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二十七章书法,诗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七章书法,诗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整篇文章虽然说不上多高明,但是胜在辞藻华丽,对仗工整,朗朗上口。

    尤其是其中参杂了许多雄文华章的精彩片段,对于秀才这个层次来说,已经算是精彩绝伦,难得的好文章了。

    最后再检查一遍没有犯讳的字和词语,全部都确认无误后,苏峻便准备正式誊写了。

    磨墨之时,苏峻谨记着“研磨如病,如磋如磨”的要旨,用力均匀,轻重缓急拿捏得恰到好处,细细地研磨着。

    在磨墨的过程中将心中杂念全部剔除,保持着灵台空明,纤尘不染的状态。

    用了整整一刻钟,苏峻才将细墨研好,抬手取过上品狼毫,蘸满了浓墨,开始在考卷上誊写文章。

    笔走龙蛇,泼墨挥毫。

    坐姿如松,手握狼毫,苏峻凝神静气,灵台空明,一段又一段辞藻华丽的文章出现在纸上,由少到多。

    全神贯注,不见他物。

    在刚健雄浑的字体中带着几分柔婉的秀气,刚柔并济,阴阳交泰,笔锋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沙沙沙?!?br />
    不知不觉,苏峻便进入到一种玄妙的意境中。

    字由心生,遒劲的笔锋之下,一行行文字颜筋柳骨,银钩虿尾,矫若游龙,跌宕遒丽。

    丝丝缕缕的的文气从文章中弥漫开来,纸生云烟,锦绣华章。

    “咦?”

    魁阁之上,负责监察考场的神灵崔尚书倏然轻咦一声,神念如水银泄地般覆盖过来,口中轻声赞叹。

    “想不到童生之中竟还有如此雄劲的书法,光是这一手下笔如有神的雄劲书法,此子便可入前三之列了?!?br />
    “文章锦绣,辞藻华丽,虽有许多不足之处,但是在童生中也算是凤毛麟角了?!?br />
    崔尚书越看越满意,口中不由喃喃自语:“到底是谁家的麒麟儿呢?”

    虽然好奇,可是隅于规矩,崔尚书也不能直接查看该考生的名姓,只能记下对方的舍号,暗自留心。

    “嗯?”

    王都尉坐在黄梨木太师椅上,静静地闭目养神。

    然而在他的感应当中,号舍内一股股升腾而起的文气却如掌上观纹一般。

    诸多童生士子在答题之时,精神高度集中之下,头顶不由自主地便绽放出丝丝缕缕的文华之气。

    这些文气有大有小,恍如一盏盏的明灯,有的大如拳头,有的细如烛焰,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此起彼伏的文气中,其中最为出色的几道却是光华璀璨,若有若无的白气深处内蕴着一丝淡红之色。

    淡红气运已经是举人位格方才能凝聚的了。

    这些内蕴淡红的文气,说明其主人胸中才学已经足以跟举人比肩了。

    “不愧为江州首府,果然是文运鼎盛?!?br />
    王都尉暗自点头,心中暗忖:“或许明年春闺,解元的人选就在这些人之中?!?br />
    不过旋即王都尉便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不再关注。

    毕竟他是武将,跟文官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才是正道。

    当初他迎娶江州布政史的千金,与江州文官一脉的联姻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忌惮。

    所以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他更需要避讳一二。

    “文华鼎盛,文运昌隆??!”

    崔尚书,王都尉尚且如此,司马学政就更加激动了?

    作为金华府的学政,司马学政同时也是整个江州科举的负责人,能够有这么多出类拔萃的门生,司马学政心中当然开心了。

    “这些都是后起之秀,士林文坛的未来啊?!?br />
    一念及此,司马学政大袖一挥,忍不住站起身来,俯瞰着下方连绵的号舍,心潮澎湃。

    每次主持考试,见到有后辈成材,司马学政总会生出一种后继有人的欣慰之情。

    “嗯?”

    就在崔尚书神念覆盖而下的时候,苏峻刚好写完最后一笔,心中微微一动。

    就在刚才,他突然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念头从号舍中掠过,有一股香火的味道。

    “是神灵巡视考场了?”

    苏峻心中暗忖,却并未放在心上,神色如常。

    神灵巡视考场是防止有的考生携带小抄等作弊手段,苏峻问心无愧,一字一句全凭自身的努力和才学,自然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回过神来,苏峻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快要接近日暮时分了。

    打开第三卷,发现他居然又猜错的考题:第三卷不是策论,而是诗词。

    “呵,诗词?!?br />
    苏峻洒然一笑,论诗词歌赋,他让天下士子一只手,再让他们一起上,他们也不是对手。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天底下哪有不当文抄公的穿越者?

    这简直就跟八十年的太子,一辈子的接班人那般滑稽。

    这一刻,苏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他身后站着的是诗仙李白,是诗圣杜甫,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深厚底蕴。

    再文采斐然,天资横溢的士子,在面对一整个文明的时候,也只能跪下了唱征服。

    看了一下诗题,乃是一个“春”字。

    见此,苏峻不由感觉有些头痛,头痛该抄袭哪一首诗词。

    才华过于横溢,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了。

    “诗作一定要高人一等,但也不能太过惊世骇俗,否则才不配位反而容易惹人怀疑?!?br />
    苏峻心中暗忖,各种念头如浮光掠影般从心中掠过。

    沉吟一会,苏峻蓦然眼神一亮:“有了,以春为题,那就抄袭韩愈的《初春》吧?!?br />
    韩愈是唐朝人,唐诗唐诗,论诗莫过于盛唐。

    正所谓: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

    唐朝正是诗篇最为鼎盛的时期,鼎盛到仿佛耗尽了诗篇的气运,导致了后面几个朝代的诗运一直不兴。

    而且韩愈官至吏部侍郎,死后被追赠为礼部尚书,谥号为“文”。

    抄他的诗,苏峻感觉或许还能给自己带来一点文运。

    想到这里,苏峻心里暗暗吐了一口气,也不用草稿,直接在正稿上泼墨挥毫,一蹴而就。

    《初春》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唇次?。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br />
    写完之后,苏峻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诗配好字,相得益彰,最重要的是诗中并无典故,连改都不用改了。

    这毕竟是国家的抡才大典,哪怕才华横溢如苏峻,也不免要多几分小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