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一零三章乡试,公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零三章乡试,公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天后,乡试日。

    黎明破晓前,整座府城便已经灯火通明,将整座府城的街道映照得恍如白昼,纤毫毕现。

    乡试,作为一州最高级的考举,殿试之前的最后一道关卡,无论是江州本地的官府还是朝廷都是无比重视的。

    文华盛会。

    夜色如幕,笼罩天穹。

    长街上的人流已经是摩肩擦踵,或马或轿,或是安步当车,皆是气质不俗的士子生员,人来人往,人潮汹涌。

    常言道:士子风流,然而往日姿态从容,诗酒风流的士子们,却尽皆是沉默寡言,一种无形压抑的氛围悄然弥漫。

    对于读书人而言,乡试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鱼跃龙门,堪称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没有之一。

    科考场上,素有三重龙门之说,一重龙门一重天,鱼跃龙门,一步登天。

    第一道院试龙门,跨过之后便正式踏入士林阶层,拥有见官不拜的特权,不再是草芥般的平头百姓,而是“朝廷养士千年”中的士。

    第二道乡试龙门,一旦考中举人便可正式踏入宦途,完成从野入朝的蜕变。

    举人才是真正的官员预备役,乃是可以正式授官的特权阶层。

    至于第三重殿试龙门就不必说了,寒窗十年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乃是东华门外唱名,御街夸官游行,可赴琼林宴的天之骄子。

    “嗯,质量要比院试好不止一个档次?!彼站膊降背?,混不在意旁人躲避的眼光,自顾自地左右打量着。

    正所谓:虎死不倒架,廋死的骆驼比马大。

    虽然苏峻现在“落魄”了,但是大多数认出他的士子还是以敬畏居多。

    尤其是苏峻的事迹在府城传开之后,诸多士子更是对他畏之如虎。

    杀人如麻的名声虽然不好听,但是却足以让人心生畏惧。

    在那场惊天动地的“府城剧变”中,苏峻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但那也得看跟谁比?

    相对于大部分士子而言,苏峻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大人物。

    哪怕有亲朋好友丧生在那场剧变中的士子心中恨急了苏峻,却也不敢露出丝毫的异色。

    那可是在杀生剑尊这等绝世凶徒的手中保住了性命的存在,谁敢招惹?

    哪怕是明算科最差的士子,也可以轻易地在心中换算出一个蒙童都懂的公式。

    杀生剑尊≈江州三巨头>苏峻>武道宗师≈鬼仙强者≈公爵神灵。

    这个公式从来没有人质疑过,心中从来没有武道宗师/鬼仙强者能在杀生剑尊手中逃出生天。

    简单来说,苏峻在普通士子眼中,那就是堪比金华府王都尉那个层次的大人物。

    金华都尉王超出行的时候,那是什么阵仗和牌面?

    这一点苏峻可谓是亲眼目睹,深有体会。

    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苏峻所到之处便如分波辟浪般硬生生分开一条三人并行的通道。

    其实不但是士子们,就连府城的诸多神灵们也忍不住对他投注下来目光。

    看似无人问津的苏峻,在清醒过来的那一刻起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府城舆论的中心,许多人关注的焦点。

    天穹上,肉眼不可见的神光交织成森严的法网,而府城的神灵便是这张法网上一个个重要的节点,各色神光中隐约可见神灵虚影在其中沉浮,漫天神唱。

    府城中,内外城门,各处街道随处可见列队巡逻的甲兵,刀枪并举,杀气冲霄。

    无数的兵煞之气交织成啸天白虎的虚影,散发着浓郁的凶威,兵威鼎盛。

    在府城之外,浓郁的夜幕之中,方圆百里的荒野之内,无数羽衣星冠的羽士手持飞剑,纵掠起伏,交织成绵绵密密的网络。

    不时还有阴神驾驭飞?;瞥た?,恍如流星般闪耀,剑气森寒。

    乡试期间,整座府城俨然已经成为一座龙潭虎穴,戒备森严,布下了天罗地网。

    在这个时候,即便是杀生剑尊再次来袭,估计也只能以饮恨告终。

    不过很显然,在苏峻的身世,秘密暴露在世人的视野中之后,苏峻作为昔日青庭侯伴读的后人,在军中也不乏关注,好奇的目光。

    一路行来,万众瞩目。

    不多时,苏峻便已来到了贡院之外,看着肃穆而又似成相识的熟悉场景,苏峻忍不住轻笑感慨。

    也不跟其他人交集,自顾自地拢袖而立,闭目养神。

    风姿绰约的凤仪和风口浪尖的处境,让他不由自主地便成了人群中的焦点。

    鹤立鸡群。

    敏锐的灵觉中,一声声刻意压低嗓音的议论纷纷,分毫不差地传入苏峻的耳中。

    “不知这次乡试,谁可以一举夺魁,得享解元的殊荣?!?br />
    “我觉得以文采之盛,最有可能夺魁的还是崔玉郎?!?br />
    “是啊,江州三公子,自从王公子远赴京华府之后,就以崔远崔公子最为秀出了?!?br />
    “我听闻崔玉郎在三个月前便在西山学院闭门读书,由布衣卿相王山长亲自指点,不容小觑啊?!?br />
    “何止如此,我还听说就连苏大宗师都曾数次指点崔玉郎的文章,解元殊荣,恐怕舍他其谁了?!?br />
    议论中,众人有意无意地将苏峻给忽略掉,闭口不提。

    当即也有消息闭塞的寒门士子来自偏远的郡县,忍不住发问道:“江州三公子,除了王公子,崔公子,还有一位公子呢?”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闭口不言,眼神有意无意地往苏峻的身上飘去。

    良久之后,见苏峻毫无反应,似乎没有察觉到他们的议论,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说道。

    “那位才华横溢,这次入场,未必就没有机会吧?”

    “哎,周兄你有所不知啊,听说那位被伤了神魂,已经大不如前啦?!?br />
    “就是,泛舟书海就好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昏迷了三个月,还不知才气能剩几分呢?!?br />
    “即便才气尚在又如何?”当即有人冷笑道:“你们没听说吗?传闻已故的青庭侯其实已经叛变,远遁海外,以那位跟青庭侯的渊源,我看举人都未必有他的份?!?br />
    “是啊,我也听说了,这几个月风云变幻,江州军中从上到下都大换血了?!?br />
    “听说自前统领裴武圣之下,许多将领都失踪了,没有失踪的也都大多在家闲住,被夺了兵权?!?br />
    “肤浅?!钡奔从钟腥朔床档溃骸澳阏馐侵恢湟?,不知其二,整个江州军上下,哪怕是一个兵卒都是故青庭侯一手带出来的,他在江州军中的烙印,哪有这么容易清洗干净?”

    “哼哼,正是如此,那位才更加机会渺茫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