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大汉奸臣 > 第二百七十六章各方局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六章各方局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渥不愿意和李存勖联手进攻朱温的原因,早就告诉过在场众将,所以听说杨渥拒绝了李存勖的使者后,大家都没有感到惊讶。

    从过去一年的战况来看,朱温想要消灭李存勖的确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反而是年轻气盛的李存勖正在对朱温发起咄咄逼人的进攻。

    所以正如杨渥所说,现在的北方局势若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的话,那就是对吴国最好的局面:李存勖难以击败朱温,同时朱温又不能消灭李存勖,双方只能如此对峙。

    若是这种情况能够继续下去,而吴国又能够在接下来几年里成功统一南方,到时候他们就能安然的养精蓄润,静观北方局势变化,然后等待北伐的最佳时机到来。

    当然,这中间依旧存在一个变数,那就是朱温已经年老,谁都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死去。

    同样是在去年的时候,屡立战功、声望日隆的匡国节度使刘知俊,在遭到朱温的猜疑之后,心中惊惧不安。

    恰好与他交好的佑**节度使王重师无罪见诛,使得刘知俊更加惊惧,最终以同州发动叛乱,并且向岐王李茂贞寻求帮助。

    朱温在得知消息后立即做出反应,命杨师厚、刘鄩前去讨伐,刘知俊自知难以抵挡,只好放弃同州彻底投靠李茂贞。

    这次事变虽然最终梁国没有损失任何地盘,但却充分暴露了其内部人心的浮动,连刘知俊这种功勋老将都开始遭到猜忌了,这就说明朱温的统治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痕。

    但朱温不管怎么说还是那个威震天下数十年的枭雄,只要他不死,梁国就不会垮;然而问题是朱温能够永远不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等到朱温一死,他的诸多儿子中没有一个有足够的才能去继续领导梁国压服诸多敌人。

    可以说从那时起,梁国的衰亡才算正式开始。

    时光荏苒,转眼三个多月时间已经过去,如今已经是武义三年的五月。

    金陵城中,一场暴雨刚刚停下,给燥热的天气带来了一丝清凉。

    中极殿中,望着眼前面带英气,却又举止儒雅的年轻人,杨渥感到十分的满意。

    眼前之人,正是在不久前的科举会试中考中第二名的考生蒋延徽,而排名第一的正是徐温的样子徐知诰。

    按照吴国科举的规定,会试的排名一般由主考官来确定,一般考中的考生在接下来的殿试中都不会被淘汰。

    不过决定考生最终排名的,也是对考生最为重要的却是今天将要举行的殿试。

    这么重要的选拔人才的典仪,杨渥自然是亲自主持,并且这次殿试的题目同样是由杨渥来出的。

    宽敞的大殿中,蒋延徽并没有意识到杨渥正在暗中观察他,他仔细的看着眼前的题目,皱眉思考着。

    这一次殿试的考题乃是关于生财有道的,直白的说就是如何迅速增加朝廷收入。

    杨渥在去年宣布增加禁军将士的待遇后,固然是极大提升了将士们的士气,但也给财政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去年时户部尚书骆知祥就向杨渥提出过财政将会遇到的困难,而今年的情况无疑就证实了这一点。

