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六十二章生死,文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二章生死,文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城东,天香阁。

    唯夫人表面上是王都尉的外室,实际上却是道盟在金华府的主事者,掌控着金华府诺大的黑暗势力,势大财雄。

    作为她的宅邸,天香阁无论是地段还是格局布置,在府城都是最顶级的。

    别的不说,单只是那占地数十亩的清波莲池,就可见一斑了。

    莲池呈月牙状,遍栽莲荷,游鱼嬉戏,波光粼粼。

    天光一照,真个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莲池中央筑有水榭高台,以虹桥飞接两岸,在薄薄的水雾中,飘渺,出尘。

    唯夫人站在高台边雕栏玉砌的围栏上,俯瞰着下方莲池的景致,秋水般的剪瞳眸光幽深。

    易掌柜恭谨地侍立在身后,将昨夜之事娓娓道来,最后道:“事情就是这样,阴符子被惊退,苏峻也不知所踪?!?br />
    “这群没脑子的剑修,都是一根筋,没有那么容易放弃的?!?br />
    唯夫人眸光森冷,看着下方各色莲花映照着碧绿的莲叶,微风拂来,清香扑鼻,道:“继续下一步计划,别让他们停下来,更别让他们再有机会重返府城?!?br />
    “是?!?br />
    易掌柜恭谨应诺,接着道:“据我所知,阴符子乃是被儒门强者惊退的,但是府城并没有这位强者的痕迹,身份背景一概不知?!?br />
    “儒门强者?”

    唯夫人轻笑一声,满池莲花顿时都失去了颜色,口中呢喃道:“看来学政大人对苏峻的看重还远超我们的想象啊,我还以为他要在苏峻遇难后才会发觉呢?!?br />
    易掌柜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轻声问道:“我们在苏峻身上投入了那么多资源,为何就这么……”

    “就这么让他去送死?”唯夫人眼波流转,轻笑道:“怪就怪他太过出色,太过惊才绝艳了吧?!?br />
    “本以为他是枚上好的棋子,没想到短短时日,便让他闯下了如此大的局面?!?br />
    “大局面?”易掌柜疑惑道:“此子虽然取得案首之位,终归也只是个秀才,算不上大局面吧?”

    “呵呵?!蔽ǚ蛉舜嗌溃骸扒悴??你也太小看他了,区区一个秀才能让宗师级的儒门强者护持在他的身边吗?”

    “这个小苏峻可一点都不简单,除了我们之外,还深得学政大人看重,在士林中闯下诺大的名声,此外还有青华夫人,辛氏一族相助,府城的诸多势力,除了都尉府他还没有搭上,几乎全都勾搭上了?!?br />
    “即便是都尉府,就凭他苏庸之子的身份,搭上关系那也是迟早的事儿?!?br />
    唯夫人眸光幽幽,道:“就在不久前,又跟钦天监的人沾上边了,这小子罗织关系的能力,跟他招灾惹祸的本领一样出色?!?br />
    “所以夫人是担心他脱离我们的掌控?”

    “不是担心,是已经脱离掌控了?!蔽ǚ蛉肆成焕?,道:“他千不该,万不该投入儒门的怀抱,更不应该擅自招惹南方法王?!?br />
    “如今我们正需要南方法王帮我们绊住阴符子的手脚,他点名要苏峻的性命,我们不能不给?!?br />
    说着,唯夫人顿了顿,摆了摆手,吩咐道:“罢了,你先下去吧?!?br />
    “诺!”

    易掌柜行了一礼,倒退一步,身形便如幻影般逐渐消散,凭空消失在高台之上。

    唯有一缕阴风掠过,倏而散开,来无影,去无踪。

    “没有一个省心的?!?br />
    唯夫人云袖一振,轻抚着身前的玉栏,口中喃喃道:“看在你我主仆数十年的份上,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再有下次便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br />
    …………

    朱衣巷,学政府。

    梧桐树成林荫道,修竹丛作君子居,寒梅两三朵花蕊未开,已有清香,沁人心腑。

    刚被唯夫人断定已经命丧黄泉的苏峻此刻便在学政府上,神情恭谨地跪坐在司马学政身前。

    “苏峻啊?!?br />
    司马学政坐在对面,一身闲适的燕居服难掩他雍容的气度,感叹道:“我本以为你才气纵横,文章风骨却是稍逊一筹,没想到你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br />
    “多赖老师教导有方?!?br />
    苏峻谦逊地说道:“弟子对微言大义确实有些驽钝,但是昨日一观天人感应经,却仿佛茅塞顿开,许多疑难自然通达?!?br />
    “嗯?!彼韭硌д懔说?,欣慰地笑道:“看来你天生就是个怪才,奇才,异峰突起,不循常规?!?br />
    说着,司马学政拿起身前一篇文章,雄劲有力的字体一看就赏心悦目。

    其中精粹的文理,新奇的观点和华丽锦绣的词藻,让司马学政不由有些惊叹。

    “以你现在的水平,考个举人也是绰绰有余,若是能够再精进一些,便是解元也不是没有机会?!?br />
    说着,司马学政便又逐字逐句地点评,指点起文章中的缺陷来。

    苏峻自然不敢怠慢,聚精会神地听着司马学政的指点。

    虽然有前世的底蕴作为支撑,但是苏峻对于自己真正的水平还是非常有b数的。

    他目前所有的一切,包括司马学政手中的文章,全都是依赖于前世先贤们的智慧。

    现在有司马学政这种精研学问的大儒指点,苏峻怎么可能会错过这大好的机会?

    讲完之后,司马学政忽然轻笑一声,抚掌道:“你是个怪才,为师便是教你十年,恐怕还比不上你灵光一闪的顿悟呢?!?br />
    “老师此言差矣?!彼站叛哉溃骸疤鲜σ环痰?,胜过弟子十年寒窗苦读,怎么能说是虚掷呢?”

    苏峻所言并非客气,而是真心实意的感激。

    他所谓的无师自通,生而知之,实则全是前世记忆的遗泽,自己真正的底色如何,苏峻是非常有自知自明的。

    融合了前身的记忆之后,苏峻的学识虽然算不上太差,但撑死了也就是个普通秀才的水平。

    如今有司马学政这等科考场里杀出重围,位列二甲进士,又历任学政的大儒指点,苏峻感觉自己的学识水平那是“蹭蹭蹭”地水涨船高。

    所以苏峻这番话,却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