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一百章因果,死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章因果,死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府城,城门楼。

    苏大宗师眼龇俱裂,裴矩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金陵郡王挥手布下神光,将府城内外护持在其中,长吸一口气,道:“杀生剑尊,你到底要如何?”

    杀生剑尊浑不在意地笑了笑,招来一朵阴云,美滋滋地农民蹲在云头上,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事儿来串串门,顺便找个人?!?br />
    金陵郡王闻言气急,却不得不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冷声道:“找什么人?”

    不是金陵郡王怂,而是作为江州神灵之首的金华府城隍,实际上祂才是真真正正的“牧民官”,替龙庭诸帝牧守一方,收割信仰,输送香火愿力。

    若是其他事情便罢了,涉及仙道宗门,祂可谓是首当其冲。

    谁都知道,朝廷虽然是天子总理山河社稷,但是真正掌握至高无上之权威者,还是执掌龙气天柱的当朝太祖。

    得罪了天子,大不了罚俸,降职,至不济也可以回家吃老米饭。

    但是获罪于龙庭诸帝,那可就真的是永堕幽冥了。

    “我要找的人,我不认识?!鄙鄙W鸬说?,戏谑地道:“但是你们说不定认识?!?br />
    金陵郡王闻言怒气勃发,周身神光迸射,如渊如海的神威勃发,道:“你莫要欺人太甚,否则朝廷大军踏破无生剑宗之日,勿谓我言之不预?!?br />
    “前辈?!彼沾笞谑魃溃骸案饽跽虾伪乩朔芽谏??布下万神大阵,我们合力诛杀此獠!”

    “且慢?!苯菥笸沉炫峋厝囱锸种棺∷沾笞谑Φ幕巴?,道:“你这剑疯子,到底要找谁?”

    作为杀生剑尊的老对手,没有人比裴矩更清楚杀生剑尊的恐怖尤其是他手中还拿着无生剑宗的镇派至宝:无生杀剑。

    即便是集整座金华府的强者合击围杀杀生剑尊,恐怕府城重地也得死伤大半百姓。

    更重要的是还不一定能留得住他,剑遁无双并不是一句空话。

    朝廷对付其他仙宗强者还可以用宗门基业相要挟,迫使对方不滥杀无辜。

    但是杀生剑尊这个剑疯子,却是从来都不在乎什么宗门基业。

    一个执掌宗门刚刚百年便为了突破修为而悍然转生重修,导致无生剑宗被人从先秦山海界赶到近海前线的“前宗主”,你能指望拿宗门基业来威胁他?

    无生剑宗的上代宗主将掌教之位传给杀生剑尊,可以说是瞎了十辈子的狗眼了。

    虽然杀生剑尊跟他们修为相近,但是作为兼修神魂,练气之道,又精通剑道的大修士,杀生剑尊绝不可以常理对待。

    甚至连无生剑宗继杀生剑尊之后执掌宗门的掌教,堂堂阳神修士,都被转世重修的杀生剑尊以相当于鬼仙九重的法域境修为袭杀在无生剑宗的山门之内。

    时至今日,无生剑宗都还没有掌教呢。

    因为杀生剑尊自己不干,却又见不得别人接任掌教之位。

    这种疯子,哪里还会顾忌什么宗门基业?基业早就被他自己败得差不多了。

    “还是你裴武圣知情识趣?!鄙鄙W鹞叛源笮?,一缕气息从他之间迸射而出,道:“我要找的人,就是他?!?br />
    金陵郡王见此眸光一闪,道:“这是何人?”

    “仇人?!?br />
    杀生剑尊脸色微冷,道:“我那便宜师尊前世作孽太多,轮回十世好不容易重新踏入道途,我刚接引回来没多久,就被你们的人被砍死了,这不合适吧?”

    此言一出,江州三巨头这几位大佬顿时神色剧变。

    “去,把这个人找过来?!?br />
    金陵郡王伸手一招,将那缕气息纳入掌中,然后沿着神灵法网传递到府城诸多神灵的手中,吩咐道。

    …………

    半刻钟之前,听幽小筑。

    苏峻一边仔细体悟着修为进境的变化,一边反省着前段时间的经历。

    “圣人云:吾一日三省吾身,皆以为别人错了,微言大义,鞭辟入里啊?!?br />
    苏峻反省来,反省去,发现自己简直就是比白莲花还要无辜,虽然杀人如麻,可每次都是别人先动的手,自己可以说是很克制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币荒罴按?,苏峻忍不住谓然一叹:“世人诽我,谤我,骂我,甚至还想杀我,如之奈何?”

    想想自己的那些敌人,居然还有一个崔远崔玉郎好好地活着,苏峻便不由为自己的宽宏大量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

    “嗯?”

    倏然,苏峻心中一动,顿觉心中传来疯狂的警兆。

    抬头一看,乌云滚滚,剑啸如潮,杀生剑尊悍然突袭金华府。

    就在城门楼上风云变幻之际,苏峻早已来到了城门之前,观摩许久了。

    听到金陵郡王的话,苏峻心知自己今日绝对躲不过去,当即心中暗忖: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一念及此,苏峻当即身形一纵,跃上城头。

    “不用找了,人就是我杀的?!币簧硭匕兹迮鄣乃站诩肝淮罄械淖⑹酉?,从容淡定地朝苏大宗师行礼道:“徒孙苏峻,见过师祖?!?br />
    “嗯?!彼沾笞谑α成芽?,勉强点了点头,道:“你且安心,一切有我?!?br />
    “有种,我喜欢?!鄙鄙W鸺创笮σ簧?,忽然像只蛤蟆般趴在云头上,目光森冷地俯视着苏峻,道:“就是你杀了我那便宜师尊弟子?”

    “轰!”

    话音刚落,苏峻便感觉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镇压在自己的心头之上,难以言喻的杀意如潮水般袭来,冻彻魂灵,甚至连转动念头都变得十分困难。

    “嗡!”

    玄窍中垂落纯阳光辉,苏峻方才感觉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沉吟了一会,似乎是在理解杀生剑尊那有些绕的话,旋即轻笑一声,清声道:“如果你那便宜师尊和便宜弟子都叫阴符子的话,确实是我杀的?!?br />
    “很好?!鄙鄙W鸹羧黄鹕?,宽大的袖袍滑稽地一卷,冷声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br />
    “把他的性命交出来,今日我便就此罢休?!?br />
    杀生剑尊转过头对金陵郡王等人说道:“如若不然,哼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