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恐怖悬疑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二十二章阴符,神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二章阴符,神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凉风习习。

    皓月当空,遍撒银辉。

    月华透过枝叶洒落下来,斑驳的影子轻轻摇曳。

    唯夫人罗衣素白,细眉如黛,纤腰如柳,口中淡淡地说道:“如此说来,西陵侯借崔姓士子的手想要除去苏峻,失手了?”

    “启禀夫人,是的?!?br />
    易掌柜神情恭谨,唯唯诺诺道:“那青蛇妖是西陵侯的一枚棋子,被苏峻折了颜面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只是没想到苏峻如此深藏不露,竟然连半步外罡的强者都奈何不了?!?br />
    “青庭侯府的人,哪怕是条狗也不是泛泛之辈,更何况那苏庸还是青庭侯的贴身伴读?!?br />
    唯夫人眼波流转,轻笑着说道:“青庭侯伴读的后人,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岂不是折了青庭侯的颜面?”

    “那……我们是否还是继续置之不理?”易掌柜闻言轻声道:“若是现在出手,西陵侯的面子上恐怕会有些过不去?!?br />
    “切,西陵侯算个屁?!?br />
    唯夫人嗤之以鼻,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粗鄙之言,不屑道:“便是祂身后的金城公,在青庭侯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区区鬼神,祂的颜面值得了几个钱?”

    大萌王朝国制:功勋贵族的爵位乃是国爵,不可轻授,非大功者不可得。

    正所谓:三千里外觅封侯,一个侯爵在皇族之外的人里,已经算得上是彪炳煊赫的大人物了。

    而神灵封爵却是有滥封的嫌疑,金华城隍甚至还领着郡王的赦封。

    一言蔽之:神爵不值钱。

    西陵侯作为西陵山神,虽然跟青庭侯并列为侯爵,却不可同日而语。

    国爵和神爵,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天上地下,云泥之别。

    “那我们该怎么做?”

    易掌柜闻言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侍候了唯夫人那么久,易掌柜知道青庭侯就是她唯一的逆鳞,素来足智多谋,冷血残酷的唯夫人,只要遇到跟青庭侯有关的事情,就没有丝毫理智可言了。

    一言蔽之:脑残粉!

    “放话出去:在科考之前,谁敢与苏峻为难,我定不与祂干休?!?br />
    唯夫人贝齿轻咬红唇,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道。

    “这……”

    易掌柜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疑惑道:“为何是科考之前呢?”

    其实易掌柜还有一句言外之意:既然要卖人情,为何不卖个彻底的。

    “科考之后,若是他还不能成长倒独挡一面的程度,第一个要杀他的人就是我!”

    唯夫人巧笑嫣然,话语中霸气侧漏:“我想保的人,谁也不能动,我想杀的人,谁也活不了!”

    “诺?!?br />
    易掌柜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还真是有趣呢?!?br />
    唯夫人眼神幽幽,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就在此时,一丝银芒夹杂在月华的银辉中,一晃落在了唯夫人的身前,一个剑眉星目,身披黑袍的妖异青年从中走了出来。

    “阴符子!”

    见到来人,唯夫人神色剧变,忍不住霍然起身,呵斥道:“谁让你贸然潜入金华府的?若是不小心泄露了行藏,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坏了主上的大事你百死莫赎!”

    “哼?!?br />
    阴符子冷哼一声,语气森森地道:“辛小唯,难道你整天不务正业,主上的大事便可成就了吗?”

    “我如何行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唯夫人娇声呵斥道:“阴符子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否则主上怪罪下来你担当不起!”

    “我看乱来的人是你!”

    阴符子目光森冷,冷冷地回道:“我提醒你,主上赐你重宝,不是让你在这里享受人间情爱的,你好自为之吧!”

    说吧,阴符子袖袍一甩,瞬间化作一缕银芒破空而去。

    “岂有此理,混账东西?!?br />
    看着破空而去的阴符子,唯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妩媚的剪水双瞳充斥着森冷的杀意。

    “这群只懂得打打杀杀的剑修,简直不可理喻,若是让他乱来,引起了朝廷的关注,这大好局面岂不是……”

    一时间,唯夫人心乱如麻。

    …………

    西陵山,山神法域。

    珠帘半卷,富丽堂皇,赤红的神光充斥着每一个角落,蕴藏着神秘的伟力。

    “你是说铁鹫失手了?都尉府的唯夫人还亲自出面庇护那小子?”

    西陵侯高据神座,面容隐藏在神光之后,声音无悲无喜,听不出半点情绪。

    “启禀神尊,确实如此?!?br />
    下方一个文士打扮的神吏躬身行礼,恭谨道:“都尉府势大,唯夫人也并非泛泛之辈,属下建议还是不要正面跟他们发生冲突?!?br />
    “为什么?”

    西陵侯声音洪亮,整座法域似乎都在回响着他的话。

    “不是查过那小子并没有什么根底和背景吗?他凭什么能得到那疯婆娘的青睐?”

    “启禀神尊,属下猜测可能是因为青庭侯?!?br />
    神吏不疾不徐地回话道:“属下经过查探得知,此子实则是青庭侯昔日伴读苏庸的私生子,而青庭侯在江州军中根基深厚,门人故旧遍布军伍,实非善类?!?br />
    “砰!”

    西陵侯闻言身上顿时迸射出凛然的杀机,咬牙切齿地说道:“神霄剑苏庸的杂种?此事为何不早日禀告上来!”

    顿了顿,西陵侯语气森森,冷声道:“此事是都尉府的军令,还是那疯婆娘私自所为?”

    “神尊息怒,怒而兴师非智者所为啊?!鄙窭粑叛糟と灰痪?,连忙劝解道:“唯夫人已经明言:科考之后,任凭神尊发落此人,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哼,当日苏神霄那一剑,差点让我沉睡百年,是可忍,孰不可忍!”

    西陵侯面容上的神光散去,眸中迸射出阴鸠凶戾的寒光,冷声道:“我意已决,绝不能让此子顺利活到科考之后,我要将他的魂魄炼入魂灯折磨千年……”

    “神尊不可,难道您真的要为了一口气跟唯夫人不死不休吗?”

    神吏闻言大急,苦口婆心地劝道:“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神尊寿元无尽,又何必急于一时呢?难道这一口气,真的比西陵山千秋万载的基业还重要吗?”

    西陵侯闻言脸上阴晴不定,良久之后方才恨声说道:“哼!那就让他再苟活些时日?!?br />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传信给我们在官府的暗子,让他们务必阻挠那小杂种的科考之事,绝不能让他考取朝廷的功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