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四十章暗流,师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章暗流,师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府城,东城。

    一处华美的宅邸中,曲水流觞,台谢连绵,云石生烟,奇花异草,恍如人间仙境。

    倏然,一道赤红神光翩然落下,一个高袍博冠,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从中迈步走出。

    “陆判?!?br />
    水榭中,一个峨冠宽袍的中年男子盘坐着,似乎静候已久。

    陆判轻笑一声,目光温和,自有一番从容淡定的姿态,道:“有劳西陵侯了?!?br />
    “份内之事,陆判太客气了?!蔽髁旰疃悦孀?,从袖袍中拿出一卷书册,道:“陆判所需的院试榜单在此,最秀出之辈便是这三人,还请过目?!?br />
    说着,西陵侯翻着书页,上书着一个个的名字,分为甲乙两等,赫然是这次院试中考中生员的榜单。

    “苏峻,王子服,崔远?!?br />
    西陵侯念出三人的名字,道:“他们三人便是此次院试的前三甲,都是文章锦绣,才气纵横之辈,学政大人评价皆有举人之才?!?br />
    “西陵侯何以教我?”陆判姿态从容,淡淡地说道。

    西陵侯佯装斟酌,想了想将王子服和崔远的名字划掉,轻笑着说道:“这两人背景深厚,家族势力在金华府也是根深蒂固,恐怕会有些麻烦?!?br />
    “那就苏峻吧?!?br />
    陆判口中淡淡,云淡风轻:“阳间势力于我而言浮云而已,不过此人既是案首,那肯定是要选最好的?!?br />
    西陵侯闻言放下心来,隐隐有些期待,笑道:“如此,小神恭贺陆判得偿所愿!”

    陆判眉梢一挑,轻声道:“彼此而已?!?br />
    …………

    沂水大宅,后山。

    古木参天,溪水潺潺。

    湍急清澈的溪流穿行在山谷之中,青石嶙峋,云雾缭绕,鹤唳鸟鸣,空谷回响。

    真个是高崖深涧,幽谷深深,清幽中又有几分孤寂。

    苏峻行走在险峻的山道上,如履平地,法眼中可见一缕银芒附在幽绿的鬼火中,不断破空跳跃。

    下一刻,一道沛然的气机盘旋而起,将鬼火摄入其中,倏而一收,直上青天。

    “嗯?”

    苏峻剑眉一挑,只感觉感应中的一缕印记急速南掠,瞬息之间便已失去了感应。

    “好快的遁速,到底是谁?”

    苏峻心中暗忖,旋即又将之抛在脑后,纵起身形如青烟般飘荡而起,头也不回地回返宅邸之中。

    “是狐狸早晚都会露出马脚,我就不信你不回来?!?br />
    苏峻索性不再去管,待得第二天牙行执事便带着一大群人,将这座久没人住的大宅子里里外外地打理一遍。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多时,这座依山傍水的宅邸便焕然一新了。

    那牙行执事也是十分给力,带来的仆役,管家之流也都是有口碑的熟手,苏峻看了一眼便不再不管。

    自顾在书斋中泼墨挥毫,“听幽小筑”四个大字一挥而就。

    “管家,将这裱起来,做成匾额?!彼站愿酪簧?,新雇佣的管家便熟捻地指挥着仆役将大字收了起来。

    苏峻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道:“准备一份礼品,中上即可?!?br />
    “是?!?br />
    管家恭声应下后,苏峻在心中暗忖:是时候该去拜访一下学政大人了。

    苏峻瞬间便已经有了决断,距离放榜之日已经过去三天,循惯例今天正是新晋生员拜访座师的日子。

    无论在哪个世界,读书人都是最擅长抱团结党的团体。

    而科场上的座师关系正是士林文人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中最为牢固的一环。

    对于寒门士子而言,科场上的师生关系甚至要比家族血亲还要看重几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并非虚言,老师与门生的关系是士林之中最为稳固的联盟。

    “公子?!?br />
    正想着,管家推门走了进来,恭谨道:“礼品准备好了?!?br />
    “嗯?!?br />
    苏峻接过礼品,将家中琐事吩咐给管家后便大袖飘飘地走出宅邸,向城中心而去。

    司马学政的宅邸位于城东,贵戚距离之地。

    城东贵人云集,大体上遵循着文左武右的原则,文官汇聚的地方又称之为朱衣巷。

    高门大宅,美轮美奂。

    周围遍栽修竹绿植,环境清幽,来往人流,非富即贵。

    苏峻来到司马府门前,报上名姓。

    “原来是苏公子,快快有请?!?br />
    学政府上的门子也是个眉眼通透的,一听来人是此次院试的案首,赶紧领着往府内走去。

    不多时,苏峻便见到了坐在堂中,会见诸位门生的司马学政。

    “学生苏峻,见过学政大人?!?br />
    苏峻将各色礼品礼品交给下人,上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弟子礼。

    “是苏峻啊?!?br />
    司马学政不苟言笑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一丝笑容,亲身将他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几眼,道:“来得何其晚也?徒让老夫苦等数日,该罚?!?br />
    “是弟子失礼了,还请老师见谅?!彼站盟韭硌д那捉颂?,赶紧打蛇随棍上,改了称呼,道:“弟子认罚?!?br />
    “是该罚,应该狠狠地罚?!?br />
    司马学政闻言笑道:“当日罚你作诗一首,看来太轻了,老夫看到你那一手笔力雄劲,颇有大家风范的好字才后悔,只恨朝廷不允许将考卷收入书斋好生欣赏啊?!?br />
    其他早到的考生看到司马学政与苏峻师徒二人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样子。

    再想到自己先前的遭遇,不由心里哀叹:人比人,气死人??!

    他们进门拜见座师的时候,司马学政那可是一上来就板着脸狠狠训斥了一番。

    再看苏峻,谈笑风生不说,转眼间便定下了师徒名分,这可不是寻常座师和考生之间的关系,而是一副将其视为衣钵传人的待遇啊。

    “老师谬赞了?!?br />
    得了这么高的待遇,苏峻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依然谦逊道:“跟老师这个书法大家想比,弟子还差得远呢?!?br />
    “呵呵?!?br />
    司马学政闻言抚须而笑,显得颇为受用,又道:“别想蒙混过关,你以为吹捧老夫就可以免得了这番责罚吗?”

    说着,瞥了一眼下人手中的各色礼品,又道:“以后别拿这些俗物来搪塞老夫,每次上门来没有一副好字,一首好诗,你就给我到书房反省去,什么时候写出来了,什么时候再放你走?!?br />
    苏峻闻言不由露出几分感动,心知司马学政这是给自己扬名的机会。

    就在此时,眉眼通透的管家上得前来,凑趣笑道:“老爷,文房四宝已经备下,你看是不是让苏公子现场作诗一首?”

    其他考生见状也是起哄道:“是啊,案首才华横溢,可否让我等一睹为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