    虽说今年的夏收还没有开始,但从往年的情况来看,今年吴国财政必然会出现赤字,所以在今年年初,杨渥便不得不下令发行国债。

    对于现在的吴国来说,从内到外的各个方面都处于兴兴向荣的状态。

    对外方面,吴国疆土正在不断拓展,许多势力都在派遣使者向吴国臣服,承认吴国的正统地位。

    而在吴国内部,随着社会重新变得安定有序起来,各地经济都在迅速恢复与发展,再加上占城稻的推广,如今吴国的百姓基本上每年的收获之后除去消耗都能有所盈余。

    在这种情况下,百姓对于吴国朝廷自然是非常支持的,他们对于吴国的前景同样非常乐观。

    所以当杨渥下令再次发行国债时,很快就有大群百姓踊跃购买。

    然而,在这个生产力还不发达的年代,一国的财政若是长期依靠国债来度日显然是不可取的。

    于是就有了如今杨渥出的这道考题。

    这个时代并不是后世明朝,不管是那些朝中的官员,还是普通的读书人,都不讳言谈钱的问题。

    不仅如此,如今的吴国更加重视实务,对于增加税收这种很实际的问题不仅不讳言,反而非常重视,经常被用来作为科举的考题使用。

    这就引导了许多读书人去思考这些实际的问题,而不是像以前的考生一般只顾着读死书。

    此时,蒋延徽看着眼前的考题,不由得静静思考起来。

    他并不是那些毫无背景的考生,虽然他的父亲在很多年前就病故了,不过他父亲当年毕竟也是杨行密麾下的一个指挥使,在军中自然也有一些朋友。

    有这些人的帮助,蒋延徽就可以比其他普通考生更好的了解如今的吴国。

    所以在参加殿试之前,他就从发行国债这件事中意识到了朝廷财政存在的困难,并且思考过一些对策。

    而如今他要做的也就是将平时所思考的内容写下来。

    而在他不远处,徐知诰身为徐温的养子,虽然不能直接得到今年的殿试考题,但同样提前就有过一些预料。

    事实上,不仅是蒋延徽和徐知诰二人,其他不少考生在考前同样都有所预料。

    当然,今年的题目本来就出得很宽泛,并没有什么标准的答案,所以即便他们提前猜到了一些考题,但要答好这个问题依旧有些难度。

    “大王,今年出的这个考题只怕很多人都会有所预料,到时候交上来的答卷只怕有不少都会雷同??!”

    上首处,今年科举的主考官,不久前刚刚被提拔为东阁大学士,代替高勖主持政务的陈彦谦小声对杨渥说着。

    “若是雷同的答案,那就说明他们没有自己的独特思考,都是一些人云亦云的内容,有什么用处?孤需要的是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才!”杨渥不以为然的道。

    关于如何扩大收入的问题,他的心中自然有一些想法,再加上与骆知祥的商议,如今也达成了一些共识。

    这其中就包括了当初骆知祥向他提出的禁佛的建议。

    当然,禁佛的好处虽多,但反对之人只怕也不会少,最起码他的母亲史氏就非常礼敬佛教,若是让她知道了自己有禁佛的想法,她肯定会跳出来极力反对。

    不仅是史夫人,便是朝中百官中说不定都有不少人会反对禁佛。

    所以在没有准备好之前杨渥是不会轻易采取行动。

    “你说这一届的考生中,最后能有几个考生能够提出有用的建议?”杨渥接着又问道。

    这次让陈彦谦来担任主考官,自然是为了让他增加资历和威望的,所以这段时间陈彦谦的主要精力基本都放在这次科举上了。

    所以对这些考生,陈彦谦自然是最为了解的一个。

    “其他人不好说,不过徐知诰和蒋延徽这两人应该会有不错的想法吧!”陈彦谦极为肯定的道。

    “是吗?你怎么就能这么自信?”杨渥笑问道。

    “臣看过他们会试的答卷,又特意查看了他们以前的一些答卷,所以才会看好他们?!?br />
    ……

    二人小声的一问一答,转眼一个半时辰过去,这次殿试也即将结束,许多考生都已经答完考题,开始静静的检查起来。

    杨渥见蒋延徽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笔,正在仔细的检查着自己的答卷,当即站起来向他走过去。

    “生财有大道”,杨渥拿起蒋延徽放在一旁的草稿,只见最上面用整齐的行书写着策论的标题。

    杨渥并没有过多在意那并不算优秀的字体,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策论内容上。

    刚刚看了几句之后,杨渥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想不到这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就是不知道他是有真本事,还是只会吹牛皮”

