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一零二章人心,炎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零二章人心,炎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个月后,听幽小筑。

    绿萝上阶绿,草色新雨中,松涛阵阵,春风拂面。

    苏峻端坐在亭中,看着蒙蒙白雾中春雨绵绵,眸光幽幽,心有余悸。

    “幸亏成功开辟了玄窍,否则这次真的是十死无生了?!?br />
    一念及此,苏峻心念一动,心神映照在识海中,俨然已经大变样了。

    在沉睡的三个月中,苏峻无时无刻不在与杀生剑尊遗留的剑意交战,对于外界而言不过短短三个月,对于幽居识海的苏峻而言,却不啻于与剑意所化的种种恐怖幻象征战了数百年之久。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亦有大机缘,危险越大,收获也就越大。

    成功磨灭杀生剑尊那一缕剑意之后,苏峻修习先天一炁大道歌诀的进程也是突飞猛进。

    元神成功与纯阳胎光融为一体,退居玄窍,执掌诸天。

    纯阳的光辉融入元神之中,无时无刻不在蜕变着,朝着纯阳无垢的方向转化,修为一日千里。

    放眼望去,识海迷宫俨然已经进化成了一方具体而微的世界。

    三十三重天宫凝聚成恍如实质的宫阙,高据九重,高渺如天。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浩渺青穹之下,山河万里,巍峨壮丽,山河社稷图赫然已经初具雏形,五行俱全,具体而微。

    透过逶迤延绵的山岳,一座座法域通幽,连接着无尽幽冥。

    幽冥中变化不大,血海滔天,魔宫巍峨,金铃法宝却化作一道面容模糊的高大虚影,身边环绕着人道长河,神唱不断,镇压幽冥。

    血海深处,一朵九品血莲扎根血海,念动间层层叠叠地绽放,花蕊中一道无形无相的玄光瞬间洞穿虚空,飞出识海,落入苏峻的手中。

    “嗡!”

    苏峻屈指一弹,一缕玄光便应手而出,遍空游走,朦胧的雨幕顿时仿佛被割裂成两半,又仿佛是烟雨蒙蒙的水墨画卷被裁剪开来。

    一缕锋芒之气,经久不散,烙印虚空,铺陈剑痕。

    “好!”

    苏峻手中执着一柄非金非玉非铜非铁,材质奇特的尺余玄兵,通体晶莹剔透,似无形,却有质,有一种出入无间的韵味。

    一种古老苍茫的气息从玄兵中散发开来,沉甸甸地压在心头,让人透不过气来。

    亿万的细若游丝的流光交织成这一柄奇特的玄兵,无量杀气在其中呼啸来去,澎湃如潮。

    “嗡!”

    清脆的剑鸣中蕴藏着的是最为纯粹的杀意,摄人心魄。

    “玄阴七杀刀?!彼站岣ё判?,轻声呢喃道:“以后你就叫玄阴七杀刀吧?!?br />
    玄阴七煞,玄阴七杀,看似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这柄有形无质的玄阴七杀刀,正是由原先的玄阴七煞刀吞噬了血海中无穷的凶戾杀气,又得了杀生剑尊那一缕剑意融合而成的无上杀剑。

    无论是血海中煞气意念,还是杀生剑尊的一缕剑意,都是至凶至唳之物。

    融汇了这两者的玄阴七杀刀,却是化作了纯粹无比的杀伐至宝,完全是由无数凶戾的杀气凝聚而成。

    玄阴七杀,实至名归!

    “唯有力,方可得大逍遥!”一念及此,苏峻不由心中暗自发狠,森森然的眸光中闪过无穷的冷意。

    经历过这一场劫难之后,对苏峻而言不啻于是脱胎换骨般的改变,尤其是观念上的改变。

    往日苏峻行事虽然也算是杀伐果断,却终归残留着几分前世法制社会的痕迹,总想着经营关系罗网,托庇在体系之中和平发育。

    经过杀生剑尊之事过后,苏峻方才忽然明悟:在这伟力归于己身的世界里,唯有自身的实力,才是真正的依靠。

    靠山山倒,靠树树跑。

    自从苏峻苏醒过来之后,改变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心境和修为,外界的环境也是物是人非。

    沉睡了三个月,苏峻在府城中经营的一切几乎都烟消云散了。

    唯夫人不知所踪,鱼幼薇携大功回京华府述职,平步青云,修为大进。

    往日态度热切的同窗,好友在得知他苏醒之后,非但没有丝毫亲近的意思,反而是避之不及,畏如蛇蝎。

    无他,生怕惹祸上身而已。

    杀生剑尊一番大闹府城,几乎在无形中便已将苏峻一切辛苦经营的根基都摧毁得一干二净。

    就连往日对他器重无比的司马学政,不知为何也开始态度冷淡起来了。

    人心冷暖,世态炎凉。

    从苏峻清醒到现在,整整三天时间,几乎是无人问津,仿佛所有人都已经将他遗忘了一般。

    从门庭若市到惨淡冷清,仅仅只在于人心变化的一念之间而已。

    唯一出乎意料的却是苏大宗师遣人传来口信:乡试得魁,送他一桩天大的机缘。

    “乡试吗?”

    一念及此,苏峻口中轻笑,喃喃自语:“罢了,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岂能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府城?再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

    江州之南,东海之滨。

    一座孤岛怪石嶙峋,黝黑的岩石在夜幕中仿佛恶鬼凶兽,匍匐潜行,择人而噬。

    哗啦啦的海潮声中,海风透过黑岩中的孔窍发出凄厉的声音,鬼哭狼嚎,阴森可怖。

    “咻!”

    忽然,一道光华自天穹上划过,落入怪石谨遵的孤岛中,光华散尽之处现出一个身披宫裙,国色天香的婀娜身影。

    刚一出现,便有一种独特的馨香之气弥漫开来,仿佛阴森恐怖的环境也随之化作鸟语花香的幽谷。

    “主上,苏峻醒了?!?br />
    宫裙女子一开口,悦耳的清音便在风中飘荡,听在人的耳中,酥麻撩人,仿佛柔若无骨的素手轻抚在人最柔软的心灵深处。

    光是声音就足以让人为之癫狂,给人一种“祸国殃民”的妖孽印象。

    “嗯,意料之中?!币桓鐾习缘赖哪猩恢雍未ο炱?,道:“他有青华夫人的庇护,当然不会有性命之忧?!?br />
    “若非如此,他毕竟也是苏庸唯一的血脉,我又怎么会如此不念旧情呢?”

    “可是……”

    宫裙女子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迟疑,雪白的肌肤在清辉下泛起玉色的光泽,道:“若是他知道是妾身向杀生剑尊暗中透露消息,恐怕又会生出波折?!?br />
    “无妨?!?br />
    “如今在江州,我们已经正式退场,配合阴司地府行事而已,要头疼也是祂们头疼?!?br />
    “计划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你准备一下,在适当的时候全面撤出神州,等我出关之后再做打算?!?br />
    “诺?!?br />
    宫裙女子恭声应诺,旋即身化流光,破空而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