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韦德网址 > 历史穿越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547章 后悔药没地方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47章 后悔药没地方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547章后悔药没地方买

    什么赏歌舞,这时的舞姬与女支没太大区别,不过是家里养着的玩物,谁看来了就可以当堂上下其手,然后再那什么,那什么……

    发生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李渊这还真是大实话,李建成与李渊同朝为官,总会有这样的机会,想想与老子一同……

    李建成不知道应该摆什么样的表情,反正他知道他的脸现在是僵的:

    “……”这画面太“美”,受不了!这爹太扎心了!

    李渊到了哈哈笑了出来,啪了啪李建成:

    “宇文化及没有被陛下贬为庶人的时候,就经常与他爹宇文述一同……”及时打住。

    要不是有李玄霸这个没有成家,也没有立业的儿子在,李渊会说得更直白一些。

    原本李建成只是在杨广身边为官,不会有什么推不开的应酬。

    而李渊又在殿中局,应酬什么的也没有请,不说李渊觉得这位置丢脸,旁人也会想着避嫌,毕竟管着杨广的衣食住行。

    这里边的门道可就多了,谁没事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走得太近了,会让杨广怎么想?!

    但现在,李建成已经是四品少卿了,虽说有苏威这个主官在,但苏威就是个挡箭的。

    而李渊眼看着就要调任尉卫卿了,虽说权利不大,就管个仪仗队,可那也是兵部的三品官;要知道时任兵部尚书的李圆通也才二品。

    当然了,李圆通也是被“杨花落了、李花开”给连累的人。

    就李建成看来,到不见得是因为这个谶言的关系,主要是姓李,让杨广觉得如芒在背,找了个借口罢了。

    李玄霸心里明白着呢,李建成对于孩子的教育,尤其是两性关系上,可是说是非常的正向,把所有的一切,都按生物教课书的方式,讲给了李玄霸。

    省得因为好奇,乱尝试。

    虽说以李家子弟的身份,有大堆的别有用心的女人往处扑,根本就担心没着落。

    但问题就出在别有用心上,李建成可怕几个弟弟惹回来有外心的,到时候在家里睡觉都得睁着眼睛。

    被李建成这么一说,就没有了神秘感,加上还没有到青春期,最多就是本性上觉得长得好看的,可爱的,会欣赏。

    但是李家的孩子,真的就没有长得丑的。

    又以李玄霸长得最美,没错就是美,李建成私下里觉得,就算是潘安在世也不过如此,那真是把父母几辈人的优点都长到了自己身上。

    老天在这方面的对李玄霸真是很偏爱,可却又给了他一具羸弱的身子……

    自己长得就是绝世美颜,就很少再有谁的色入他的眼,李玄霸更看重人的三观。

    与李二这种,先看五官,再看三观的有着本质的不同。

    而李玄霸的淡然,在李渊看来就是儿子还不懂情事,所以转而问起李建成等下要怎么做。

    李建成卖了个关子,只让李渊等下贡献几滴血出来,其他的再看。

    其实,李建成的试验很简单,三只碗,一只只放清水,一只加了白矾,一只加了醋。

    李建成与李渊分别往这几只碗里加了一滴血,这三个碗里的血,呈现出现种不同的反映。

    看得其他几人啧啧称奇。

    李建成笑着让人重新换了清不,让李渊和李二往水里滴了一滴血进去。

    李二亲眼看到,自己的血与父亲的血相融合,其状态与大哥和父亲的血滴入碗中之时相同。

    李二经过刚才的事情,已经不怎么怀疑自己的身份了,现在又亲眼看到实锤,李二嘿嘿笑着道:

    “怪不得在哥你说亲眼看到的也不见得是真的,这加了白矾的,和加了白醋的,看起来都是清水,可谁知道结果却了截然不同?!?br />
    李建成又拉过李玄霸的手,让他也滴了,毕竟是李二与李玄霸两个人时间相近,现在去了李二的心凝,连带着把李玄霸的也做了:

    “虽说,你们都是我看着出生的,对于你们的身世我半点都不怀疑,但既然做了二弟的,三弟你也算是当事人,也验一下,省得以后被人说起之时,心里没有底气!”