    原来在蒋延徽的策论开头,他就提到了许多能够增加税收的办法,比如整治贪官污吏,劝课农桑,开源节流等等,这些都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

    到这里时,他的策论都没有任何亮点,不过随即他的话语一转,接着就大肆贬低这些办法起来,说这些老生常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见效还很慢,不足以迅速解决如今吴国面临的问题。

    杨渥见他语气如此之大,自然心中来了兴趣,不由得继续看了下去。

    只见接下来,蒋延徽提出了自己的办法,那就是大力发展海上贸易。

    在蒋延徽看来,汉唐盛世之时,天下之所以富足,主要原因便是控制了西域,这就使得中原地区能够通过西域丝绸之路发展贸易,从而使国家富足,百姓安居。

    如今吴国虽然没有控制西域,但吴国却控制了许多重要的海港。

    通过大海船进行贸易,其成本比通过丝绸之路要更加低一些,也更加方便一些。

    在盛唐时期,像扬州等重要港口就有许多番商前来,给这些地区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极大的促进了这些地区的繁荣。

    而如今刚刚被吴国攻占的泉州,又是一座非常重要的海港,在这个时代就有各地的番商前来贸易,若是能够在那里设立市舶司,然后大力发展海上贸易,光是从中抽取的关税就足以让国家富足起来。

    看到这里,杨渥便满意的笑了起来。

    在泉州开设市舶司的计划,如今还没有正式施行,现在知道的人也不多,只有少数几个重臣才知道。

    若是这个蒋延徽能够自己看到这一点,那么此人的眼光就足够让杨渥刮目相看了。

    不过更让杨渥感到惊讶的是,蒋延徽不仅提出了要大力发展海上贸易,更是提出了要由国家出面组建商船队来进行贸易。

    这就仿佛国家的盐、茶等专卖制度一般,由国家来垄断进行海上贸易带来的利润,必然能够迅速解决国家收入不足的问题。

    此外,通过私人发展海上贸易,不仅发展速度较慢,而且因为海上贸易的风险较大,很容易遇到海难,一般家庭都承受不了这么大的风险,所以只能由国家来主导这一切。

    看到这里之后,杨渥都不得不停下来仔细思考起来。

    说实话,对于国家垄断专卖或者专营这一点,杨渥向来是不怎么感冒的。

    像盐专卖还好一点,毕竟食盐这种东西太过重要,乃是与每个百姓息息相关的支援,若是不直接控制在国家手中根本难以让人放心;此外,盐专卖带来的巨大收入也是杨渥对其容忍的一大原因。

    不过对于茶专卖等相对不那么重要,却又极大影响百姓生活的,若不是如今国家财政紧张,杨渥只怕早就放开了这些专卖项目。

    身为一个后世来人,杨渥从本能上就有些反感这种由国家控制和主导的经济活动。

    后世的那些国有企业,各种低效和贪腐的情况一直都饱受诟病,给杨渥留下了极为不好的印象。

    更何况在这个时代,在缺乏后世的先进管理技术和有效竞争的情况下,这种由国家来主导的经济其效率只有更低,而且更容易滋生**。

    当初整顿盐业时,杨渥就对其中的各种贪腐和低效感到震惊,虽然后来经过大力整顿之后情况有所改善,但杨渥知道,要不了多少时间这一切只怕又会恢复原状了。

    所以在杨渥看来,若是没有必要的话,还是少一些国家垄断的好。

    不过在看来蒋延徽提到的理由后,尤其是看到他提出的私人难以抵抗海上运输的风险问题和发展速度较慢的问题,让杨渥深思起来。

    望着依旧在专心致志的检查着自己的正式答卷,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蒋延徽,杨渥在心中想着:“不管如何,就凭这条由国家来建立商船队的主张,就可以说明此人是一个不错的人才,我便是将五妹嫁给他倒也可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