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十八章魁首,赠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八章魁首,赠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文宴之后,便是文会。

    不多时,东翁王举人所拟定的题目才传了过来,却是让诸生以“湖”为题,随意诗赋。

    说是随意,其实并没有谁敢随意,大宗师在上,谁不想一鸣惊人?

    当即就有信心十足之人大声朗读着诗作,上席处却并没有动静。

    看同行几人还在苦思冥想,苏峻轻笑一声,吩咐伙计将笔墨纸砚拿了过来。

    诸生见状一惊,只见苏峻将宣纸铺开,蘸满了浓墨,笔走龙蛇,一首诗便在他手下一挥而就。

    笔锋如龙蛇蜿蜒,纸生云烟之气。

    “好字!”

    江生一把拿过,顿时击节而叹:“好诗!”

    说着,忍不住大声诵读起来:

    “舟泛清湖?!?br />
    “蛟室围青草,龙堆拥白沙?;そ坦拍?,迎棹舞神鸦。

    破浪南风正,收帆畏日斜。云山千万叠,底处上仙槎?!?br />
    “好诗!”

    话音刚落,同行诸生顿时齐齐赞叹。

    一时间传阅诗篇,众人皆是击节而叹,拍案叫绝。

    诗文传阅,众人攀谈。

    不多时,便听得前头有人在着叫唤着:“苏生何在?哪位是作《舟泛清湖》的苏生?”

    见此情形,江生等人不由艳羡,齐声道:“苏生高才,这是大宗师在唤你上去呢?!?br />
    说完,指了指最前面的上席,只见王举人和苏宗师正在点评着一个华服士子,正是那王子服。

    “原来这文会是自己人捧场养望啊,那唯夫人的意思,难道是让自己来踢场子?”

    苏峻心中明了,也不怯场,迈步便走了上去。

    在此之前,除了王子服外还有一个儒袍青衣的少年与他并肩而立,嘴唇很薄,听闻姓崔。

    “晚生拜见大宗师?!?br />
    苏峻与两人并排而立,一起作揖行礼道。

    见状,苏宗师轻笑着感叹道:“果真都是翩翩美少年啊?!?br />
    说着,便吩咐将三人的诗作一一呈上,纸上皆有锦绣华章,淡淡的文气弥漫,纸生云烟。

    这文气寻常士子并不可见,但苏宗师与王举人却是一目了然。

    只见三篇诗作中,王子服与那崔生的诗作皆有淡白文气,丝丝缭绕或深或浅。

    唯有苏峻的《泛舟清湖》,淡红色的云气缭绕着,不时还泛起淡淡的金光,文华之气大盛。

    见此情形,王举人哈哈一笑,道:“诸生才华横溢,难分高下,不如临场再作一首,请文卿兄品鉴,如何?”

    苏宗师闻言看了王举人一眼,口中淡淡地道:“可?!?br />
    “君子如梅,寒霜傲雪,那就以‘梅’为题吧,限时一刻,达者为先?!?br />
    苏峻听得此言心中不由腹诽:此翁可谓深谙厚黑之精髓。

    盖因临场应景之诗是最难的,相较平时精雕细琢的作品,临场发挥极少有佳作面世。

    关键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灵感和积累。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就算诗中豪杰,也是平日积累着佳作,再临场筛选出应景之作来。

    养兵千里,用兵一时,方才有才华横溢之华章,若不是也只能是平平之作。

    实际上,就算是诗仙李白,一生作诗无数,大部分也只是这平平之作。

    诗仙尚且如此,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后世名流千古的经典,大部分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

    这个世界虽无李杜之名流传,但是事理相通,情况相仿。

    这王举人强令以“梅”为题,想必是他力捧的人中有上品佳作乃是以梅为题。

    一念及此,苏峻眼光落在王子服身上,只见他也恰好投注目光。

    对脸茫然。

    当其时,苏峻心中已经了然,明白这场文会的主角原来是这青衣潇洒的崔生啊。

    …………

    水榭楼台,回廊曲折,碧波荡漾间,丝丝水汽被微风吹拂而至,让人神清气爽。

    苏峻背着手微微踱步,行至第七步,见那崔生张口欲言,苏峻顿时抢先一步,口中清啸道。

    “有了?!?br />
    说着,便自顾自地高声吟诵道:“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br />
    “好,此子当为腰玉?!?br />
    话刚落下,众人还在沉默,咀嚼诗句中的意蕴,苏宗师率先大喝一声,将苏峻钦点为第一名。

    “神清骨冷无尘俗,此诗确实绝妙,漫说小辈,便是你我也是自愧不如啊?!?br />
    王举人见状笑呵呵地说着,转过身对苏宗师道:“如此俊彦,你我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br />
    “然也!”

    三言两语中,青衣崔生和王子服便黯然退场,被苏宗师点评定下名次:王子服第二,崔生第三。

    这名次颁完,就有奴仆端着盘子上来,将此次文会的奖励奉上。

    一眼扫去,只见第一名盘中是一方砚台,第二名盘中是一个玉佩,第三名盘中却是一册经卷。

    经卷暂且不说,那玉佩却是晶莹剔透,雕工细腻,散发着温润的色泽,价值不下百金。

    如此贵重之物也只能屈居第二,众人不由好奇第一名奖励的砚台到底为何等珍宝。

    只见那砚台呈天青色,伴有冰纹、胭脂晕、马尾纹、金线纹……等等,组合成一幅瑰丽多彩的图案。

    仔细看去,正是一副士子挥毫,红袖添香的画面。

    当其时,便有识相的士子指点道:“此乃国朝名砚:端砚,素有天下第一砚之美誉,此砚秀而多姿,可呵气研墨,乃是朝廷贡品,非东华门唱名者不得赏赐,具有镇压文气,温养浩然之神异?!?br />
    这士子一番话,将这端砚的珍稀之处尽皆披露出来,诸生皆不由自主地露出炙热的眼神,看向那名贵的砚台。

    尤其是那青衣崔生,薄唇微抿,细长的眼眸如刀锋般狠狠地从苏峻的身上剐过,愤愤不平。

    就连王举人都不由拦住了准备发放奖励的苏宗师,道:“文卿兄,这可是当初你连中二元,朝廷赐下的珍宝,是不是太过贵重了?”

    苏宗师闻言洒笑一声,道:“老夫年老体弱,彼辈少年风华正茂,承继圣人法统,非其莫属啊?!?br />
    说着,苏宗师不乏戏谑地说道:“吾言此子当为腰玉,你王文山要让他出一头之地,如此俊彦,岂不正好是宝剑赠英雄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