    李玄霸含笑配合李建成,等看到的结果之后,笑着对李二挑了挑眉:

    “李二,以后有人再说这样的话,你说找得他娘都不认识他!”

    李二拍着胸脯道了声“好!”转而用肩膀撞了撞李玄霸道:

    “我打人到是没问题,那你呢,做什么?!”

    “帮你放风??!”李玄霸笑得理所当然:

    “或是帮你想打人的借口……”

    两人说话的声音慢慢低下去,李渊与李建成对视了一眼,这两孩子因为这事,好像更亲近了。

    李渊听两人说得越来越下道,便咳嗽了声,同时觉得李玄霸算是把李二吃得死死的。

    到也难怪,谁让李二顺毛驴的,就吃这一套!

    更声响起,已经二更天了,李渊马上挥手催促几人回去休息。

    李建成得了李渊的示意,心里向是长草了似的,终于可以回去好好亲香、亲香自己的媳妇了。

    李二与李三两个人,看着李建成快步如飞地往内院走,两人对视了一眼,笑得贼兮兮的。

    李二更是嘻笑着对李玄霸道:

    “你看大哥猴急的样,我都不忍心看?!?br />
    李建成那耳力,怎么可能听不到,他脚下的步子顿了下,然后只当没听见:

    “……”你小子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要疼,这风不轮流转,总有你长大那天,到时候看看你急不急!

    李玄霸听了李二的话,默默地拉开了与李二的距离,脸上写着你找死也别这么作:

    “二哥,这话我可听着呢,就看你将来的表现?!?br />
    被将车的李二怎么可能认怂,小腰板拔得直直地道:

    “没问题,反正表现得比大哥有出息!”

    李建成:“……”出息你个大头鬼,你小子给我等着,有帐不怕算。

    原历史上,你再过二年你就成亲了?。?!

    李二刚说完这话,就觉得莫明地身心发冷,打了个激灵。

    直到多年后,他才真真的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那么大嘴巴,评论这事做什么!

    以下防盗章,稍后刷新

    杨广看着杨暕死拧着不说话的样子,刚才因为杨暕的话压下来的火,又冒了出来,不耐烦的挥手道:

    “问宇文述要人,带上人手,马上去与功予商量如何行事!”

    杨暕觉得委屈得不得了,转身大步离开,打马去向宇文府,但却没有去见宇文述,而且直接去见了宇文承趾,喝上几杯,发泄胸中的不平。

    杨广被儿子甩了袖子,气得拍得龙书案拍拍三响:

    “岂有此理!简直是不分好歹的混账!也不知道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人话了!

    孤只是把事情的原由说了,告诉这件事交给李建成去办,现在也想让他去。

    可那混蛋说什么?你听到了吧!

    听命于李建成!

    他是孤的儿子,用得着听命于别人吗?!这不是让他跟在李功予身边,两人多相处,加上这事里有倭国的人,他怎么就不知道,这是让他从旁监查呢?”

    盛昌觉得这爷俩就是作:“二皇子毕竟年青,需要锻炼……”

    杨广呵呵冷笑了两声:

    “锻炼?你去问问李功予,看他看没看出来,孤是什么意思!???他能小过李功予去!都就外甥向舅,他那性子就像他那个倔种舅舅萧瓛?!?br />
    盛昌垂首而立,怎么回答,难到真的说李功予应该是看出来了:“……”孩子不好的地方都是您别人,人家那个三舅舅兵败的时候,被宇文述给杀了,反正您怎么说都是,也不会跳出来和你分辨。

    李建成可不知道宫里的父子又怼上了。

    他与李建成回府之后,坐下边给李渊煮茶边道:

    “父亲,您说陛下会把谁派到我身边?!”把差事交给自己,却没有给自己指派人手。

    李渊看后氤氲水气后的李建成淡然而坐,道:

    “你可不像是心里没数的样子?!敝览罱ǔ墒窍胗胱约豪页?,反正现在也没事,那就聊聊吧。

    李建成边搅拌茶汤,边道:

    “我们回来的路上,见到二皇子入宫了?!毖劾镄斯宋?。

    李渊愣了下,笑道:

    “你小子,是不是在想他们父子是不是又闹起来了?!”

