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综合类型 > 聊斋之证仙途 > 第一章初临,少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章初临,少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江州,金华府。

    金华府北境有一名山,名为赤松山,乃是金华府内的第一名山。

    山中层峦叠嶂,清泉潺流,洞穴四布,怪石林立,环境清幽秀丽,优美如画。

    七月流火,初入秋的时节暑气尚未散尽,一群士子在赤松山上携美同游,好不快活。

    笑语欢声中,不知不觉却是走到了山脚处一座黑瓦白墙的大宅之前。

    只见眼前的宅邸约莫有十七八进,花草林园,奇花怪石,应有尽有。

    富贵的气派中,却又不失清幽雅致,实乃一等一的上品园墅。

    人群中一王姓士子突然说道:“咦?这不是苏生家吗?为何不见苏生一起同游?”

    “王生慎言,此子还是敬而远之为好?!?br />
    “对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等还是明哲保身为妙?!?br />
    王生闻言愕然,旋即轻笑道:“可是得罪了权贵?无妨,我辈圣贤弟子,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点风骨我还是有的?!?br />
    王生出身官宦世家,背景深厚,却并不如何惧怕这些,反而感觉这是一个博取清名的好机会。

    论权贵,他们家也算得上是上层阶级了。

    诸生听得王生此言皆面面相觑,当即便有一位张姓士子说道:“苏生并非开罪于权贵,而是……那个?!?br />
    说着,张生用手朝天上指了指,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王生闻言脸色一变,道:“莫非苏生是开罪了神灵?”

    “正是如此?!?br />
    “三天前,河神祭,河伯娶妻,苏生竟然派人打砸了河神庙,堵在神庙之前痛斥清水河神十大罪状,惹下了弥天大祸?!?br />
    “不错,听闻河神已经降下法旨:三天后定让他魂飞魄散?!?br />
    “子不语怪力乱神,却也曾说敬鬼神而远之,苏生太过莽撞了?!?br />
    王生闻言默然无语,旋即干笑道:“听闻苏生文采斐然,本来甚是仰慕,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智,可惜了?!?br />
    诸生闻言顿时七嘴八舌地说道:“对呀,太过不智了?!?br />
    “唉,何至于斯?!?br />
    “往日里那苏生恃才傲物,性情乖戾,怕是我等温润君子太过骄纵于他,方才让他铸下此错啊?!?br />
    “听闻苏生散尽家仆,静坐书斋等待天诛,现在恐怕已经遭遇不幸了?!?br />
    “可惜啊,院试之中,又少一同道中人?!?br />
    谈论间,诸生的脚步不停,径直越过了苏府门前,却再也没人提及上门拜访之事了。

    甚至这些口中叹息的士子,心中未必没有窃喜,欢欣之意。

    这些都是通过了童子试,距离秀才功名只有一步之遥的士子。

    在院试之前去一劲敌,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

    子夜,苏府。

    静心书斋。

    书斋外翠竹映明月,幽石生绿苔,一阵阴风吹拂而过,平添几分阴森恐怖之感,莫名地生出一种衰落和萧索。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伴随着阴风呼啸,突兀地嘎然而止。

    书斋中,一位锦衣华服,面容俊雅的少年仰面倒在案几之后,怒目圆瞪,眉心一缕浓郁的黑色死气缭绕在其中。

    很显然,他已经死了。

    魂飞魄散!

    良久之后,那锦服少年眉间的黑色死气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缕转瞬即逝的赤红血气。

    “嗯?我这是在哪?”

    倏然,锦服少年如弹簧般弹射而起,身手矫健如受惊的狸猫一般,充满了戒备之意。

    下一瞬便又瘫坐在太师椅上,揉着发胀的眉心,昏昏沉沉间闪过无数的记忆。

    “重生?夺舍?”

    昏沉间,锦服少年口中模糊不清地嘟哝几句:“怎么转来转去还是叫苏峻???”

    苏峻,还是苏峻,却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苏峻了。

    那个魂飞魄散的倒霉蛋也叫苏峻,乃是大萌王朝金华府内颇有名气的才子,也正是苏府的主人,不仅才华横溢,更出身富贵人家,坐拥家财万贯。

    虽然幼年丧母,少年丧父,却也是衣食无忧,小日子过得是十分地舒心。

    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妥妥的人生赢家,主角模板。

    之所以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却是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

    三天前,河伯娶妻。

    苏峻自恃秉承圣贤之道,竟然派出奴仆将河伯神庙砸了个稀巴烂,堵在神庙之前痛斥怪力乱神之事,细数河伯十大罪状。

    五陵年少多轻狂,本来也是无可厚非,谁让他有轻狂的资本呢?

    然而这一次,苏峻却是提到了铁板上,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甚至断送了自己的生命。

    当今天下,神灵的势力之盛,就连受命于天的大萌天子都需要忌惮三分。

    每一任天子登基,第一件事就是册封天下神灵,许之以香火愿力,赋予祂们监察天下的权柄。

    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神灵的力量早已扎根在天下的每一个角落,无处不在,根基深厚。

    苏峻呵斥的清水河神虽非正祀,所辖范围也仅是方圆十里的清水河,却也不是苏峻区区一介凡人所能得罪的。

    当即清水河神便降下神谕:三天后让他魂飞魄散,以惩戒他不敬神灵之罪。

    除非苏峻愿意倾尽家财,替祂重建庙宇,再塑金身并一生在河神道场中为奴为仆,方才可苟活性命。

    然而苏峻却是个性情执拗的硬骨头,在这种形势下依旧不肯低头。

    回家后当即遣散奴仆,静坐书斋,放言恭候河神大驾,让祂见识一下素王子孙,圣贤弟子的风采。

    结果不言而喻。

    这才有了先前的那一幕,最终被如今的苏峻取而代之。

    这个苏峻的来历也并不简单,乃是来自一个名为“地球”的位面的穿越客。

    穿越之前的苏峻乃是道痴一枚,一心濡慕大道,奈何生在末法时代,仙道无凭。

    不过即便是如此,苏峻的求道之心依然没有半分削减,走遍天下去访名师,结高友。

    终于是让他从杂乱无章的道藏和内家拳中参悟出抱丹之法,成为了天下硕果仅存的丹劲宗师,普通人眼里的活神仙。

    然而苏峻求道之心坚如铁石,抱丹成功后却并不满足,一心追求道之极境,成就陆地真仙。

    就在他强行突破内家拳的最高境界:粉碎真空之时,由于抱丹太久,浑身血气凝聚在丹田之中,肉身枯败而亡。

    等他再一次清醒过来,便已经身处这个神灵住世,道法显圣的神奇世界中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