他也认真了起来。

    这一次辽国的事情,着实是难办。不只是辽国和女真人之间的争斗,更有大宋内部的派系之争,再加大宋还要图谋辽国和女真,说起来可真的是乱成一锅粥了。

    辽国和女真人那边不提,单说大宋现在部属在北部的军力,组成可是十分的复杂的。除了本来驻守在北边的北路禁军以外,王厚带去的那些京畿地区的禁军也算是不少,再加呼延家等将门过去协防,现在虽然说还没有彻底乱起来,也只不过是因为还没有赶出事罢了。

    北路禁军很早以前已经没有多少的战力了,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责任是防守大宋的北部边疆,因此算是实际战力不怎么样,可是人手还是有不少的。简单来说,北路禁军现在是一个花架子,真要打起来指望不,但是一般时候充充门面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管怎么说北路禁军都算是‘地主’了,因此虽然知道王厚等人不好招惹,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成天憋着一口气。

    眼见着北路禁军如此,王厚和呼延家的那些人自然是有些瞧不北路禁军的,只不过同朝为官多少还是有一些情面可讲的,所以现在还没有闹出什么矛盾。

    只不过等折可适带人过去之后,肯定是要出乱子的,毕竟折可适虽然是一代名将,可是也做不到力压同侪。曾布最开始定下让高俅全权处理这些事情,其实也是考虑到各方面的协调问题,有一个分量够重的朝廷大员坐镇边塞,肯定是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的。

    而且高俅对于全盘计划都是十分的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都是心里面有数的,这也能够保证曾布的计划顺利的进行,可是现在高俅撂挑子了,当今皇也另外找好了人选,接下来会如何发展,曾布却也是拿不准主意了。

    尤其是当今皇私下接见高俅,已经将事情定了下来,曾布现在想要补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他唯一能够做的,是和高俅一起考虑接下来到底是该如何去挽回这一切,让事情的走向尽量的能够符合他们的心意。

    其实高俅心里面也是有一些想法的,不过他考虑问题的角度跟曾布还是不大一样的,他在乎的,只不过是辽国和女真人怎么处置罢了。

    当然高俅想的是较简单的,现在王厚在北边,武松也在北边,算是不通过折可适,高俅也可以告诉武松他们对完颜阿骨打那些人不要留下活口。只要是完颜阿骨打这些人死了,其实事情要简单的多了,至少在高俅的认知当,事情要简单很多了。

    至于说日后会不会再有一个‘完颜阿肉打’、‘完颜阿皮打’之类的人出现,那已经不是高俅需要考虑的事情了,毕竟他只不过是一个凡人,不是那种故事之‘仰知天,俯察地理,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决胜千里之外’的人物,世间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能走一步想一步的已经是超出常人了,走一步想三步的是人人,而那种走一步算计到自己死的,那不是人,是妖。

    高俅之所以一直希望能够解决掉女真,其实还是因为他知道在原本的历史女真人对大宋造成了多大的创伤,可是在解决了女真人之后还会出现什么,高俅并不清楚,也没有任何的兴趣去搞清楚。

    可以说,高俅之所以能够混到如今的这个地步,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知道得失之间应该如何的选择。

    在听完了高俅的想法之后,曾布便沉默了,“这么说……你是打算跟那个什么武松写封信,让他去帮你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其实也不算是帮我,说到底,还是为了大宋。毕竟咱们是礼仪之邦,可是这些礼义廉耻跟那些茹毛饮血的番邦外族讲,其实是对牛弹琴,如此一来,倒不如快刀斩乱麻了?!?br />
    高俅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不过他心里面清楚,这件事情他是非做不可了。

    “嗯!你说的这些其实都很简单,可是北路禁军和王厚以及折可适他们之间如何调和,这却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若是解决不了,恐怕事情会有所反复??!”

    说不反对高俅的想法,只不过曾布想的和高俅想的重点并不一样,所以两人之间也没有冲突那一说了。

    “在他们之间调和……可是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高俅对于这些事情可是看得曾布清楚,毕竟从始至终他都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完了章惇、曾布这些人之间的争斗,“要说争斗,其实是避免不了的,不说折可适这些武将,算是臣之间,又哪里真的会相安无事呢?只要能够维持表面的安定,其实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大不了到时候让折可适居调和,北路禁军和往后他们分开行事,想来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br />
    “这倒是……哈!你这个小子,老夫都已经要辞官的人了,你还想着教训我不成?”本来觉得高俅说的话有些道理,可是随后却发觉高俅连自己都带进去了,曾布可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你说的确实也是个办法,不过还不够稳妥,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你觉得让皇御驾亲征如何?”

    “御驾亲征?曾老大人您是疯了不成!”

    听完了曾布的话之后,高俅立刻被惊住了,惊的他直接站起了身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