    李建成只是抬头含笑看了眼李渊:“儿子可什么都没说?!?br />
    “这爷俩真是说不得,上辈子是谁欠谁的,见面说不上三句话就吵?!崩钤ㄌ衷藕樱?br />
    “要是这么一比,咱家的孩子都是很孝顺的?!?br />
    李建成眼角跳动:“……”这就是胸前挂袜子,脚不臭;李世民玄武门逼宫都干出来,要是叫个孝顺,天下就没有不孝顺的人了。

    不过,好在自己来了,要不然就一言难尽了哦!

    李渊见李建成笑得别有深意,只以为是在YY杨广与杨暕这对父子争吵的场面,不由得知笑,别看表现得稳重,实则也是爱看热闹的少年:

    “别管派来的人是谁,这差事都得办,你有什么打算?”

    李建成淡淡地道:“等下拿到口供的,如果真是倭国人,那就先把「小野」‘妹子’送走,然后再拿出些吸引人的东西钓鱼,到时候谁抻抓子就砍谁的!”

    李渊点了点头:

    “到是这个理,既然包藏祸心,那就先打发走的好。只是陛下对臣服的异族向来大方,可能这人不好送!”

    李建成笑道:

    “这事还不容易,咱们可是苦主,到时候只要述说委屈就行了,我打算这么办,这么办!”

    李渊听完后,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转头想说李建成这样不君子吧,可是对方都偷到自来了,对这种宵小何必君子。

    细想一下,这个主意到是非常的好!

    杨广要是让杨暕带人来帮忙,李渊觉得杨暕不捣乱就不错了!剑走偏峰,也是个办法。

    父子两人说着话,喝着茶、水,等着钱九陇那边的口供。

    钱九陇那边的审问还没有结束,巢元方来了。

    巢元方在李建成他们走了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安,于是也跟着回了城,随后打下之下,知道李建成与李渊进了宫。

    他就等着李渊与李建成回来之后,再来拜访。

    李建成给巢元方倒了杯茶:“大冷的天,巢老先暖暖?!?br />
    巢元方啜了一小口后,把杯子捧在手中暖手,马上道:

    “我不是把岳……不是,他的代号叫丘山,我把他葬在了自家庄上了,先前不知道他是……,现在知道了,可还是打小带大的,要真的暴尸荒野,我心里也过不去?!?br />
    李渊含笑道:

    “巢「太医」博士,这事别看我,陛下都交给功予了。我们现在还审着呢,那个丘山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br />
    巢元方愣了下,讪讪地道:

    “我收了徒弟,不知道把我的医术传回去多少,也不知道陛下会不会追究……”

    李建成马上安慰巢元方道:“我们都是苦主,都是被骗的,是倭国人包藏祸心,应该索要赔偿才是。至于坟地嘛,什么地方不死人,世间何处不埋人?!?br />
    巢元方看向李建成,与李建成对视了几秒后道:

    “好,老夫明白了。我会把我教给丘山的医术都写出来,到时候递到鸿胪寺?!?br />
    李建成笑着点头道:“我们的国粹,可都是无价之宝,真真是心疼??!”

    巢元方会意地点头,表示明白。

    李渊斜了李建成一眼,然后目光带笑地撇开:“……”这不是自己的儿子,脸皮怎么这么厚呢?都开始讹诈了!不过,老子这心里怎么就那么高兴呢?!

    送走了巢元方,拿到了口供之后,李建成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杨暕那里做出什么反映。

    李建成目光闪了闪,撇了下嘴,这杨家皇室还真是黄鼠狼下豆鼠子——一窝不如一窝。

    但李建成还是让人李喜去打听了下,杨暕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喜回来告诉李建成说,杨暕进了宇文府后,没多长时间就与宇文承趾出城去点兵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回来。

    李建成也不说什么,继续润色按丘山生凭“美化”了的谍战故事。

    等觉得不错了后,在府中找了个口材好的,给他三天时候让他背下来。

    然后带到倭国驿馆门口,敲锣打鼓地开始讲故事。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韦德网址书架