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一零七章落卷,文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零七章落卷,文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天后。

    贡院,魁阁中。

    林学士将手中最后一张考卷看完,忽然抬头,冷目如电,道:“司马大人,取中考卷全部在这里了吗?”

    “是的?!彼韭硌д佳鄄惶?,淡淡地道:“启禀学士,今科取中的考卷,已经全部呈递学士案前?!?br />
    “哦,是吗?”

    林学士星眉一挑,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道:“那为何不见司马大人之高徒苏峻的考卷?”

    “劣徒才疏学浅,难当盛名,让学士见笑了?!?br />
    司马学政闻言声色不动,紧了紧袖袍中的考卷,若无其事地说道。

    此言一出,场中皆是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司马学政居然会亲手将自己的得意门生黜落。

    以苏峻先前引发的异象来看,绝不可能在其他环节被黜落,除了正副主考官之外其他人也看不到考卷上的名字。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司马学政开封考卷后,直接将苏峻的考卷黜落。

    金陵郡王的眼底却闪过一丝得色,嘴角勾勒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

    “嗯?!绷盅课叛郧嵝σ簧?,道:“司马大人高风亮节,本官佩服?!?br />
    旋即又道:“来人啊,将赤松县士子苏峻的考卷取来,本官要搜落卷?!?br />
    司马学政听到林学士特意在“搜落卷”这三个字上加重语气,不由脸色微颤,眼角抽搐。

    “启禀学士,此卷就在下官手中,既然学士要看,那下官就献丑了?!?br />
    说着,司马学政脸色阴沉地从袖袍中取出考卷,递了过去。

    “嗯?”

    林学士接过考卷展开一看,星眉一挑,轻笑道:“醉里挑灯看剑,好诗?!?br />
    “司马大人这位高徒,不愧为江州诗魁,这等诗词造诣,吾等望风莫及啊?!?br />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林学士虽然不以诗词见长,好歹也是三元及第的大儒宗,天下文坛盟主之一。

    他对苏峻的这个评价,不可谓不惊世骇俗。

    唯独司马学政眼观鼻,鼻观心,恍若未闻,丝毫不为所动。

    林学士也不在意,轻笑一声后继续展开经义一卷看了起来。

    这一看,林学士的脸色顿时精彩万分,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平静的眸光中露出惊讶,甚至是震惊的神色,良久无言。

    林学士虽然开创林学,在此之前却是师从心学大师陆九渊,对于心学的造诣丝毫不逊色于司马学政,甚至苏大宗师。

    看到这一篇来自前世心学祖师王阳明的文章,林学士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见此情形,几位房官和同考官,看向司马学政的眼神不由露出一丝古怪和疑惑。

    林学士刚刚念出一句“醉里挑灯看?!?,众人如何还不明白司马学政黜落的考卷正是他们列为高荐,甚至推荐为解元的考卷?

    一念及此,众人顿时感觉这一出“师徒反目”的好戏,甚至比那精彩绝伦的文章还要精彩几分。

    不过众人也有些疑惑,林学士可是开创林学一脉,自称体系的儒门大宗师,论才学可谓是天下士林中执牛耳的儒宗之一。

    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对区区乡试考生的文章动容呢?

    然而他们如何知晓:王阳明的这篇文章,非精通心学的大儒不能通晓其中之妙,而且学识越高,越是能感悟到其中的微言大义。

    场中唯二精通心学的大儒便是司马学政和林学士。

    “微言大义,后生可畏?!?br />
    良久之后,林学士方才谓然一叹,霍然起身,整衣正容,小心翼翼地将最后一卷策论打开,细细地研读起来。

    “好!”

    这一看,林学士反应更加激烈,一声叫好忍不住脱口而出,旋即更是轻扣着扶手一字一句地仔细品读起来,摇头晃脑。

    这种姿态,俨然已经超出了主考官对考卷的评鉴,而是以一种品读,甚至是拜读的姿态在研究了。

    王阳明的文章虽然文理精粹,鞭辟入里,堪称是微言大义,让人如饮淳酿,越读越有滋味。

    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林学士之所以开创林学,就是对传统理学,心学两大学派的陈旧观念不敢苟同,方才开创新学,意在革鼎儒门,改变天下士林的风气。

    所以即便是苏峻那篇文抄华章精彩绝伦,也只能让林学士赞叹他的学识,而无法生出认同之心。

    然而这篇《论帝王之政与帝王之心》的策论,却是真真正正地写到了林学士心坎里去了。

    虽然这篇策论从文理上来说,远不如王阳明那篇架构严谨的八股文,但是其中稍显稚嫩的文字,却是字字句句在阐述着林学士心中的“道”。

    林学之道,在于事功,最重实际,讲究的是“做实事,利天下”,建立不朽的功勋。

    而苏峻的这篇策论,满纸皆是事功之道,其中许多老练的对策,丝毫不逊色于治国数十年的循吏大臣。

    高瞻远瞩的开阔眼界,许多新鲜的观点,又让林学士这位大儒宗也不由为之惊叹,心生知己之心,有许多山石攻玉的启发。

    “好,此子方为腰玉!”

    林学士越看越欢喜,只感觉苏峻的文章策论遥相呼应,隐有一种精研心学之道,复又突破藩篱,自成一派的趋势。

    最重要的是:林学士仿佛在苏峻的考卷中,看到了自己当年成长的轨迹。

    年轻时候的林学士,正是读官方学派理学的文章入门,而后考中生员后拜入心学大师陆九渊的门下,精研心学之道。

    直到后来在殿试中一鸣惊人,获得三元及第的殊荣,文魁天下。

    到了此时,他方才突破心学,理学的范畴,开创林学一脉,成就大儒宗之业位。

    看到这份考卷,林学士仿佛就像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如此佳作,漫说乡试,就是殿试也足以为天下文魁,此子真乃状元之才,吾道不孤,后继有人啊?!?br />
    林学士丝毫不吝啬溢美之词,说罢又将王阳明那篇《论杀身成仁》读了一遍。

    只感觉其中文理之精辟,用词之准确,堪称是千锤百炼,就算以他的学识,也难以删改一字。

    “莫非果真有生而知之的天生圣贤?”林学士震撼,欣喜之余,也不免有些疑惑,甚至郁闷。

    到了林学士这等境界,已经是当世一等一的大儒宗,再踏前一步那就是诸子圣贤那种贤人,圣人的境界了。

    然而即便是天纵之才如林学士,也是在而立之年方才开始自创新学,踏上自成一家的道路。

    然而苏峻此时才多大年纪?弱冠之年。

    这不由让林学士生出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慨来。

    然而林学士哪里知道文抄公的恐怖,哪里能明白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深厚底蕴?

    不是我军不给力,奈何敌军有高达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