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五十四章白壁,打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四章白壁,打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月上中天,越发皎洁。

    玉楼中,崔远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开启了失智吹风机模式对着苏峻就是一顿狂喷。

    然而苏峻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般,慢条斯理地品尝着杯中美酒,泰然自若,巍然不动。

    装比,是一门技术活。

    像王子服那样火急火燎地一激就上,简直就是秒男快枪手,没有一丁点的美感可言。

    装比的艺术,博大精深,又岂是尔等渣渣能够体会得了的?

    装比打脸,舍我穿越众,文抄公其谁?

    文抄一出,谁与争锋?

    “什么小诗仙,我看只不过是浪得虚名?!奔饲樾?,裴屠狗也是落井下石,冷笑道:“此等心术不正之徒,又怎么能明悟文心之妙,浩气之秘呢?”

    “呵呵,裴兄真知灼见,一针见血?!贝拊堆壑型嘎蹲趴袢鹊纳袂?,打了鸡血般上窜下跳,跟裴诹之一唱一和,极尽讥讽之事。

    苏峻的诗才那是有目共睹的,堪称是冠绝江州,所向披靡。

    但是文心未聚,这是苏峻最大的缺陷,尤其是在这个比拼文气的场合。

    而且苏峻声名在外,隐隐有江州士林年轻一辈领军人物的趋势,更加容不得半点瑕疵。

    一旦落败,对他的声望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一念及此,崔远心中更加兴奋了,冷声道:“听闻苏案首深得学政宗师的看重,亲自收为入室弟子,视为我们江州士林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br />
    顿了顿,崔远方才露出话语中的獠牙,道:“想必苏案首不会是不敢出手,生怕技不如人吧?”

    “嘶……”

    此言一出,场上众人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崔玉郎跟苏案首这是要死磕的节奏啊。

    若是苏峻今日不能力压群豪,恐怕苦心经营已久的声望,便要分崩离析了。

    反之,声望如日中天的苏峻也一定不会放过崔远的。

    “看你怎么应对?竟敢跟我讨价还价,哼!”

    玉台上,鱼幼薇不动声色,眼眸深处却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似乎巴不得苏峻他们撕起来。

    “任你奸滑似鬼,还不是得喝本菇凉的洗脚水?!庇阌邹蹦钔纷?,嘴角勾勒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如果苏峻知道鱼幼薇的这个想法,恐怕会迫不及待地介绍一位杜姓高才给她认识,想必他们肯定会十分地合拍。

    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哼!”

    王子服眸光游离不定,犹豫再三才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冷哼一声,道:“区区败犬,何以作此狂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手下败将夺了诗魁之位呢?”

    “你说什么?”崔远闻言勃然变色,冷声喝道。

    “我说你们俩败家之犬,在这里狂吠什么?”王子服整好以暇,面带不屑地回怼道。

    索性他是今夜的主角,当之无愧的诗魁,怼人还怕没底气吗?

    “轰!”

    王子服话音刚落,裴屠狗便霍然起身,一身恍如凶兽般的气势顿时倾覆而下,笼罩在整个会场之上。

    凝重如山的气势恍如实质,沉甸甸地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你真当本校尉不敢杀人吗?”裴屠狗手扶腰间剑柄,一字一顿地低吼道。

    “呵呵?!?br />
    就在此时,苏峻忽然轻笑一声,清越的声音仿佛春阳融雪一般,将裴屠狗如山如海的气势破解得一干二净。

    “什么时候,我们士林聚会轮得到你们将门说话了?”苏峻斯条慢理地站起身来,言辞如刀。

    在裴屠狗的感应中,随着苏峻开口,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若有若无地笼罩在他的周身要害,仿佛是一道惊艳的剑光,飘忽不定,锋芒无铸。

    苏峻一开口,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振袖而起的苏峻斯条慢理地饮下一杯美酒,身姿挺拔,锋芒如剑。

    “啪!”

    下一瞬,只见苏峻解下腰间的青庭刀,拍击在身前的云案上,口中淡淡地说道。

    “你这区区武夫,想要跟本案首相提并论,哪有那么容易?”

    苏峻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点着青庭刀,道:“此乃青庭侯旧时的佩刀,你们想跟我比较,就拿出等价的彩头来,否则恕不奉陪?!?br />
    “好,我就跟你赌这一把?!?br />
    裴屠狗见状,眼中厉色一闪,从袖袍出取出一枚巴掌大的玉壁,冷声道:“此乃天羽白壁,乃是绝世奇珍,换你手中的青庭刀足矣?!?br />
    说罢,裴屠狗便不再言语,冷冷地以挑衅的眼神钉在苏峻的身上。

    感应到天羽白壁中磅礴浩瀚的能量,苏峻心中暗笑:白捡一桩宝贝,看来识海迷宫的根基有着落了。

    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一甩衣袖,道:“那便让你这粗鄙武夫见识一下我们素王弟子的风采?!?br />
    说罢,苏峻也不急着开口,心念一动,纯白宝鉴垂下一道明光笼罩在神魂上,将频率调整到神似浩然之气的程度,方才凌空虚指,口中长吟。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br />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br />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br />
    每念出一个字,苏峻手中便挥洒出璀璨的明光,交织成文字落入明月屏上空的文气庆云之中。

    “轰隆??!”

    每一个文字落下,文气庆云便暴涨几分,缠绕在光字中交织成一道锦绣璀璨的华章。

    当苏峻将最后一句念完,整座云台玉楼仿佛都化作璀璨的光海,尽皆笼罩在明光之中。

    所有的文气尽皆交织成锦绣华章,漂浮在半空中,璀璨的光辉直冲云霄。

    诗篇颂毕,文气暴涨九丈九尺九分,异象纷呈。

    苏峻拢袖如翼,凤仪凛然,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意,一字一顿地说道:“苏某这首长诗,比起两位的佳作,如何?”

    此方世界有诗有赋,唯独没有词,而以长诗称之,实则一般无二。

    全场皆寂,落针可闻!

    目瞪口呆的王子服,隐含得意的鱼幼薇,面如死灰的崔远和震惊得难以言喻的吃瓜群众,组成了一副光怪陆离的众生相。

    最精彩的却还是裴屠狗。

    只见这位江州军的少帅额头上青筋毕露,面容扭曲。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脸,让素来高傲,目无余子的裴屠狗双目赤红,脸色仿佛开了酱油铺般精彩,七色轮转,五彩缤纷。

    良久之后,裴屠狗方才将手中天羽白壁抛了过来,从牙缝里迸出一句狠话:“苏峻,我记住你了!”

    说罢,也不等众人反应便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